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忍得有多辛苦

第661章 忍得有多辛苦

雲島。

池司爵掛斷電話,就看見蘇悠悠直勾勾的看著她,「你真的不會追究遠霄了吧?」

聽見蘇悠悠嘴裡不帶姓氏的喊出陸遠霄的名字,池司爵就說不出的不爽,他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什麼遠霄,叫陸遠霄!」

「哦。」蘇悠悠順從的眨眨眼,「所以你是要放過陸遠霄對么?」

「看我心情。」池司爵挑眉,低頭看向蘇悠悠,「你知道,人浴求不滿的時候,脾氣總是比較差,比較容易懂殺心。」

池司爵不露聲色的將蘇悠悠一步步逼到了床邊,蘇悠悠「啊」的一聲人倒到床上,池司爵的手立刻無比嫻熟的探入她裙底,聲音低沉,「所以,你是不是應該幫我想辦法消消火?」

感到裙底胡作非為的手,蘇悠悠一個激靈,趕緊捉住他,「池……池司爵,不行,我懷孕……雲老說了,前兩個月,絕對不可以的……」

聽見「孩子」兩個字,池司爵也只能生生停下了手,忍不住罵了一句髒話。

蘇悠悠卻是鬆了口氣,剛想推開池司爵坐起來,可沒想到池司爵突然又欺身而上,單膝頂在她兩腿之間,細密的吻落在她脖頸上,手也再次探入裙底,更囂張的四處遊走。

「啊……池司爵你在幹什麼?」蘇悠悠慌了,想要去推池司爵,可他結實的胸膛紋絲不動,「我不是說了么,有孩子不可以……嘶……池司爵你在幹嘛!」

池司爵的吻和動作已經越來越過分,看他並沒有要做下一步動作的意思,只是不斷吻著蘇悠悠最敏感的部位,輕柔的好像羽毛,酥麻的感覺從身上各處傳來,蘇悠悠的身子止不住戰慄起來。

「池司爵,你到底……」她想質問,可此時聲音都已經染上顫抖。

池司爵輕笑一聲,單手支撐在蘇悠悠身邊,微微直起身子,將她整個人沒入自己的陰影之中,低聲道:「我在讓你知道,我每天忍得有多辛苦。」

「……」

蘇悠悠這才明白過來,為什麼池司爵只是不斷撩-撥她,卻沒有要進行下一步的意思。

他就是自己憋得慌,想讓蘇悠悠也嘗嘗這種想要卻不能要到的滋味!

說著,池司爵低下頭,伸出舌頭,輕巧的在蘇悠悠柔滑的脖子上舔了一下。

蘇悠悠脖子本來就敏感,情不自禁的從喉頭滾出一聲呢喃。

可就是這一聲呢喃,卻徹底點燃了池司爵體內那團壓抑著的火。

他突然低聲罵了一句艹,然後迅速鬆開蘇悠悠走向浴室里。

蘇悠悠躺在床上,還沒反應過來,身上的男人就走了,浴室里傳來他洗澡的聲音。

冷水衝到池司爵臉上,他身下的燥熱才終於平息了一點。

每次想折騰一下蘇悠悠,最後反而把持不住的,還是他自己。

該死。

這小東西,他上輩子一定是欠她的。

洗完了澡,池司爵出來,卻看見蘇悠悠手裡拿著手機,怔怔的站在原地。

「怎麼了?」池司爵甩了甩頭上的水珠,走過去。

蘇悠悠臉色蒼白的看著池司爵,「池司爵,陸遠霄死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1章 忍得有多辛苦

16.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