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真相

第393章 真相

什麼?

蘇悠悠臉色一白,猛地看向南若白,「南若白,你不是阿寒?」

南若白眼神一閃,但下一秒,他淡淡道:「我的確不是。」

蘇悠悠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

怎麼可能……

南若白竟不是阿寒?

這怎麼可能?她明明就已經做過DNA測試,相似度一模一樣,整個測試過程都是池司爵經手的,根本不可能動手腳,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震驚之中,蘇悠悠突然感到一陣頭暈目眩,她這才意識到,自己手腳冰冷。

是失血過多了。

再這樣下去,她的血真的要被抽空了。

感覺都蘇悠悠蒼白的臉色,南若白眼底一閃,一把抓住身後的曾小琴,看向南傲天:「父親,用這個女孩的血,放了蘇悠悠。」

南傲天冷冷看著南若白,「憑什麼?」

「因為蘇悠悠是池司爵的人,如果我們弄死了她,會很麻煩。」南若白的理由,聽不出一絲問題。

可南傲天只是冷笑,「池司爵生氣又如何?當初就是他害死了我的佳人!我現在弄死他妻子又有什麼問題!」

什麼?

蘇悠悠猛地回過神。

池司爵害死了南佳人?

這又是怎麼回事?

「可如果池司爵和池家追究……」南若白還想說什麼,可被南傲天冷冷打斷。

「如果你是擔心池家針對我們南家,那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已經處理好了。」南傲天冰冷的目光落在南若白身上,「除非,你是因為你自己的私信,不想讓這個女孩死。」

南若白的臉色一白。

南傲天已經不再理會他,只是不耐煩的看了一眼水缸里的血,「太慢了,我看直接割斷她脖子大動脈得了。」

說著,他拿著刀走過去。

可眼看刀子要落在蘇悠悠身上,南若白突然衝出來,擋在蘇悠悠面前。

「南若白?」南傲天眼底閃過怒意,「你是不是真的反了!這個賤丫頭到底有什麼好,你要這樣護著她!」

「她是沒什麼好。」南若白語氣平靜,但眼神堅定,「但她至少沒有在我危險的時候丟下我,不像您小時候對我所做的。」

南傲天身子一顫,「你胡說什麼……」

「所以。」南若白昂起頭,目光決絕,「不要用她的血,用曾小琴的。」

「反了你!還真的反了!」南傲天的怒氣徹底被挑戰到了最高,眼看父子就要打起來的時候,突然一股寒風吹來,伴隨著一個輕柔的聲音——

「住手。」

聽到這個聲音,蘇悠悠覺得有點耳熟,抬眼,就看見一道虛無縹緲的孤影緩緩飄進房間。

看見那個鬼影,蘇悠悠呼吸一滯。

「救我!」下一秒,她反應過來,大喊。

此時出現在房裡的,竟是之前蘇悠悠在望湖酒店碰到過的、後來又把她從曾小琴手下救回來的女鬼。

絕望之中,蘇悠悠只能指望這個女鬼,希望她能跟之前一樣救了她。

可那個女鬼卻沒有動彈,她甚至沒有看蘇悠悠,只是看向她身邊的那個水缸,片刻后,她輕笑著開口:「血開始慢慢起作用了。」

伴隨著她的話,水缸里的那個屍體,終於隨著蘇悠悠血的不斷注入,緩緩浮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3章 真相

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