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 甜的

第628章 甜的

蘇悠悠被池司爵壓了個猝不及防,可聽見他說「開葷」時,人才猛地而一個激靈,清醒過來。

「不行。」她慌亂的趕緊去推池司爵的胸口,隔著薄薄的襯衫,她能清晰的感覺到池司爵冰冷的肌肉線條,「我明天還有一場考試,你別亂……」

池司爵看著身下的女孩,深呼吸一口,才強迫自己忍住劇烈的衝動。

這小東西,總有一天能折磨死他。

他直起身子,面無表情的拿起旁邊的一個保溫壺,「鄭姐送來的,喝葯。」

按照雲老的吩咐,蘇悠悠每天都要在晚上六點喝葯。

鄭姐把這事放在心上,因此儘管蘇悠悠要考試,她還是把葯煎好了,放在保溫壺裡特地讓池司爵送過來。

蘇悠悠很討厭苦的東西,看著眼前棕黑的葯汁,小臉皺做一團。

池司爵看見她這個表情,不動聲色的拿起鄭姐準備好的巧克力豆遞過去。

蘇悠悠捏住鼻子一口氣將葯喝光了,然後迫不及待的拿出巧克力豆吃下去,嘴裡的苦澀才終於衝散了一點。

「我也要吃。」這時,池司爵突然開口,蘇悠悠一愣,就看見他指了指她手裡的巧克力豆。

蘇悠悠疑惑池司爵又沒味覺幹嘛想吃這個,但還是將巧克力豆的盒子遞過去。

「你倒出來,喂我。」池司爵懶洋洋道。

蘇悠悠不知道池司爵今天是池錯什麼葯了,但還是將巧克力豆倒在手心遞過去。

可池司爵並沒有用手來拿,相反的,他直接低頭,冰冷的唇靠近蘇悠悠溫熱的手心,只見用舌頭將糖給卷了起來。

池司爵冰冷濕潤的舌尖滑過蘇悠悠手心,酥酥麻麻的,剎那間好像有電流流過一樣,蘇悠悠不由一個激靈,趕緊縮回來手,臉頰緋紅。

池司爵卻如同一個沒事人兒一樣,還皺了皺眉,「沒味道。」

沒味道你還吃什麼!

蘇悠悠心裡正暗自吐槽,池司爵就突然又俯下身子,用額頭頂住蘇悠悠的額頭,迫使她抬起頭來。

冰冷的唇,準確無誤的鎖住了蘇悠悠的,輕巧的撬開了她的唇畔,霸道的舌不由分說的擠入。

蘇悠悠唇齒間本來就還留有幾分葯汁的苦澀,可池司爵冰冷的舌尖直接劃過她口腔內的某一處,還帶著巧克力融化的味道,將剩餘的苦澀全部舔舐乾淨。

池司爵吻得很霸道。

就算今天不能把小傢伙吃干抹凈,但一些小利息,他還是要拿的。

蘇悠悠被池司爵吻得無法呼吸,直到她身子開始微微發燙,臉頰緋紅,池司爵才戀戀不捨的鬆開她,舌舔過嘴唇,饜足的開口:「這一次是甜的。」

蘇悠悠被他撩-撥的臉都要滴出血來,趕緊從書包里抽出筆記本,頭幾乎都要埋進去一樣的讀。

池司爵好笑的看著她發紅的耳根,過了十分鐘,才道:「蘇悠悠,你筆記本拿反了。」

「……」

車子一停到雲島,蘇悠悠就迫不及待的拉開車門趕緊跳下去。

她小兔子一樣的跑向城堡,想趕緊將自己關在安全的書房裡,遠離池司爵這個危險的男鬼好好念書。

可剛跑到城堡門口,她的腳步突然猛地止住,神色呆住。

因為她看見,城堡門口,站著一個影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8章 甜的

1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