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含在嘴裡

第778章 含在嘴裡

「咳咳!」

這時,蘇悠悠頭頂突然傳來池司爵劇烈咳嗽的聲音,蘇悠悠如夢初醒,趕緊從池司爵懷裡掙脫出來,就看見他臉色蒼白,身上的鬼氣飄忽不定。

她立刻反應過來,池司爵是血咒的後遺症又發作了。

「你趕緊休息!」她著急的抓住池司爵,拉著他進房間,「雲老呢?」

這些年池司爵身體不穩定,雲老直接在城堡里住了下來,聽見動靜他立刻出來,看見蘇悠悠,他一下子也呆住了。

「蘇丫頭?你回來了?」

「雲老。」蘇悠悠此時卻是沒心情和雲老敘舊,而是焦急的扶著池司爵,「您快看看池司爵,他狀況很不好!」

雲老這才回過神,趕緊給池司爵把脈,然後神色肅穆。

「他身體拖得太久了,必須徹底治療。」

「怎麼徹底治療?」

「針灸,一共需要三天。」雲老嘆息,「其實三天也不久,可他這幾年到處找你,就是不肯接受治療,所以才拖到了今天。」

蘇悠悠眼神一閃,馬上說:「不能再拖了,現在就進行徹底治療!」

說著,她就想扶著池司爵上樓,可池司爵只是反手拉住了她。

池司爵筆直的看著蘇悠悠,眼底是執著的光,「陪著我。」

蘇悠悠一愣,剛想說什麼,就聽見池司爵又開口——

「你如果不陪著我,我就不接受治療。」

池司爵的墨眸帶著倔強的光,看起來就像一個任性的小孩一樣。

蘇悠悠從來沒看過他這個樣子,有些無奈也有些好笑,可感覺到他身上極不穩定的鬼氣,她也笑不出來了。

她知道池司爵說到做到,只好同意,「好,我留下來陪你治療。」

池司爵的身子這才一松,嘴角勾起一絲弧度。

蘇悠悠和雲老一起將池司爵扶到房間躺下,就開始治療。

所謂徹底治療,就是每過五小時,雲老都需要給池司爵扎一次針,其間池司爵也必須躺著休息,房間里還要熏葯。

雲老給池司爵下針的時候,蘇悠悠原本想出去避免打擾雲老,可池司爵卻是死死抓著她的手不放。

「你留下,不然我不接受治療。」他堅持,跟個小孩一樣耍賴。

蘇悠悠有些頭疼。

五年沒見,怎麼池司爵變得那麼粘人?

「蘇丫頭,你就留下吧。」雲老頭也不抬的說,「不然這小子肯定不老實,我扎完針就出去,你陪著他,確保他好好休息。」

連雲老都那麼說了,蘇悠悠只好留下,坐在床邊,任由池司爵牽著自己的手。

雲老給池司爵扎針,不過瞬間,池司爵精壯的背上就布滿了金針,看起來十分可怖。

可池司爵彷彿感覺不到痛一樣,只是一直拿著蘇悠悠的手把玩。

他冰冷的手指不斷拂過蘇悠悠的手心,冰冷酥麻的感覺傳來,蘇悠悠不由一個激靈,惱怒的看著池司爵。

池司爵也挑眉看她,鬆開嘴,低聲道:「你別掙扎,你動了我也會跟著動,我還在針灸呢。」

蘇悠悠頓時不敢動了,只能任由這男鬼對自己的手胡作非為。

好不容易針灸結束,雲老擦了擦汗,開口:「好了,池司爵你好好休息,我去給你準備薰葯的葯爐。」

說著雲老出去了,房間里只剩下池司爵和蘇悠悠。

雲老剛關上房門,池司爵就一個用力,蘇悠悠一不留神,人就被拉到了床上,被池司爵緊緊抱在懷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8章 含在嘴裡

1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