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9章 終於能入睡了

第779章 終於能入睡了

「你幹嘛!」久違的的冰冷氣息鋪天蓋地而來,將她緊緊包圍,蘇悠悠頓時有點不適應,本能的想要掙扎,可她剛動,就聽見身後的池司爵發出一聲悶哼。

「你輕點。」池司爵低沉沙啞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近在咫尺,「我背上很疼。」

蘇悠悠頓時不敢動了,只能任由池司爵抱著他。

她身後的池司爵,唇角勾起一絲滿意的弧度,更用力的將懷裡柔軟溫暖的人兒給禁錮在懷中。

他低頭,將頭埋進蘇悠悠的秀髮和脖頸之中,滿足的發出一聲輕嘆。

多久沒有這樣將她抱在懷裡了。

整整五年了,每個夜晚,他一個人躺在這張床上,只能聞到床單和枕頭上她殘存的味道,可她的人,已經不再他身邊了。

他瘋了一樣的不允許鄭姐洗床單,因為他剩下的,只有關於她的味道,其它他已無所謂。

五年前她離開后的每天晚上,他只能聞著床上殘存的她的那點氣息,才能睡著。

可日子一天天過去,床上屬於她的味道,終歸越來越淡,最後徹底消失。

從此以後,五年裡,他再也沒睡著過。

殭屍需要的睡眠很少,但也不能不休息。

但這五年,沒了她,池司爵真的沒有再睡著過,一秒都沒有,這也是他身體遲遲沒法恢復的原因之一。

此時此刻,終於又將她抱在懷裡,池司爵那躁動了整整五年的心,終於平復。

「真好。」他嘶啞這嗓子開口,「終於又可以睡覺了。」

聽見他的話,蘇悠悠身子一僵。

他……

這幾年都沒好好睡過么?

片刻后,蘇悠悠感受到身後男人慢慢安靜下來,她咬住唇,眼眶裡的淚水終於落下。

其實不只是池司爵,她又何嘗不是整整五年沒有好好睡過。

每一夜,只要閉上眼,她就會想到他冰冷的懷抱。

她剛離開他的那段日子,幾乎沒睡著過,身體很差,她不得不跟師傅要了安眠香,才能勉強睡著。

可此時,在這熟悉的床上,池司爵如五年前那樣抱著她,她才發現,他的懷抱比任何安眠香都要重要。

她閉上眼,終於放鬆了緊繃的神經,緩緩睡去。

兩人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有人敲門。

池司爵先醒來,支起身子,才發現懷裡的蘇悠悠已經睡著了。

他不由放輕了動作,骨節分明的手指緩緩劃過她的臉頰。

這五年,她瘦了。

看來以後的日子裡,要想辦法將她也養胖一點。

池司爵如此想著,指尖突然劃過她的眼角,驀地頓住。

濕的。

池司爵皺眉。

她哭了?

又哭什麼?

池司爵正思索,突然,門外的人又敲了敲門。

「進來。」池司爵開口,頭都沒抬。

門打開,白月兒嬌小的身影進來,手裡拿著一個巨大的葯爐。

「池少,這是雲老讓我給你的葯爐,我放在哪裡……」白月兒一進門就開口,可池司爵突然抬頭,對她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白月兒一愣,這才低頭,看見床上池司爵懷裡的人。

剎那間,白月兒只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僵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9章 終於能入睡了

1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