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7章 我要問個清楚

第747章 我要問個清楚

痛……

渾身上下每一處,痛得彷彿都要裂開。

黑暗中,蘇悠悠痛得想要尖叫,卻發現身體無助的連尖叫的力氣都沒有,混沌之中,她感到一隻冰冷的手拂過她的額頭。

溫柔的,略微帶著些許顫抖的撫摸。

耳畔伴隨著一個低沉沙啞的熟悉嗓音——

「蘇悠悠,對不起,只有這樣,才能保住你平安。不要怪我……」

蘇悠悠掙扎的想睜開眼,卻發現眼皮好像有千斤重,根本都睜不開。

她最後絕望了,任由自己在黑暗裡沉淪。

可突然,她身體的疼痛,一點點減輕。

是要死了么?

因為要死了,所以傷口都不疼了?

死了也好吧……

至少不會痛了……

只是她肚子里的孩子……

想到孩子的剎那,蘇悠悠好像突然又有力量湧出來一樣,猛地睜開眼。

「我的孩子!」

蘇悠悠騰地坐起來,看清眼前的景象,卻是突然愣住了。

眼前乾淨整潔的房間,不是她在療養院的房間么?

怎麼回事,她不是死了么,怎麼還在這裡?

她正疑惑,房間門頭突然打開,雲老和南若白匆忙的走進來。

「天哪,丫頭,你總算醒了,真是嚇死我了。」雲老迅速的過來把她的脈搏,嘴裡還絮絮叨叨的,「你那天傷的真的是太重了,我真以為你要熬不下去了,但誰知道你身體上的傷口,突然就自己消失了,你這身體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當了那麼多年鬼醫,從來沒見過你身體這樣的,傷口竟會自己消失。」

蘇悠悠根本都沒有聽進去雲老說了什麼,她也注意到自己身上的傷口全部消失了,可此時此刻,她卻沒心情去向這是怎麼回事,只是焦急的問雲老:「我的孩子呢?」

「孩子沒事。」

「左家人呢?」

「他們已經抓住了秦雲秀的魂魄,離開療養院回左家了,他們說這次秦雲秀傷了你,是他們左家欠你的。」

「陳陳呢?」

「那孩子雖然傷的有點重,但我也已經處理好了,休養一陣子就會好的,你別擔心。」

「那池司爵呢?」蘇悠悠終於問出了她心裡最想問的。

剛才在昏迷的時候,不知道是做夢還是什麼,她覺得她聽見了池司爵的聲音。她以為她醒來能看見池司爵,但是沒有。

雲老突然沉默了。

倒是南若白忍不住開口:「蘇悠悠,你別管那個殭屍了,你別忘了,他之前都那麼對你……」

蘇悠悠的臉色在剎那間慘白,南若白頓時不忍心說下去了。

蘇悠悠苦笑。

她當然記得,池司爵是怎麼對她的。

在秦雲秀瘋了的攻擊他們的時候,他選擇了保護南佳人,而不是保護她。

儘管她是他的妻子,他還是選擇了救南佳人。

儘管她靈力更差,他還是選擇了救南佳人。

儘管她身體比作為殭屍的南佳人脆弱一萬倍,他還是選擇了救南佳人。

那一刻,她真的體會到,什麼叫做撕心裂肺的痛。

可就算如此,她還是想找到池司爵,問他一句為什麼。

於是她掙扎的下床,南若白趕緊拉住她,「蘇悠悠,你去幹嘛?」

「我要去找池司爵。」

她要找她,問個清楚。

「你別去!」南若白想阻止她,可蘇悠悠倔強的一直往外走,最後南若白急了,脫口道,「他守在南佳人的病房內,你去幹嘛!」

蘇悠悠的腳步猛地頓住。

她轉過頭,慘白的小臉上,眼睛瞪得大大的,筆直的看著南若白,「你說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7章 我要問個清楚

18.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