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3章 風符

第3953章 風符

這一種感覺一直持續縈繞在沙俄與郭靖的身邊,也不知道什麼能夠停下,眼前的一切都開始變得模糊起來,不論他們睜開還是沒有睜開眼睛,都感受到了周圍空間的撕裂,那是一股強有力的風緊緊的包裹著他們,把他們帶上天空,不知道何時才能夠停下。

但是郭靖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夠入睡否則後果不堪設想,誰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會被送到什麼地方,連郭靖也不清楚。

他一直閉著眼睛,卻也一直都不敢有半分鬆懈,他知道如果他不注意的話,也許真的生命就會隨之流失,眼前的一切都會變得模糊起來,人間會如同是幻影一樣距離他越來越遠,就像是海市蜃樓一般怎麼摸不到。

他此刻只有緊緊的拉著沙俄與郭靖才能夠感覺到自己並不是一個人沉悶的體會著這一種孤獨。

最終那飄忽的感覺越來越小,風符的力量終於用盡了,郭靖帶著沙俄與池忘堪堪停下。

好在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那麼倒霉,他們停在了一處較為寬闊的空地邊上,就那麼不偏不倚的躲避了前方水潭的危險,與後方高聳的密林的危險。

郭靖再度睜開眼看到月色下這朦朧的美景,不由感嘆,人間美好啊!還是活著最好!

他們終於算是逃出了升天,沙俄也睜開了眼睛,瞧見了躺在地面上的郭靖與池忘,池忘依舊保持著僵硬的站直的姿勢,眼眸大大的睜開,也不怕被沙子迷了眼睛。

沙俄也跟著躺在那舒服的草地上,她舒服的低吟一聲,仰頭便瞧見了那半空之中掛著的月亮,她用了很久的時間才堪堪平靜的下來,眼神餘光奇異的瞧著郭靖,溫柔低聲問道:「認識這麼一些年了,我以為你會的只是一些歪門邪道,沒想到你居然會道法。」

郭靖沒有回答沙俄的話,周圍安靜的只有沙俄的呼吸聲與說話聲,池忘與郭靖的呼吸聲羸弱的不像話,連邊上的蟲鳴也可以完全掩蓋。

沙俄接著開口問道:「是不是不可以說?那麼你便說自己不能說,直接不說話是怎麼回事?不想要理我嗎?」

她的眼神餘光瞧著郭靖側著臉的半邊都是頭髮的腦袋,語氣有幾分生氣,但是郭靖還是一動不動的躺在原地,沙俄冷哼一聲,開口道:「你這個人怎麼回事嘛?我跟你說話你也不理我……!我生氣了!我要生氣了!」

只有沙俄一個人的獨角戲,她的聲音只有她一個人能夠聽到,郭靖還是沒有理沙俄,她開始覺得有些不對勁了,後背一陣發寒,身子一顫,一個激靈從草地上坐了起來,不敢有半分停留便是繞到了郭靖那邊。

越過了中間躺著的池忘,沙俄才看看到了郭靖側著頭,原本瞧不見的臉,此刻郭靖面色煞白,眼眸緊閉,七竅流出鮮血,就連胸口因為呼吸的起伏看起來也快要消失了。

她獃獃的站在原地,怔然腦海裡面一片夢白,什麼也想不到,什麼也不敢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53章 風符

9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