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到底是誰?

第395章 到底是誰?

另一邊,地下室的房間內。

隨著水缸里的屍體緩緩浮起來,蘇悠悠終於看見了那個屍體的臉,更確切的說,是南佳人的臉。

剎那間,她的臉色徹底蒼白。

那真的是一張很美的臉,精緻的五官和白皙的皮膚,還透出一股從小養尊處優才有的優雅。

但卻和眼前那張女鬼的臉,一模一樣。

蘇悠悠臉色蒼白,終於明白過來。

這女鬼,是南佳人的鬼魂。

她早就已經應該想到,既然是要復活成殭屍,除了肉身,南佳人靈魂也必須遊盪在這世間,不能去轉世投胎。

「好久不見,蘇小姐。」南佳人的鬼魂緩緩票到蘇悠悠面前,態度禮貌優雅。

「佳人,你見過蘇悠悠?」一旁的南若白愣住。

「幾面之緣。」

「佳人。」南若白迅速道,「我給你找了另外一個八字純陰的女孩,我們不要用蘇悠悠的血,我們用——」

「大哥。」南佳人輕柔的打斷了南若白,「我就想用蘇悠悠的血。」

南若白一怔,「為什麼?」

「因為,她是池司爵的妻子。」南佳人輕聲道,目光繼續落在蘇悠悠身上,「我不喜歡,我的未婚夫,娶了別的女人。」

蘇悠悠冷笑一聲,「說什麼未婚夫,你跟池司爵根本就——」

「根本就沒見過幾次對么?」南佳人微微一笑,打斷蘇悠悠,「可那又如何?我南佳人從小到大認定的東西,就一定會得到手。」

蘇悠悠一愣。

她發現,南佳人和她想象中的樣子好不一樣。

她以為會南佳人是一個溫婉知書達理的大小姐,但沒想到,南佳人骨子裡是這樣強勢的女孩。

這樣的女孩,與其說是公主,倒不如說更像一個強勢的女王。

「而且。」南佳人突然又笑起來,虛無的手指摸上蘇悠悠的臉,「池司爵他忘了死前那一晚發生了什麼,但我記得,你,就是那一晚,爬上池司爵床的女孩吧?」

蘇悠悠身子猛地一僵,突然又意識到了什麼——

人死活如果復活成殭屍,那死前幾天的記憶就會消失。

可人死後如果只是變成鬼魂,那部分記憶就不會消失。

也就是說,南佳人知道她和池司爵,到底是怎麼在望湖賓館死的。

可南佳人這番話是什麼意思?

難道她和池司爵在望湖酒店相遇的那一晚,她也遇見了南佳人?

她皺眉想要回想,可那天晚上的事,她真的想不起來。

「佳人,你什麼意思?」一旁的南傲天突然插嘴,「你的意思難道是說,那天晚上那個丫頭……就是這個蘇悠悠?」

南佳人點點頭,南傲天就突然臉色猙獰起來,「這個賤丫頭,還真該死了!」

說著,南傲天衝過來,拿著刀直接想將蘇悠悠的大動脈割斷。

可不想這時候,突然轟的一聲巨響!

房間劇烈的搖晃起來,門被外面狠狠一腳踹開!

一道高大的身影沖了進來,白色的襯衫上都是血,狼一般的狠厲的墨眸,死死的瞪著房間里的每個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5章 到底是誰?

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