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被封印了

第440章 被封印了

蘇悠悠雖然夢靨解除了,但因為泡了海水,人最後還是感冒了。

池司爵給她找了醫生,吃了葯掛了點滴,才終於恢復了一點。但整個人還是病懨懨的,第二天,池司爵帶著她來到沙灘上,想讓她晒晒太陽驅驅寒。

蘇悠悠穿著印花裙,帶著墨鏡,躺在太陽傘下的躺椅上,看著金色的沙灘和藍色的海洋,只覺得說不出的愜意。

「喜歡么?」看著蘇悠悠慵懶的彷彿一隻小貓咪一樣的樣子,池司爵唇角也不由微微勾起。

「還不錯。」蘇悠悠哼哼唧唧的回答。

池司爵嘴角弧度更甚,順手理了理蘇悠悠額角的劉海,這時——

「蘇悠悠。」

一個低沉悅耳的嗓音突然響起,蘇悠悠一愣,摘下墨鏡坐起身,才看見南若白不知何時站在了沙灘上,神色古怪的看著她。

池司爵的臉色頓時冷了下來,剎那間四周的溫度彷彿都在驟降。

他宣誓主權般的將蘇悠悠摟到懷裡,面無表情道:「南若白,你來幹什麼?」

「我是來找蘇悠悠的。」南若白根本不理會池司爵,只是看著他懷裡的蘇悠悠。

「找我?」蘇悠悠看見南若白欲言又止的樣子,不由奇怪,「你有什麼事么?」

南若白說不出話來。

其實,他今天只是想來沙灘上散散心,可沒想到一過來,就看見蘇悠悠和池司爵在這裡。

看見兩個人親密的坐在一起,他只就覺得血都衝進了腦子,不由自主的就走到蘇悠悠面前叫了她的名字。

「其實也沒什麼事。」他低下頭,臉綳得緊緊的,「就是來打個招呼。」

「哦。」蘇悠悠也沒多想,站起身走到他面前,「這裡碰到真巧,剛好我倒是有事和你說。」

南若白訝異的抬頭。

「是關於阿寒的。」蘇悠悠補了一句。

南若白的眼神,不由自主的一暗。

果然。

他和她之間唯一的羈絆,只有他的弟弟了。

「我弟弟怎麼了?」

「我聽說左家人的煉丹術很厲害,所以我在想他們能不能治好阿寒。」蘇悠悠開門見山道,「關於這點,你們南家和左家商量過么?」

左家人欠南家人五個願望,如果南家人要求,左家人一定會儘力治療阿寒。

「我和父親的確想過這個。」南若白也不隱瞞,「左家人是有治療植物人的藥物,但左墨辰跟我說過,他們左家現在根本沒人有能力煉製出來,所以他讓我們不要浪費一個願望了。」

「沒人能煉製出來?」蘇悠悠皺眉。

「因為左家人的力量都被封印了。」池司爵冷冷道,走到南若白和蘇悠悠身邊,一臉不悅。

這個小東西,稍微沒看住她,就又和別的男人來說話了?

「封印?」蘇悠悠不解,想起池司爵上次也是那麼說的,「這到底什麼意思?」

「左家人的靈力,很大程度傷勢傳承自血脈,一代代的積累。但這樣的傳承方式,會讓靈力很不穩定。」池司爵解釋,「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左家人每一代都會選出一個子女,作為鑰匙。」

「鑰匙?」蘇悠悠愣住,「那是什麼?」

「相當於是用這個人的血,作為左家力量的開關。鑰匙是一代一代傳承的,當新的一個左家人成為鑰匙后,左家人的力量就會被暫時封印,只有這個成為新鑰匙的左家人舉行了某種儀式之後,左家的力量封印才才會解開,讓左家人力量恢復。同樣的,如果這個鑰匙身上的結界被打破了的話,左家人的力量就會被封印。」

蘇悠悠似乎明白過來了什麼,「所以說,你的意思是說,左家人現在力量被封印,是因為這一代的鑰匙還沒有舉行那個儀式解開封印?」

「不錯。」池司爵頷首,「百年來,自從左家人選擇了用這種鑰匙的方法來控制自己的靈力,但這樣被封印,似乎還是第一次。因為以往他們選了新鑰匙之後,都會用最快的速度舉行儀式。」

「可為什麼他們這一次被封印了?而且看左墨辰的口氣,好像還被封印了很久?」

「確切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池司爵抬頭看向南若白,「但你們南家和左家關係那麼親近,應該知道吧。」

南若白冷冷看了池司爵一眼,但看著蘇悠悠好奇的模樣,他還是開口道:「左家上一代的鑰匙是左小優的父親,可後來他和他的妻子都失蹤了,隨著他們和左家的聯繫切斷,左家人的力量就被封印了。」

「可他們不是死了么?」蘇悠悠疑惑,「那不應該有新的鑰匙么?」

「理論來說是的。但鑰匙的傳承,只能通過舊的鑰匙傳給新的鑰匙,所以說只有左家夫婦能將身上的鑰匙傳給別人,而且新鑰匙必須是左家人。左家人剛找到左小優時,以為左家夫婦肯定死前將鑰匙傳到了她,可後來他們發現左小優不是鑰匙。」

「那誰會是鑰匙?」

「現在只有兩個猜測。一種說法,說左家夫婦其實沒死,所以他們才沒將自己的女兒變成新的鑰匙。另一種說法,是左家夫婦還有別的孩子,那個孩子成了新的鑰匙。反正,鑰匙肯定還流落在外,因為左家人沒感覺到鑰匙的消失。」

蘇悠悠終於明白過來。

在找到左家夫婦或者新的鑰匙之前,左家人的力量會一直這樣被封印著,是不可能救治阿寒的。

可她還是不甘心,「雖然左家人的力量被封印了,但他們還是有藥方的,能不能跟他們要藥方讓別人去煉製?」

南若白好笑的看了蘇悠悠一眼,「你覺得可能么?那可是秘方,左家人不可能給任何人的。」

蘇悠悠失望的低下頭。

所以說,阿寒還是沒希望重新醒過來了。

她正鬱悶,池司爵的手機突然響了,他接通電話。

「喂。」不知道電話那頭的人說了什麼,池司爵的臉色突然變得無比陰沉,「什麼?已經開始了?」

他掛斷電話,就看見蘇悠悠疑惑的看著她,「池司爵,出什麼事了么?」

「蘇悠悠。」池司爵臉色嚴肅,「我們現在馬上要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0章 被封印了

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