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 夢靨了

第428章 夢靨了

十分鐘后,酒店裡亂作一團。

池司爵渾身濕透,鐵青著臉將落水的蘇悠悠抱著回到房間,只見蘇悠悠濕漉漉的,小臉煞白,嘴唇青紫,整個人暈過去了,但在不斷喃喃自語——

「不要……不要扔下我……奶奶……」

「遲浩!」池司爵大吼一聲,遲浩穿著睡衣匆匆過來。

「池少。」遲浩一進門,看見床上的蘇悠悠,臉色頓時蒼白,「少夫人這是怎麼了?」

「她突然跳到海里,你趕緊檢查!」池司爵的臉色現在鐵青的幾乎可以滴出墨來,他想將小東西給抱到懷裡,可他一碰到她,她就不斷發抖。

他知道,是因為他的身體太冷了,小東西本來就受了涼,他更不能碰她,所以他只能在一旁看著,臉色鐵青,「遲浩,她到底怎麼了!」

「少夫人只是進了海水,有點受了涼,不礙事。可是……」遲浩檢查著蘇悠悠,臉色古怪,「不知道為什麼,少夫人似乎……夢靨了……」

池司爵臉色一變。

夢靨,大部分人認為不過是被噩夢給困住了。但其實,人會夢靨,是被鬼魂或者邪氣所控住了,所以無法從那個夢境中出來,如果真的夢靨久了,死在夢裡的人也不少。

「蘇悠悠怎麼會夢魘?」

「這確切的我也不清楚,但這股讓少夫人夢靨的邪氣很奇怪,好像不是我們中原一代傳下來的術法。應該是這島上的邪物。我們必須知道這個鞋物到底是什麼,如果不知道邪氣來自何方,我們也沒法幫少夫人擺脫夢靨。」

「這個容易。」池司爵低頭看向床上臉色蒼白的蘇悠悠,「問問這個島上的人就知道了。」

半小時后。

整個酒店的錦族人都被吵醒了,他們聚集在池司爵的總統套房客廳里,戰戰兢兢。

「池總,請問到底有什麼事?」錦族人的族長,同時也是酒店的經理,小心翼翼的問。

「遲浩。」池司爵冷冷道,「讓他們看看。」

遲浩拉開帘子,就看見了房間里的蘇悠悠。

「池少夫人?」索婭第一個人出來,看見蘇悠悠蒼白的臉色和濕透的頭髮,她猛地反應過來什麼,「天哪,難道池少夫人唱歌了……」

她話一出口,全場錦族人都臉色一變,索婭立刻也意識到自己說了不對的話,趕緊捂住嘴。

池司爵的墨眸微微眯起,看向索婭,「唱歌?你說什麼。」

「沒什麼。」這次答話的,是族長,他臉色蒼白,「池少,索婭不懂事,亂說話。」

池司爵墨眸里最後的耐心都褪去。

他驀地抬手,突然地上的索婭就跟飛起來一樣,被池司爵掐在手裡。

「索婭!」

四周錦族的人都慌亂起來,驚慌的看著池司爵,「池總,你……」

「我警告你們。」池司爵冷冷看向他們,「如果蘇悠悠醒不過來,我讓你們全族陪葬!」

錦族的人身子一顫,看著池司爵的臉色,他們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

族長咽了口唾沫,終於屈服,「我說……我都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8章 夢靨了

10.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