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9章 為別的男人求情?

第539章 為別的男人求情?

全場,突然一片死寂。

蘇悠悠完全都驚呆了。

雖然南若白之前已經跟她告白過一次,可現在,他是當著池司爵的面在說啊!

這不是找死么?

果不其然,池司爵的而臉色,在剎那間,變得無比冰冷。

「南若白,你說什麼?」他臉色陰沉,從牙縫裡擠出那麼一句話。

「我說。」可南若白卻臉色不改,「我喜歡蘇悠悠。」

砰!

池司爵猛地抬手,一把掐住南若白的脖子,南若白頓時腳離了地。

「池司爵!」蘇悠悠嚇得臉色一白,迅速的拉住池司爵,「不可以!」

她已經眼睜睜看著池司爵將無數個無辜的魂魄打得魂飛魄散,她不能再眼睜睜看著他殺了南若白!

可不想,蘇悠悠的阻攔,只是將池司爵的憤怒推到了更到點。

「蘇悠悠!」他轉過頭,朝著蘇悠悠吼道,「你在為別的男人跟我求情?」

蘇悠悠身子一顫,意識到自己現在越為南若白求情,只是會讓南若白更危險,她頓時不知如何是好。

「池司爵。」這時,一旁響起南佳人冰冷的聲音,「放開我哥哥。」

池司爵沒有動。

開玩笑,他怎麼可能聽南佳人的話?

「池司爵!」南佳人的音調抬高了幾度,「你還想不想要蘇悠悠順利生下鬼胎的方法!」

池司爵身子一僵。

下一秒,他猛地的鬆開南若白,一把將旁邊的蘇悠悠給橫抱起來,朝著門外走去。

和南佳人擦肩而過時,他冷冷道:「我在南家等你,今天交不出讓蘇悠悠生下鬼胎的方案,我會讓你們南家都付出代價。」

南佳人臉色一白,但還是很快點頭,「好,我知道了。」

池司爵帶著蘇悠悠回到南家,一路上他鐵青著臉,一言不發。

回到他們的房間后,他一把將蘇悠悠扔在床上。

「池司爵!你幹嘛!」蘇悠悠掙扎的反抗,想說擔心孩子,可池司爵根本不管不顧,懲罰一般的佔有著她,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的怒火平息。

不僅如此,他霸道的在蘇悠悠身上每一寸留下痕迹,脖子、肩膀、胳膊、腿,除了臉之外的地方,都被他留下烙印,無處不在的宣示著他的主權。

蘇悠悠是他的,任何人都不要想染指!

蘇悠悠蜷縮在棉被裡,手死死捏住棉被,眼淚順著臉流下。

……

好幾個小時候,一切終於結束,蘇悠悠整個人癱軟在棉被裡,她的手始終捂著肚子,好像這樣就能保護好孩子一般。

「別擔心。」池司爵注意到她的動作,冷冷道,「我已經問過遲浩了,鬼胎沒有你們人類孩子那麼嬌氣,不會碰一碰就掉的。」

話雖那麼說,但蘇悠悠還是不想讓自己的孩子承受一點點的風險,而且她更不喜歡池司爵的這種態度,好像她是他的所有物一樣,這感覺很屈辱。

蘇悠悠沒有回答池司爵,只是咬著唇來到浴室,洗好澡出來,池司爵不在了,蘇悠悠猜他可能是去找南佳人要抱住鬼胎和母親生命的方法了。

雖然生氣池司爵,但蘇悠悠心裡也記掛著這件事,披了件衣服也想去看看,可不想一出門,就撞見了南若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39章 為別的男人求情?

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