第3807章 脆弱

第3807章 脆弱

只是這一種脆弱,她從來不會暴露給別人看,她一直強顏歡笑,獨自承受著一切。

她什麼都沒有想要得到,自然也什麼都沒有得到,不可能成為懂事的人因為不甘心,也可能成為溫柔的人因為不忍心。

「蘿拉,薩斯曾經喜歡過的人,她已經死了。」池忘沒有想要隱瞞,呼出一口氣道。

林小顏眼裡露出震驚,但很快平定了下來,她輕笑一聲道:「原來是這樣。」

其實她是失落的,原來他的心裏面還藏著另外一個人,自己不是他的唯一……不對,好像是想太多了,他從來沒有對她,表露出任何的情感,林小顏心中這般自嘲,她臉上掛著笑容,是真心祝福的笑容。

她願薩斯一定要打敗眼前的狼人克爾,克服自己的內心與恐懼,擺脫自己心中那些痛苦,正如同是她教了自己的一般。

薩斯看著狼人克爾,嘴角笑容生氣,「很好……很好,一切都有一個解決的可能了。」

眼前一幕幕都是蘿拉脖頸被折斷,被撕咬的滿身都是鮮血的模樣,她的最後一眼,眼神是看向他的。

她滿心滿眼承裝著他,可是他居然在最後一刻懷疑過她,這便是薩斯所有痛苦的源頭,就像是幽暗封閉的空間裡面不停的回放著自己最痛苦的記憶一樣,腦海裡面的畫面清晰無比,就像是此時此刻就發生在這裡一樣。

這便是血族的詛咒,感官記憶都清晰無比,薩斯獠牙露出,血紅的眼睛瞧著眼前的狼人薩克,活動了一下脖頸。

狼人薩克也笑,「鏖戰一場吧!」

話音一落,二人的身影迅速,在林中在戰做一團,之間朦朧之間光影交錯,瞧得並不清晰。

而南雲與秦梨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那婆魔的屍體邊上,只是那婆魔的屍體也變成了皚皚白骨,南雲嘆氣搖了搖頭,「如今稀有的蠱蟲……」

「沒辦法,就算是我們得到了也馴服不了,反受其傷,這樣也好,你看看我就知道了。」秦梨面色病態的疲憊蒼白,她抬手搖了搖自己受傷的種了蠱息蟲的鈴鐺,呼出一口氣道。

池忘與林小顏一直觀察的戰局,也唯有他們二人感官能夠勉強跟得上薩斯與狼人克爾的節奏了。

一開始是狼人克爾佔上風,三番五次都要咬到薩斯了,但薩斯都奇迹一般的逃脫了。

漸漸的薩斯似乎是感應到了自己身體裡面的力量的強大,便是不在那麼自卑的畏首畏尾了,漸漸的狼人克爾根本追不上薩斯。

後來直接被薩斯耍的團團轉,最終狼人克爾被薩斯擰斷了脖子,倒在了地面之上,他的身體緩緩變化,最終化為一具狼屍。

薩斯呼出一口氣,仰頭看了看那深山老林裡面的星星點點灑落進來的日光,朦朧的眼神裡面多了幾分堅定,「蘿拉……對不起,當時我懷疑的你,這些年來我最恨的不是狼人克爾,而是我,我恨我為什麼要懷疑的,如果我沒有絲毫的懷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07章 脆弱

95.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