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真面目

第70章 真面目

蘇悠悠因為太累了,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10點。

起來時,她發現池司爵已經不在了,給她留了紙條,讓她來樓下的餐廳找他。

她起身換衣服,可突然發現,自己身上那些青紫的痕迹全部不見了。

是池司爵做的么?

她心裡一軟,但一想到他昨天下午粗暴的對待,她的心又冷了冷。

穿好衣服下樓,她剛準備進餐廳,就聽見一個尖銳的聲音——

「蘇悠悠!」

她一轉頭,就看見蘇憐兒踩著高跟鞋走來,精緻的小臉因為嫉恨而微微扭曲。

蘇悠悠根本不想理會她,轉頭就想走,可蘇憐兒直接擋在她面前。

「蘇悠悠!你是不是很得意?你以為池少買你的破項鏈你就了不起了?人家不過是心血來潮寵寵你,等你失寵了你以為你還能留下什麼!」

蘇憐兒現在簡直都要氣瘋了,一想到昨天的拍賣會池少和遠霄都為蘇悠悠出頭,她就氣得渾身發抖!

蘇悠悠沒有理會她的謾罵,相反的,她只是抬起手。

蘇憐兒一愣,「你幹嘛!」

「讓你把你偷的東西,吐出來。」

「你少亂說話了,我又不是你,我偷什麼了!」

「那個鑽石項鏈。」蘇悠悠黑白分明的眼睛一眨不眨,「你替換了池司爵的鑽石項鏈,交出來。」

蘇憐兒臉色一白。

她的確偷偷替換了項鏈,那項鏈如此美麗,她忍不住偷偷留下來。

但這一切,她絕不會承認!

「你別胡說了!什麼鑽石項鏈,我根本不知道——」

「如果你不承認,我只能告訴池司爵了。」

聽見「池司爵」的名字,蘇憐兒臉色一白。

蘇悠悠則沒了耐心。

「我給你一天時間,如果鑽石項鏈沒有重新還給拍賣辦,你自己看著辦吧。」

說完,她頭也不回的走了。

蘇憐兒在原地氣得幾乎要冒煙!

蘇悠悠!我一定會讓你為今天的態度付出代價的!

……

蘇悠悠來到餐廳,早餐是自助的西式,她一個人先去拿吃的。

她想吃一快蛋糕,但非常難夾,她正在和夾子鬥爭時,一隻白凈修長的手突然出現,嫻熟的夾起一塊,放進她盤子里。

「謝謝。」她感激道,可抬起頭時,卻愣住了。

眼前的男人尊貴英俊,竟是昨天餐廳的那個南家公子。

南若白低頭看著眼前的女孩,一身粉白色的裙子襯得她嬌俏動人,小臉精緻卻乾淨,美得讓人很舒服。

呵,怪不得能讓個池司爵那傢伙這麼在意。

南若白嘲諷的想,但臉上依然是儒雅的笑容,「蘇小姐,我們又見面了,昨天沒機會正式介紹自己,我叫南若白。」

蘇悠悠不動聲色的皺了皺眉。

直覺告訴她,眼前的這個男人很危險,所以她只是禮貌的點了點頭,轉頭就想走。

可南若白突然又開口:「蘇小姐,你和池司爵在一起多久了?」

蘇悠悠停下腳步,「你問這幹什麼?」

「沒什麼,我只是好奇,蘇小姐到底知不知道他的真面目。」

蘇悠悠這才轉頭,看見南若白正對著自己微笑,笑容優雅而又無害,儼然一個翩翩貴公子,可她心裡還是止不住微微發毛。

真面目?

難道他知道池司爵是鬼?

她心裡突然有一種不很不舒服的感覺,但她還是沒有打算追問,只是淡淡道:「南公子,如果沒什麼別的事,我先走了,謝謝你的蛋糕。」

這一次,南若白沒有阻止她,只是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嬌小的背影離開。

「少爺。」這時,一個年老管家模樣的人走過來,神色恭敬,「您有什麼打算么?」

「幫我去調查一下這個女孩,特別是她和池司爵的關係,越詳細越好。」

「是。」

南若白的目光依舊追隨著蘇悠悠的背影,看見她走到池司爵身邊,他冷笑一聲。

「池司爵,三年前的事,你忘了,可我還記得。」他喃喃自語一般,眼底滿是怨恨,「我失去的東西,不管過去多久,都一定會要回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0章 真面目

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