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懲罰

第65章 懲罰

蘇悠悠眼睛瞪得大大的。

這算是什麼問題?

什麼叫做陸遠霄碰過她么?

蘇悠悠沒有回答其實只是因為詫異,可她的沉默看在池司爵眼裡卻成了心虛,這讓他更加憤怒!

果然!

這小東西之前和陸遠霄的關係不簡單,他們到底發展到了哪一步?

雖然他知道他和蘇悠悠的那一夜,是她的第一次。但問題是,男女之間,在最後一步之前,還有很多可以做的。

池司爵一想到其中的細節,就覺得胸腔里的妒火幾乎要將他給吞噬!

他死死捏住蘇悠悠的下巴,骨節分明的手指撫過她柔軟粉嫩的唇瓣,用力的留下白印,咬牙切齒的開口:「所以,陸遠霄他碰過這裡么?」

蘇悠悠嘴唇被磨得有些疼,小臉皺做一團。

她是喜歡過陸遠霄,可她謹記著奶奶的囑咐,和陸遠霄沒有任何肢體上的接觸。

「我和陸遠霄……唔……」

可她還來不及回答,池司爵就突然狠狠堵住她的唇,將她的話語全部吞下。

他吻的那麼用力,霸道的掠奪她唇齒里的每一分氣息,彷彿在宣誓自己的主權。

不知吻了多久,池司爵才放開她,單手撐在她身側,低頭看她。

女孩已經被吻得面色潮紅,原本花瓣一樣的嘴唇變得又紅又腫,好像擦了艷紅色的口紅,襯得她原本清純的五官突然變得妖冶動人,看得池司爵熱血沸騰。

但一想到眼前這小東西這般妖嬈動人的模樣,可能被另外一個男人看過,他中又添加了幾分怒火!

他一把摟住她柔軟的小身子!

「這裡呢?他也碰過么!」池司爵低吼道,語氣更加冰冷。

疼痛伴隨著酥麻傳來,蘇悠悠失聲尖叫:「池司爵!你又想幹嘛!鬆開我!」

可池司爵根本不回答她的問題,只是繼續厲聲質問——

「這裡呢?他是不是也碰過!」

「還有這裡!他是碰過還是看過!」

蘇悠悠渾身上下又冷又疼,忍不住哭了起來,「池司爵,你這個混蛋!你快放開我!」

她真覺得自己好屈辱,沒有一絲尊嚴的暴露在池司爵面前,還要被他侮辱的質問,就算她是他的妻子,他也不可以這樣對她!

晶瑩的淚珠掛在女孩長長的睫毛上,看起來分外的楚楚可憐,池司爵看在眼裡,心裡一抽。

他似乎總是將她弄哭。可她和在陸遠霄在一起的時候,是不是就在笑?

一想到這個可能,池司爵的怒火又騰地燃起,他將蘇悠悠整個扔到了床上。

蘇悠悠意識到池司爵要幹嘛,嚇得聲音都開始顫抖——

「不要,我不要現在做這種事,池司爵你——啊!」

可她的反抗根本沒有用處,她很快被壓住,被迫著承受。

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痛!都要劇烈!彷彿是在懲罰她一般!

她尖叫,她掙扎,可所有的一切都是徒勞,最後她絕望了,無力的癱軟在床上,兩眼無神的看著天花板上精美的水晶吊燈,淚水順著臉頰一顆顆落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5章 懲罰

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