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1章 烏龍

第3911章 烏龍

池忘忙稱是,但是此刻請柬落在家裡了也來不及了,唯有讓樓誠拍一張照片過來,作為權宜之計。

他掛了電話,瞧瞧沙俄與郭靖,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的笑容開口道:「你們知道剛剛我聽說了什麼嗎?」

「你提到了什麼照片請柬的……該不會是你原來有請柬,請柬忘記拿了?」郭靖眸子半闔一臉生無可戀的瞧著池忘。

池忘尷尬的點了點頭,解釋道:「因為前段時間去了一趟湖南,然後沒過幾天就飛這邊來了,沒有注意請柬不請柬的事情,以為可以直接進去的。」

「倒也沒事,有了你的身份,咱們今後無論是參加什麼拍賣會大概就是最高席位。」沙俄眸子閃著亮光開口道。

轉而她的眸子又落到了郭靖的身上,埋怨道:「你這傢伙究竟收了池先生多少錢,竟給了我這麼多的傭金?」

「不多也就一個億。」郭靖將手上的煙頭掐滅,放在邊上承裝著煙灰的煙灰缸裡面。

沙俄目光警醒的瞧著池忘,探究開口,「是真的?」

「自然是真的,他值這個價位。」池忘點頭應聲。

林小可瞧見郭靖與沙俄總算能夠走到一起,那個什麼叫做十二的簡直不配得到沙俄的喜歡,「我們一會兒就去參加賭石拍賣會嗎?」

「消息說是今天晚上……具體是不是真的我就不知道了。」沙俄將手上的煙用指甲掐滅,放在床頭柜上的煙灰缸裡面,瞧著池忘說道。

自然也是說給林小可聽得,瞧見沙俄一定也不緊張驚奇的模樣,池忘開口道:「你好像並不驚奇,這個聲音。」

沙俄自然知道池忘說的是自己剛剛說話回答的那一陣女聲,她輕點頭,開口道:「我知道她的存在,從頭到尾都知道,就酒吧裡面說的那番話,是為了確定她的身份。」

「我很好奇,沙俄的能力是什麼。」池忘瞧著郭靖,好奇的開口問道。

「與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不過是天生陰陽眼而已。」郭靖未曾說話,沙俄緩緩從自己的脖子上將那奇怪的佛牌取了下來。

「你幫我處理一下吧,這玩意兒,從今以後用不著了,這會藥效滲透了嗎?我身上都是臭烘烘的酒味,我想去洗個澡。」沙俄說的決絕,將那奇怪的佛牌丟給了郭靖。

郭靖接到那奇怪的佛牌。活動了一下肩膀,瞧了瞧窗外剛剛升到半空的日頭,「這才中午,我們至少要晚上行動吧,洗手間在那邊,衣服在衣櫃裡面,你們想吃什麼,我去做。」

「都行。」沙俄應聲,將自己身上的那些傷口上的藥片都撕開了,這時候池忘發現那些傷口果真已經癒合了,但是還算是留下了淡淡的痕迹,只是並不影響美觀。

沙俄走到了郭靖所指的衣櫃前面,打開發現裡面,都是女士的衣服,甚至是連內衣物都有,她轉過頭眼神銳利的瞧著郭靖,開口道:「這是你之前給別人的女人住的地方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11章 烏龍

9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