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你是甜的

第619章 你是甜的

蘇悠悠的眼淚沒忍住,啪嗒啪嗒的掉落下來,打落在池司爵手背上。

感到手背上的溫熱濕潤,池司爵立刻抬起頭。

「蘇悠悠,你怎麼哭了?」他皺眉,冰冷的手指趕緊擦去她的眼淚。

「你騙人。」蘇悠悠輕聲道,「你根本沒味覺了,怎麼可能會覺得好吃。」

池司爵的手一僵,最後還是淡淡道:「你知道了?」

「嗯。」蘇悠悠紅著眼點點頭,抓住池司爵的袖子,「所以以後彆強迫自己了,吃不出味道就不用吃,也不用騙我……唔。」

蘇悠悠的話還沒說完,池司爵就突然低頭,吻住了她的唇。

這是一個難得溫柔的吻。

池司爵冰冷的舌劃過蘇悠悠唇齒間的每一寸,好像再品嘗什麼一般,輕柔仔細,最後退出來的時候,也不忘在蘇悠悠柔軟的唇畔上一陣流連。

最後,他才戀戀不捨的放開蘇悠悠,低眸看著她,低聲道:「誰說我沒味覺。甜的。」

蘇悠悠一愣,就聽見池司爵又補了一句——

「你是甜的。」

蘇悠悠的臉騰地就紅了。

池司爵這傢伙,什麼時候也開始會說這種甜言蜜語了?

她正想推開池司爵,可他的大手突然摁住她的小腦袋,將她按到懷裡。

「蘇悠悠,你可以做一輩子的菜給我吃。」他貼在她耳畔,低聲道。

蘇悠悠貼著他冰冷的胸膛,聽到這話一愣,但很快,她輕輕點了點頭。

「所以,別哭了。」池司爵揉了揉蘇悠悠紅腫的眼睛,「我們還有事要辦。」

「什麼事?」蘇悠悠露出疑惑的表情。

「算賬。」池司爵的臉色突然冷了下來,冰冷的吐出兩個字,就牽著蘇悠悠來到地下室。

地下室依舊陰冷潮濕,燈啪嗒的打開,蘇悠悠就看見地上被綁著一個人。

「季夏平?」認出眼前的人,蘇悠悠不由愣住。

季夏平顯然是已經被困在這裡好幾天了,臉色蒼白的可怕,本來就油膩的頭髮更加是像抹布一樣貼在他腦袋上。

他抬頭看見蘇悠悠,眼睛驀地發出森然的光,掙扎的起來破口大罵:「蘇悠悠,你這個賤女人!你怎麼敢把我抓回來,你這個惡毒的——」

他的話還沒罵完,池司爵抬腳就是一踹,他頓時被重重的踹到,牆角流血。

季夏平被踹的渾身都疼,可骨子裡自以為是文人的傲氣,還是讓他不甘心的吼道:「池司爵,別以為暴力就能讓我屈服!我告訴你們,無論如何我都不會不會改筆的!我絕對不會幫蘇悠悠洗白的!」

池司爵冷笑一聲,他走過去,一腳踩在季夏平身上。

看上去很隨意的一踩,卻是讓季夏平整個臉色都扭曲出來,嘴角的血更紛涌。

「讓你改筆洗白?」池司爵不屑的冷笑,「你想多了。」

季夏平這下子真是愣住了。

他做記者那麼多年了,也黑過不少人,其中也有有權有勢的人,他大概也知道這些有錢人的套路,抓他主要就是為了讓他重新寫一篇文洗白。

可池司爵好像不是這個意思?

池司爵的墨眸透出濃郁的譏諷,他腳腕反轉,猛地踩住了季夏平的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19章 你是甜的

1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