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 廢了你的手

第620章 廢了你的手

「我不僅沒有想讓你幫蘇悠悠洗白。」池司爵慢條斯理的開口,「確切的說,我不想再看見你這雙臟手,再寫關於蘇悠悠的任何東西。」

說著,墨眸里閃過戾氣,他猛地加大了腳下的力道;

「啊啊啊!」感覺到手上突然沉重的壓迫,季夏平徹底的怕了,冷汗不斷從額角落下,「不要……池少……我的手!」

對他們這種媒體人來說,最重要的就是這一雙碼字的手,沒了手,他就好像沒了武器和飯碗,這讓他真的絕望。

可池司爵哪裡會理會他,又是一個用力——

咔擦!

季夏平的大拇指在瞬間斷了開來。

「啊啊啊!」季夏平撕心裂肺的尖叫起來,瘦弱的身子不斷顫抖,也不知道是因為疼痛還是絕望。

「這才是第一隻手指。」池司爵彷彿是故意的一般,不急不慢,猜到季夏平的第二根手指,「接下來,是食指。」

「求求你……求求您不要……」季夏平此時早就沒了剛才的囂張跋扈,渾濁的淚水從他油膩的臉上流下。

可池司爵根本不理會,只是又以踩——

咔擦。

撕心裂肺的疼痛讓季夏平崩潰,他想求饒,可池司爵已經才上了他的第三個手指。

「中指。」

清脆的骨裂聲,血肉模糊。

池司爵根本不只是將季夏平的手指給弄的骨折,而是把手指整個都踩下來,以後季夏平不要說是碼字了,這手根本就是廢了。

「然後,無名指。」

血流了一地,可池司爵只是面無表情的,踩上第四根手指。

「求求您……池少……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季夏平的聲音現在已經虛弱無力,可這依舊不會讓池司爵心軟。

他只是面無表情的踩住季夏平右手的最後一根手指,「最後,小拇指。」

咔擦!

季夏平的臉色徹底蒼白,顫抖的倒在地上,眼底滿是絕望。

廢了。

他引以為傲的右手,現在是徹底廢了。

可這一切還不是頭。

「還有一隻手。」池司爵微微仰起頭,墨眸宛若深不見底的寒潭。

季夏平原本已經癱軟的身子再一次劇烈的顫抖起來!

「不……千萬不要!」季夏平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力氣,哆嗦的不斷後退,「求求你放過我的左手……求求您了……」

如果左手也廢了,那他這輩子,可是真的毀了。

可他看著池司爵面無表情的臉,他知道,這個男人是絕對不會心軟的。崩潰之中,他只能連滾帶爬的來到蘇悠悠面前。

「蘇悠悠……蘇小姐……池少夫人……」季夏平的臉上全是淚和汗,他早就忘了自己曾經如何大罵過蘇悠悠,此時只是用僅剩的左手扯著蘇悠悠的裙角,「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您大人有大量……放過我好不好……」

可他求饒的話還沒說完,池司爵驀地抬頭。

墨眸里是凌厲的殺氣!

他根本都沒有動作,可空氣之中好像突然有寒冷的冰流,剎那間,季夏平的尖叫聲充斥了整個地下室。

「啊啊啊!我的手!我的左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0章 廢了你的手

15.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