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1章 白月兒的冷漠

第821章 白月兒的冷漠

聽見蘇悠悠聲音的剎那,池司爵幾乎都沒有思考,甚至都沒有去詢問蘇悠悠發生了什麼,只是迅速問:「你在哪裡。」

「左家。」

池司爵掛斷電話,馬上朝樓下走去。

白月兒被扔在旁邊,彷彿被拋棄的小狗,不甘心的爬過去拉住池司爵的褲腳,一邊掉眼淚,一般顫抖著開口:「池少,你去哪裡,是不是去找那個女人,你不要……啊!」

池司爵現在一個多餘的眼神都不想給白月兒,直接一腳將她踹開,人就頭也不回的離開。

白月兒光著身子倒在地上,死死捂住被池司爵踢中的肚子,眼淚掉的更加密集。

為什麼……

為什麼池少的眼裡,永遠都只有蘇悠悠那個壞女人,都看不見她……

就在白月兒崩潰難過的時候,一件外套,輕輕的落在她身上。

白月兒眼睛一亮,抬頭脫口道:「池少……」

可出現在她眼前、給她披上外套的,不是池司爵,而是遲浩。

遲浩低頭看著眼前的女孩,狼狽而又不甘,蒼白的小臉上全是淚水。

遲浩眼底閃過一絲心疼,但更多的,是無奈,他痛苦道:「月兒,我跟你說過,不要接近池少,你為什麼不聽我的?」

白月兒被遲浩斥責的臉色一白,但很快,她咬唇抬起頭,冷冷道:「我要做什麼,關你什麼事。」

遲浩一呆,他從沒來想到過乖巧害羞的白月兒,會那麼和自己說話。

而這時,白月兒已經起身了,拉緊身上的衣服,看著遲浩的眼神裡帶著厭惡,「遲大哥,我知道你對我是什麼心思,但我希望你想明白你的身份,你只是池少的助理,請你不要插手池少的感情!」

白月兒曾經對遲浩是很感激,畢竟如果沒有遲浩,她可能都活不過35歲,更不可能認識池少。

可隨著遲浩一次次的警告提醒她不要接近池少,她對遲浩就怨念起來。

她知道遲浩喜歡自己,他這樣警告她,不就是不想讓她和池少在一起么?

說不定池少會這樣冷漠的對待自己,也是因為遲浩對她的情感,想讓著遲浩?

白月兒越想越覺得可能,所以對遲浩越來越覺得厭惡,只覺得對方是自己和池少只見感情發展的最大絆腳石,語氣也不由沖了起來。

遲浩的臉色徹底白了。

他沒想到,自己對白月兒的感情會被這樣直截了當的說出來,甚至還被對方嫌棄。

他心裡疼得好像要撕裂,他想跟白月兒說什麼可白月兒已經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只留給他一個冷漠的背影。

……

左家。

蘇悠悠捏著手機,眼底還有幾分後悔,看向且忘,「師傅,一定要池司爵出手么?」

「解開這個詛咒,需要至少三個人的力量,池司爵是小忘的父親,他應該出手。」且忘淡淡道。

蘇悠悠不再說話。

剛才小忘暈過去之後,且忘馬上意識到不對,給小忘做了全身的檢查。

扯開小忘身上的衣服,他們才看見,小忘的脖子上,竟有一塊黑印。

看到這塊黑印,且忘也終於明白過來池忘到底是怎麼回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1章 白月兒的冷漠

20.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