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最後一次為別的男人哭

第663章 最後一次為別的男人哭

池司爵一怔,然後看著蘇悠悠,眼底多了幾分冷意,「蘇悠悠,你什麼意思。」

「因為雲老說,陸遠霄的死因是一種殭屍的陰氣,所以我……」蘇悠悠看著池司爵的墨眸,突然有些不敢說下去,低下頭。

可池司爵直接扔掉手裡的煙,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所以什麼?所以你懷疑我表面上放了陸遠霄,背地裡卻偷偷殺了他?」

「……」蘇悠悠說不出話來,她的確是那麼懷疑的。

「Fuck!」蘇悠悠的默認氣得池司爵直接爆了一句髒話,「蘇悠悠,我告訴你,我的確很想殺了陸遠霄,但我不會背著你偷偷殺!」

說著,他手上更加用力,逼迫著蘇悠悠抬起頭來,「我如果要殺他,肯定直接當著你的面把他殺的魂飛魄散!」

蘇悠悠怔住。

是。

偷偷摸摸的殺人還不承認什麼的,的確不像是池司爵會的風格。

「對不起。」蘇悠悠心生愧疚,「是我誤會你了。」

池司爵沒再說話,只是甩開蘇悠悠的臉,「回家。」

接下來幾天,池司爵心情一直很不好,直到後來陸遠霄葬禮的時候,蘇悠悠都以為他都不會讓自己參加,但沒想到,池司爵竟同意了,只不過是他親自陪著去。

陸遠霄的葬禮是西式,在墓地旁邊的草坪舉行,然後大家一起目送骨灰盒下葬。

蘇悠悠穿著黑色的小裙子,和池司爵到現場時,引起了不少的騷動。

大家都人的蘇悠悠,陸遠霄曾經的未婚妻,現在鼎鼎大名的池少夫人。

「悠悠。」陸夫人情緒已經稍微穩定了一點,但看見蘇悠悠身後的池司爵,陸夫人又神色複雜。

差一點,悠悠就成了她的兒媳婦,可偏偏,這孩子和遠霄緣分淺。

「陸阿姨。」蘇悠悠看見陸夫人的時候,心裡說不出的愧疚。

關於陸遠霄的死,蘇悠悠已經相信不是池司爵所做的。可雲老不會弄錯的,陸遠霄肯定是殭屍害死的。

蘇悠悠最懷疑的是南佳人,但南佳人現在人已經在A國,她也沒法確認。

但無論如何,蘇悠悠都相信,陸遠霄的死,和自己有關。

如果不是因為她,陸遠霄怎麼會跟殭屍扯上關係?

蘇悠悠輕輕的將手裡的白花放在陸遠霄的墓碑前,眼眶忍不住又紅了。

如果不是認識她,遠霄哥哥,恐怕不會死吧。

對不起,遠霄哥哥,希望你在另外一個世界平安快樂……

葬禮結束,蘇悠悠坐上車時,眼眶依舊是紅紅的,池司爵冷冷的看著她,蘇悠悠怕他生氣,趕緊用手去揉。

看著那已經腫的跟小核桃一樣的眼睛被那麼用力的揉著,池司爵心裡原本的那一點不悅都變成了心疼,他捉住她的手,冷冷道:「別擦了,哭就哭了,還怕我知道。」

蘇悠悠可憐巴巴的看著他,紅紅的眼睛襯得她好像一隻無辜的小白兔。

這表情實在太犯規,池司爵心裡最後那點怒火也沒了,冰冷的手覆上她的眼睛,「算了,這次就讓你哭,但我警告你,這是我最後一次同意你在我面前為別的男人哭。如果還有下次,別怪我不客氣。」

池司爵的手涼涼的,讓蘇悠悠的心終於平靜下來,她輕輕點點頭,倒在池司爵懷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3章 最後一次為別的男人哭

1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