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1章 衣服撕裂了

第711章 衣服撕裂了

經歷了那麼多,蘇悠悠已經謹慎了很多。她知道很多人都在暗處希望她和池司爵關係破裂。

畢竟她剛才聽見的只是奶奶的聲音,她不得不懷疑,這是不是有人故意假扮奶奶,故意讓她誤會池司爵。

且忘看著蘇悠悠,「如果你那麼懷疑,那麼就算我說門后是你奶奶,你也不應該輕易相信。因為很可能,我也是有人派來欺騙你的。」

蘇悠悠一愣,但很快搖搖頭,「大師,我相信你。」

其實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百分百的相信且忘。

不是因為他厲害什麼的,只是很單純的一種直覺。

雖然她和且忘不過見了幾次,但她對且忘,就是有一種奇異的熟悉感,無論是和他說話還是什麼,都感覺兩個人彷彿已經認識了很久一般。

且忘聽見蘇悠悠的話,琉璃般的眸子不易察覺的閃爍了一下,然後開口:「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那是你奶奶。」

蘇悠悠一愣,就聽見且忘又說:「但就算那是你奶奶,她說的話,也未必正確。」

蘇悠悠不解的看著且忘,「大師您是什麼意思?」

「活人會被蒙蔽,死人也是一樣。」

蘇悠悠皺眉,努力理解且忘話里的意思,「你的意思是,有人騙了奶奶,讓奶奶以為是池司爵殺了他?」

「我只是說有這個可能。」

蘇悠悠突然懊悔,她剛才應該仔細問問奶奶她其實的過程,可現在她已經不可能再召喚奶奶出來了。

「且忘大師。」無奈之中,她只能又求助且忘大師,「您能不能幫我算算,我奶奶到底是不是池司爵殺的。」

「不可能,池司爵和你奶奶都是死人。我無法算出死人的過去和未來。」

蘇悠悠絕望了,只能獃獃的看著眼前的木門。

「好了。」很快,且忘漠然的聲音再想起,「走吧。」

蘇悠悠點點頭,緩緩起身,可不想站起來的時候身上雪紡襯衫的領子剛好勾到了木門上上的釘子,頓時嘶啦一聲。

「啊。」蘇悠悠驚呼一聲,就看見自己襯衫的領子被撕開了一個口子,她嚇得趕緊捂住自己的襯衫。

且忘聽見蘇悠悠的驚呼聲,轉頭剛想問她怎麼了,可不想抬眼就看見蘇悠悠雪白的鎖骨。

且忘立刻想轉開眼,非禮勿視。

可偏偏,他目光移開的剎那,無意間掃過了蘇悠悠鎖骨上的紅色紋身。

那是池司爵給蘇悠悠留下的紋身,帶著宣誓主權的意味,霸道的侵略女孩的身體,妖冶的紅,映襯的女孩的皮膚愈發的白皙如雪。

可引起且忘注意的,卻不是那個紋身。

而是紋身中的一小點紅。

那一點紅,似乎和紋身其他的紅色都不太一樣,要淡很多,如果仔細看,能隱約看出來,那本來應該是一個梅花的形狀,只是成為了紋身的一部分,所以乍一看看不見。

蘇悠悠此時還在狼狽的拉扯著自己的衣服,因此都沒注意到且忘古怪的神色,直到她的肩膀被人大力的捉住,她抬頭,才看見且忘鐵青的臉色,只聽見他僵著嗓子問:「蘇悠悠,這是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11章 衣服撕裂了

1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