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 為什麼惱羞成怒?

第408章 為什麼惱羞成怒?

大家的目光,都落在蘇悠悠身上。

香檳色長裙的女孩,一左一右兩個男人,分別穿著黑色與白色,可都是耀眼的宛若帶著光芒。

蘇悠悠也是一怔。

雙手上池司爵和南若白的溫度傳來,一冷一熱,她一下子也不知如何反應。

池司爵的臉色此時陰沉到了極點。

他進入城堡之後就被這群人圍住了,一晃神,再次看向小東西時,就看見她身邊站著南若白。

該死。

南佳人不是都已經復活了么,南若白還纏著蘇悠悠做什麼。

想到這,他黑眸微微眯起,鬼氣在無形之中宣洩而出。

剎那間,南若白突然感到手上一股灼熱,本能的鬆了手,下一秒,當他反應過來時,池司爵已經牽著蘇悠悠走進了舞池。

「我不會跳。」蘇悠悠有些緊張的看著池司爵,她隨著他的牽動而走步,感覺自己就好像一隻木偶。

「沒事,很簡單,跟著我就好。」

舞池裡兩人翩然起舞,舞池外左小優氣得小臉扭曲。

她不甘心的走到南佳人身邊,輕聲道:「表姐,你都不生氣么?要知道池哥哥本來是你的未婚夫啊!」

「那都是過去的事了。」相對比左小優的憤怒,南佳人很平靜,淡淡道,「只不過,池司爵娶了這樣一個沒有背景的女孩,對他終歸是一種損失,他就算不和我結婚,也該娶別的三大家族的女孩,這才算般配。」

說完這番話,南佳人不露聲色的看了一眼左小優,就微笑的跟自己的朋友去跳舞了。

左小優呆在原地。

對啊。

佳人姐姐說的沒錯,就算池哥哥和佳人姐姐不能在一起,也輪不到蘇悠悠這個野丫頭啊!

就好像她,她明明一直那麼喜歡池哥哥,憑什麼她要輸給蘇悠悠這個賤人?

池司爵和蘇悠悠正在跳舞,突然聽見有人驚呼一聲:「天哪,下雪了!」

蘇悠悠抬頭看向窗外,果然發現不知何時,鵝毛大雪從天而降。

「蘇悠悠。」這時,池司爵突然冷著嗓子開口,拉回了蘇悠悠的注意力,「你剛才在和南若白說什麼?」

」沒說什麼,就是左小優來找我茬。」蘇悠悠這才突然想到什麼,奇好奇的問,「池司爵,你不是說左小優是左家大小姐么,為什麼南若白說她是在別的地方長大的?」

她將剛才她和左小優的口角簡單說了,池司爵冷笑一聲。

「南若白說的不錯,左小優是最沒有資格說你的人,因為,她雖是左家大小姐,但她並不是在左家長大的。」

「什麼意思?」

「左墨辰和左小優的父母,在生下左墨辰之後沒多久就失蹤了。也就是幾年前,左家人突然調查到左家夫婦在失蹤后,還生下了個女兒,也就是左小優,他們幾年前才找到了左小優。」

蘇悠悠明白過來,但還是奇怪,「如果只是流落在外,左小優也沒必要聽見南若白的話那麼惱羞成怒吧?」

「她惱羞成怒不是因為她流落在外,而是她從小長大的地方,是紅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08章 為什麼惱羞成怒?

1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