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6章 如果我跟你告白

第796章 如果我跟你告白

且忘淡淡的喝了口茶,沒有回答蘇悠悠的問題,只是反問:「你怎麼不問我,為什麼帶小忘過來?」

蘇悠悠一愣。

這也的確是她的一個疑問。

她很少會帶著小忘拋頭露面,理由很簡單,她怕池司爵或者池家人發現小忘的存在。

所以這次的舞會,她自然是沒有帶著小忘。

關於這一點,師傅也是很清楚的,可為什麼師傅要帶著小忘過來舞會?

蘇悠悠的確很擔心小忘,立刻問:「師傅,難道是小忘要發生什麼?」

「嗯。」且忘放下茶杯,應了一聲。

一關係到小忘,蘇悠悠就無法冷靜了,「小忘會發生什麼?」

「確切的,我也算不出。」且忘嘆息,「你也知道,小忘他是鬼胎,對於他的事,我只能算出一半,我算出他有危險,所以想說,如果帶他換一個地方,離開S市,會不會有轉機。」

蘇悠悠忍不住看向卧室里已經熟睡的小忘,更加擔心。

「你別太擔心。」且忘平靜道,「我以前也給小忘算過他的命卦,他是長壽的福命,所以這一次就算有事,應該也只是一個挫折,會好起來的。」

聽師傅那麼說,蘇悠悠才放鬆一點,點頭,「天色也不早了,師傅,我給你安排個房間休息吧。」

蘇悠悠將且忘的房間安排在隔壁,跟他說了晚安,就離開了。

房間里,且忘目送蘇悠悠離開,隨著門關上的剎那,他眼底閃過一絲複雜。

其實,他沒有全部說實話。

送小忘離開S市,的確是因為他算到了小忘最近命中有險。

可他從夢崖寺離開,去左家長住,卻不是因為這個。

是因為,他等待了很久的時刻,似乎終於要來了。

他嘆息一聲,看向窗外的月亮。

整整一百年了啊,整個世界物是人非,似乎唯一不變的,只有這空中明月。

恆久的近乎無情。

……

蘇悠悠離開且忘房間后,並沒有回自己的房間,而是來到花園裡。

她睡不著。

池司爵突如其來的求婚,小忘的危險,一樁樁一件件,都讓她睡不著。

她坐在花園的亭子里,正怔怔發獃,突然感到肩膀上一暖。

她一愣,低頭才發現是有人在她的肩膀上披了一件羊毛披肩。

她抬頭,就看見月光下,南若白溫潤如玉的笑容。

「南若白?」蘇悠悠一呆,「這麼晚了,你還不睡?」

「你不也沒睡。」南若白無比自然的在蘇悠悠身邊坐下。

蘇悠悠一下子有些尷尬。

她和南若白真的算不上朋友,特別是她知道南若白對自己的心思,這讓他們的關係更加尷尬。

沉默了很久,最後還是南若白主動開口:「對了,我都忘了和你道謝,關於阿寒的葯。」

「不客氣,阿寒也是我的朋友。」

氣氛又尷尬下來。

蘇悠悠剛想站起來告辭,可突然,南若白又開口了。

「你和池司爵,真的不可能了么?」

蘇悠悠一愣,抬頭,就發現南若白筆直的看著自己,眼裡好像有著期待的光。

蘇悠悠躲開他的視線,簡略道:「嗯。」

南若白眼裡的光芒更甚,「所以,我現在和你告白,有機會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96章 如果我跟你告白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