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 平息他的怒火

第584章 平息他的怒火

「我……」面對池司爵的怒火,蘇悠悠也有點害怕,想說什麼,可池司爵冰冷結實的胸膛緊貼著她,她只覺得呼吸都有幾分困難,更不要說話了,她想伸手推池司爵一下,可不想手上的傷口被扯了一下,「嘶……」

她的小臉頓時皺做一團。

池司爵一怔,迅速鬆開了她,「怎麼了?」

「疼……」蘇悠悠可憐巴巴的抬起頭,眼眶紅紅的,還有點濕潤,好像一隻小兔子一樣無辜。

池司爵原本一肚子的火,被她這一望,一下子都發不出來了。

他沉著臉捉住蘇悠悠纖細的腕子,一把將她丟在床上,然後粗暴的從床頭櫃里拿出醫療箱。

「我自己來吧。」看著池司爵陰沉的臉色,蘇悠悠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想拿過碘酒棉花,可池司爵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你再亂動一下看看?」

蘇悠悠頓時不敢動彈了,乖乖看著池司爵給自己擦藥。

擦完葯之後,池司爵用繃帶給蘇悠悠包紮了一下,直到將蘇悠悠的手指給包成了一個鼓鼓的白蘿蔔他才滿意的鬆手,「好了。」

蘇悠悠發現自己的手完全都動不了了,只能用肘子支撐著想從床上爬起來,可不想身子還沒坐直呢,就突然被池司爵一推,她整個人再次陷到柔軟的被褥之中。

「啊!池司爵我……」蘇悠悠一慌,剛想拒絕,可就被池司爵摁住。

「不許說不行!」池司爵的墨眸死死的盯著蘇悠悠,「你現在要想的,是怎麼平息我的怒火!」

蘇悠悠到了嘴邊的話一下子說不出來了。

她看得出,池司爵真的在生氣。

她也不敢再反抗,被包紮好的手被池司爵單手摁在頭頂,不得動彈,身子沒了手的支撐,好像漂泊在海洋里捂住的小舟,只能任由池司爵翻來覆去的折騰……

不知過去多久,蘇悠悠被折騰的暈過去,再次睜眼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她想起身,卻發現身子上被壓得沉沉的,她轉頭,看見竟是池司爵躺在她身邊,有力的臂膀緊緊抱住她,雙眼緊閉。

蘇悠悠怔住。

每次這種事後,她都需要好好睡一覺才能緩過來,可池司爵不同,他每次都是不滿足的清醒模樣。

這還是蘇悠悠第一次看見,他在這種事後睡著。

接著窗外灑進來的月光,蘇悠悠看見池司爵濃密纖長的睫毛在他英俊的臉上落下陰影,緊閉的墨眸之下,是青黑睏倦的痕迹。

蘇悠悠心裡微微一抽。

雖然殭屍的體能比正常人好很多,不需要睡很多覺,但他們也是需要休息的,這幾天,池司爵為了找她肯定是用了很多鬼氣和精力,一秒都沒休息過,所以現在才會那麼疲憊。

她有些心疼的覆上他眼下的黑眼圈,可就在指尖剛觸碰到的時候,睡著的男人突然抬手,一把捉住了她的腕子,墨眸緩緩睜開。

「醒了?」池司爵低聲道,語氣和之前比起來總算緩和了一些,但還是有幾分冷意。

「嗯。」蘇悠悠輕聲道,「池司爵,對不起,我那天晚上不應該不聽你的話跑出去,讓你擔心了。」

看著眼前小東西乖巧道歉的樣子,池司爵從臉色才舒緩了一些,坐起身,「收拾一下吧,DNA結果應該過幾個小時后就會出來了。」

蘇悠悠一愣,看了眼表才發現,他們折騰了一天一夜,DNA結果的確快出來了。

一想到DNA的鑒定結果,蘇悠悠突然有幾分緊張,「池司爵,你說我到底是不是左家的女兒?」

「可能性很大。」池司爵淡淡道,看蘇悠悠迷惑的表情,他難得有耐心多解釋一句,「之前看到你的玉鐲,我就懷疑你的親生父母會不會是左家人。」

「為什麼?」

「能有這樣強大靈力寶物的家族,能有幾個?」池司爵從床上站起來,繫上襯衫,看著發獃的蘇悠悠挑眉,「怎麼,你不希望自己是左家的女兒?」

蘇悠悠不知怎麼回答。

如果她的父母是左家,那至少證明他們不是故意拋棄她的,她的家人一直都在找她。

可她只是有點不知該怎麼面對的感覺。

這時——

咚咚,門外傳來敲門聲和鄭姐的聲音,「少爺,少夫人,有人來找。」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4章 平息他的怒火

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