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19章 朦朧的月色

第3819章 朦朧的月色

池忘停頓了身子,瞧著不遠處水潭之中的那一幕,不由的擰了擰眉,「果真是前有狼後有虎,這可如何是好?」

事實上林小顏皺著眉頭一回頭,她就瞧見了那些蠱國蠱蟲消失了,亦或者說他們身上的致命的幻毒消失了,「沒事了,消失了……」

半真半假,亦真亦幻,誰也分不清楚真實與幻境,只是那蠱國蠱蟲的消失,倒是的確讓他們幾人的心,安定了不少。

薩斯小心翼翼的呼吸,將秦梨放在了光滑的石板上,月光洋洋洒洒被樹木與葉子割裂成碎玉,光亮與碎影交疊著落下。

南雲也被放在石板的邊上,眾人大氣都不敢出一個,周圍都是馥郁香氣,蘭花草的香氣沁人心脾,叫人迷戀流連,只是那些奇怪的蛇兒叫人無法放下心思。

林小顏一直吊著自己內心的恐懼,南雲也在此刻緩緩轉醒過來,月色落在她的臉上,潔白如玉。

她瞧了瞧自己的左手,手上起皺褶的軟皮,與右手的水嫩形成鮮明的對比,她呼出一口氣,「原來我還沒死。」

「是這裡的蘭花香氣解決了那致幻毒素的問題。」南雲呼出一口氣,嘴角勾起一絲滿意的笑容。

她緩緩支起身子,眼神落到了那水潭之上,因為幾人的談話聲音,那些紅色的蛇,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紛紛往這邊瞧著,吐著蛇信子。

「蛇不是溫感動物嗎?怎麼會好像是聽到我們說話聲音了才瞧著這邊。」薩斯一臉不解。

南雲伸了個懶腰,「它們不是蛇,誰說了長得像是蛇就是蛇了?」

「那這些東西是什麼?」林小顏好奇問道。

池忘也覺得眼前的那些紅色的類似於蛇的東西,有些奇怪。

「還是蠱蟲。」南雲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道。

林小顏不由的覺得切了一聲,「敢情這地方什麼都是蠱蟲!」

聽到林小顏這般說,南雲抬手指了指那血色蘭花,接著解釋道:「你仔細瞧瞧那邊到底有什麼奇怪的地方。」

林小顏抬眼望過去,見過那血紅色的蘭花邊上纏繞著一條血紅色的「蛇」,但是南雲卻說那不是蛇,而是蠱蟲,她瞧得仔細了,發現那些血紅色的「蛇」都在血紅色的蘭花邊上,一株一條……

「為什麼每一株血色蘭花邊上都有一條「蛇」?」林小顏更加不解,她抬手撓了撓頭。

忽而卻又恍然大悟道:「我懂了……血色蘭花與那血色「蛇」是共生體的蠱蟲。」

「沒錯,這個蠱息蟲是一樣的,蠱息蟲的威力其實並不大,只是它寄居在人體認主之後,便會無比的強大,只要被它絲線觸手觸及的人,轉瞬間就會被吸干,就如同是我的血蜘蛛一樣,不……應當說是甚至更厲害。」南雲瞧了瞧還在昏迷之中的秦梨,又看著那邊的血色蘭花開口解釋道。

池忘搖了搖頭,「發生這樣的事情,是我大意了,我沒有察覺到,只是此番那邵邢應當也受難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19章 朦朧的月色

9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