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第二個夢靨

第434章 第二個夢靨

池司爵正想著如何安慰蘇悠悠,能夠解開她的心結讓她儘快離開夢靨。可不想,蘇悠悠卻搖了搖頭,「雖然我很討厭被他們欺負,但我並不難過,因為奶奶說了,做錯事的是他們,不是我。」

池司爵一愣,「你不難過?」

南若白不是說,蘇悠悠小時候最大的心結就是別人欺負她八字純陰么?

「嗯。」蘇悠悠點點頭,但她突然想到了什麼,眼神又暗了暗,「但大哥哥,你說那些孩子們說的話,是真的么?」

「什麼話?」

「他們說……是因為我八字純陰是掃把星,所以我的父母才不要我的……」

看著女孩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滿滿都是忐忑和緊張,池司爵一愣,這才明白過來。

原來蘇悠悠小時候的心結,不是被村子里的孩子欺負,而是她被父母拋棄。

她害怕真的跟村子里的那些人說的一樣,她是因為生辰八字才被父母拋棄的。

池司爵突然覺得,自己總是冷漠的心,好像有一個地方,被狠狠刺痛了。

他驀地停下腳步,蹲下身子,認真的看著她,「蘇悠悠,你的生日很好,沒有任何生日比你的這個生日好,你記住了么?」

如果她不是陰年陰月陰日陰時所生,她就不可以碰他,他們就更不可能結婚。

所以,她的生日在他看來,是天下最好的生日。

蘇悠悠獃獃的看著眼前的大哥哥,他長得那麼好看,比她看過的童話書里的王子還好看,讓她不由自主的就信了他說的話,愣愣的點了點頭。

可隨著她點頭的動作,她突然覺得腦袋一疼。

「啊!」

她突然跌倒地上,死死捂住頭。

「蘇悠悠!」池司爵一慌,剛想抱起她,可突然四周又起了無數白霧。

看著白霧,池司爵皺眉。

幻象結束了,所以說,是蘇悠悠的夢靨結束了么?

他還來不及細想,突然就聽見迷霧裡傳來一個女人微弱的呢喃聲——

「熱……好熱……」

聽見那熟悉的聲音,讓池司爵一下子怔住。

是蘇悠悠的聲音,而且是成年後的蘇悠悠的聲音。

迷霧很快散開,這一次出現的,不再是蘇悠悠老家的村莊,而是一個酒店的房間。

房間有些眼熟,但池司爵還是花了點時間才認出,是凱撒酒店的房間。

他沒有馬上認出來的原因是,眼前是一個普通的標間,不是他平日里習慣住的總統套房。

蘇悠悠的夢靨里怎麼會出現凱撒酒店的房間?

池司爵還沒來得及細想,就又聽見蘇悠悠的聲音——

「熱……太熱了……有沒有人……」

池司爵回頭,才發現蘇悠悠就躺在房間的床上。

可在看見蘇悠悠的剎那,他呼吸猛地一滯!

因為此時的蘇悠悠,很顯然中了葯,渾身粉紅的躺在那裡,熱的不斷喃喃。

這一幕實在太衝擊,池司爵血氣翻湧,根本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他深呼吸好幾口,才好不容易才讓自己的血回到腦子裡來思考——

這是怎麼回事,他不是已經解開了蘇悠悠的夢靨么?現在又是哪一出?新的夢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4章 第二個夢靨

10.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