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害怕了?

第4章 害怕了?

聽到這話,池司爵終於停止了攻略,鬆開蘇悠悠的唇畔,但人依舊抵著她。

他垂眸,看著眼前的少女,唇畔被吻得緋紅,好像果凍一樣飽滿可口,眼眶也愈發的濕潤,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彷徨的轉動著。

剎那間,池司爵的墨眸更加幽暗。

「好。」他的唇畔貼著蘇悠悠發燙的耳垂,開口時聲音已經變得嘶啞,「我們回房間。」

這男人,連說話的氣息都是冰冷的,吹的蘇悠悠忍不住一個哆嗦。

叮!

電梯恰巧到了頂層,池司爵一把將蘇悠悠橫抱起來,走進這一層唯一的總統套房。

蘇悠悠現在只覺得自己心都要跳出嗓子口,人都在發抖。

池司爵感覺到她身體的顫抖,黑眸一垂,似笑非笑,「怎麼?怕了?」

蘇悠悠一個激靈。

「怕什麼!」她提著嗓子道,遮掩自己的心虛,「我才不怕!要怕也應該是你怕!」

「我怕?」池司爵挑起眉,冷笑的重複著蘇悠悠的話,「你放心,這絕對是你多慮了。」

事實證明,的確是蘇悠悠多慮了。

這個夜晚,對她來說,簡直如同噩夢。

這個男人,好像根本不知疲憊。不僅如此,他的身體好冷,冷的就好像冰塊一樣,她蓋著絲被,依舊不斷瑟瑟發抖。

最後,她實在受不了了,終於暈了過去……

……

第二天清晨。

浴室里傳出嘩啦啦的水聲,片刻后,穿著浴袍的池司爵緩緩走出。

看著眼前沉睡的女孩,整個蜷縮在大床的被褥之中,白皙的皮膚上全是青紫的痕迹,十分楚楚可憐。

池司爵心裡竟微微一抽。

是他昨天太不憐香惜玉了么?他畢竟忘了,她只是一個普通的人類女孩,恐怕承受不起他。

這時,蘇悠悠在睡夢中稍微翻下身,似乎就扯到了傷痛,秀眉皺做一團。

池司爵微微蹙眉,走到床頭櫃前,拿出一個瓷盒打開,用手指抹了些許裡面晶瑩的膏藥,給蘇悠悠身上的傷痕擦藥。

當他擦到蘇悠悠脖子處時,他突然停下了動作。

蘇悠悠的鎖骨很漂亮,小巧精緻,左邊的鎖骨窩處,有一塊紅色的印記,和身上別處青紫的痕迹不同,顯然是胎記之類的。

那形狀,好像一朵梅花一樣。

池司爵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情不自禁的,修長的手指就覆上了那塊胎記。

肌膚相處的剎那,他的眼前突然閃過好多畫面——

巨大的郵輪,杯籌交錯的宴會,空蕩蕩的房間里,少女的身影……

他驀地收回手,難以置信的看著床上沉睡的女孩。

怎麼回事……

這些畫面是什麼?

難道他以前見過這個女孩?可為什麼他一點記憶都沒有?

池司爵正思索,這時——

咚咚。

門外突然響起敲門聲。

池司爵將被褥蓋到女孩身上,起身去開門。

「少爺。」門外是他的助理遲浩,態度恭敬的低頭,「老爺子已經在等了,問您怎麼還沒有過去。」

「因為女人。」

「女人?」遲浩臉色一變,「難道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 害怕了?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