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7章 心疼?

第3877章 心疼?

秦梨拉著南雲,南雲眸子裡面淚光涌動,淚痕在她的臉上留下痕迹,她眸子裡面染上幾分不舍,口中低聲呢喃道:「傻子嗎?你是傻子嗎?幾十年前那麼傻,現在還是那麼傻?誰要你保護了……」

此刻南雲的情緒很不穩定,所以秦梨一直拉著南雲,她開口安慰道:「他早就已經預料到了自己的結局,早就已經設計好了一切,你別衝動,他最後對你說了什麼話你還記得嗎?」

南雲抬手斂去淚花,她哭腔依舊,開口道:「他說過,讓我等他,他會回來的,若是以後遇到一個傻子,那個傻子很有可能是他。」

「那麼你還恨他嗎?」秦梨眸子一亮,腦海之中想起來那個只屬於她的雜毛道士。

他們二人的經歷差不多,自然能夠感同身受,而南雲付出的,愛的要比秦梨更為深刻,也因此更為不理智。

南雲苦笑著開口道:「恨?不知道,我只知道自己好像是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自己的心口一陣陣的發疼,一如我之前看著顧天林在我面前離去一樣。」

「那麼,好好活下去等他回來吧,別傻傻的冒險了,他此刻留下的不過是一絲殘魂,你留不住他的殘魂的。」秦梨安慰道。

南雲呼出一口氣,苦笑一聲,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道:「我好像這裡少了個什麼樣子東西,空落落的一陣陣的抽痛。」

「沒事的,南前輩,很快就會過去的,他會回來的。」也不知是說給自己的聽的,還是說給南雲聽的,秦梨也滿目的淚花。

林小顏活動了幾番筋骨,看著池忘開口問道:」你覺得他的殘魂有幾成把握能夠將那些蠱師全部留住?「

「百分之百……他是要他們償命,或許當年卡爾族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池忘肯定道。

薩斯眼神落在壁畫之上,忽然他看到壁畫之上,顯現出血色字跡,忙開口道:「等等,你們過來看看這個!這是什麼東西?」

得了薩斯的提醒,池忘與林小顏跟著望了過去,那壁畫上面的彩繪痕迹漸漸的消失,在那一瞬間褪色變成了灰白壁畫。

壁畫漸漸的由灰白消失在了他們的眼前,整個屋子的壁畫消失只剩下灰白色的石頭,還有那牆上出現了血色字跡。

血色字跡漸漸的清晰了起來,池忘卻瞧見這話好像是對南雲說的,忙提醒道:「南雲,這話像是對你說的。」

南雲經過提醒,回過神來,起身走到了那血跡字跡的前面,看著那血跡字跡,低聲念著:「阿雲,如果你能夠真走出來,便去杭州找我,如果你走不出來,便不要去找我。」

那血跡漸漸的也變得暗淡的起來,消失在灰白色的石頭之上,秦梨深吸一口氣解釋道:「他是借用了這墳墓裡面所有能夠借用的力量,與那下雨蠱村裡面的人同歸於盡了。」

「我知道。」南雲眼中泛著淚花,眼神奇異的瞧著那灰白色的牆壁,她往前走了兩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77章 心疼?

9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