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我看起來是這種人么?

第76章 我看起來是這種人么?

蘇悠悠呆住。

遲浩是鬼醫傳人?她以前怎麼完全不知道?

遲浩立刻進門,看見床上臉色蒼白的蘇悠悠,臉色不由一變。

他迅速的拿出一顆藥丸塞進蘇悠悠嘴裡,蘇悠悠才停止了戰慄,但臉色依舊非常蒼白。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池司爵臉色鐵青。

遲浩臉皮有點發燙,但還是硬著頭皮道:「池少,你剛才……是打算和少夫人行夫妻之事,少夫人才突然發作的吧?」

「是又怎麼樣?」

「是這樣的,少夫人之前被女鬼附身之後,雖然是八字純陰,但身體內還是沉澱了太多寒氣,所以池少你如果和她圓房,她的身體就會吃不消寒氣。」

池司爵的臉色越來越陰沉。

「你的意思是,我最近都不能碰她?」

遲浩嚇得背後出了一層汗,「恐、恐怕是的……要等少夫人好好休息至少一個月……」

「一個月?」池司爵幾乎是低吼出聲,墨眸里滿是危險的光芒。

遲浩腿一軟,努力不讓自己倒下,「為了少夫人的健康著想,的確是如此……」

「我知道了,你走吧。」池司爵一臉陰沉。

遲浩腳底抹油的趕緊離開,生怕池少一個不高興將自己給劈了。

遲浩走後,房間里一片死寂。

蘇悠悠埋在棉被裡,眨巴著黑白分明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池司爵,「你……你還要繼續么?」

池司爵冷冷看著她,「我看起來是這種人么?你都病了還要強迫你?」

你看起來就像是這種人!

蘇悠悠在心裡暗暗吐槽,但聽說池司爵要放過自己,她還是不由鬆了口氣。

特別是一想到接下來一個月都不用被這個男鬼欺負,她甚至忍不住露出一點點欣喜的表情。

果然是好人有好報,她好心幫助了那個女鬼,立刻就有好報了!

看到女孩臉上如釋重負的表情,池司爵不由眸色一沉,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語氣不善。

「怎麼,我不能碰你,讓你那麼高興?」

「沒沒沒,你剛好也藉機好好休息一下嘛……」

「你覺得我需要休息么?」池司爵眉尾挑起,這個表情看起來更加是邪肆英俊的要命。

蘇悠悠覺得自己的臉騰地就紅了,不敢說話。

池司爵冷哼一聲,才鬆開了蘇悠悠額小臉。

這小東西,這幾天他憋的,以後一定會加倍討還回來!

……

第二天,池司爵就帶著蘇悠悠回到了雲島。

一回到城堡,池司爵就立刻前往公司,一秒鐘都沒有在房間里逗留。

蘇悠悠以為他是有什麼重要的是趕著去處理,卻不知道,他只是怕多看她幾眼,就會忍不住將她撲倒吃干抹凈!

不過臨走前,池司爵還是捉住她的手,捏住那個鑽戒,默念了什麼。

「你在幹什麼?」蘇悠悠好奇的問。

「一個簡單的咒語,這樣你如果遇見危險,只要捏住鑽戒,我就能馬上感知到。」

他知道,小傢伙現在的處境很危險,不知道多少鬼怪在暗處伺機想要她的血,所以這樣他才能安心一點。

池司爵走後,蘇悠悠一個人在家,百無聊賴繼續上網找打工的機會想給奶奶交醫藥費,可不想電話突然響了。

她低頭看了眼號碼,臉色突然冷了冷。

是蘇海山。

她不知道蘇家人現在為什麼還會找自己,但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

「喂,悠悠,家裡出事了,你趕緊回來一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章 我看起來是這種人么?

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