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2章 恨淡了

第822章 恨淡了

池忘能預言這些死亡,並不是他作為鬼胎的能力,而是那個少年鬼,對他下的一個詛咒。

這個詛咒,能讓池忘看見死亡,如果池忘不出手阻止干擾這些死亡,那就什麼都不會發生。但如果池忘出手干擾了死亡,那就是篡改了天命,會受到反噬。

這是一個特別古老的術法,所以他們都忽略了。

且忘也完全沒想到,看起來那麼平凡的一個少年鬼,竟是一個會術法的鬼,他們調查了一下那個少年鬼的身份,才得知五年前,夢之島的原住少數民族中,死了一個少年巫師,就是這個少年鬼。

這少年活著的時候就擅長詛咒和預言,但不擅長攻擊類的術法,所以幾次和蘇悠悠交手的時候,他完全落於下風,蘇悠悠也完全沒想到,看起來那麼手無縛雞之力的一個少年鬼,竟有這樣詛咒人的本事。

所以,那少年鬼魂飛魄散之前說的話,是對的。

他的確報復了,他給蘇悠悠最寶貝的孩子下了詛咒。

有了這個詛咒,池忘一輩子都會在糾結之中,是眼睜睜的看著身邊的人死掉,還是出手?

一出手,他就會受到反噬。可不出手,他又會受到良心的譴責。

不得不說,這少年鬼的報復,真是有夠狠的。

蘇悠悠不能眼睜睜看著小忘一輩子受這種折磨,所以她要解開池忘身上這少年鬼留下的詛咒。

且忘說,這詛咒不是不能解開,但需要三個人的力量。蘇悠悠如今的力量也算是夠了,加上且忘,還差一個。所以且忘提出來,讓池司爵來幫忙。

且忘的提議合情合理,池司爵鬼力強大,能增強他們的勝算,而且他是池忘的父親,本來就應該出手。

蘇悠悠一開始有點猶豫,但看著昏迷中池忘蒼白的臉色,她還是馬上打電話給了池司爵。

電話里,她什麼都沒說,只是簡單道:「池司爵,我需要你。」

她本來還擔心池司爵會追問,她一時半會在電話也說不清楚,但沒想到,池司爵什麼都沒問,直接掛了電話就來。

半小時后,蘇悠悠打開左家大門,看見門口穿著黑色襯衫的男人,還來不及開口,池司爵就一把將她攬入懷裡。

池司爵的鬼氣迅速的掃過她身上,確認蘇蘇悠悠身上沒有任何的傷,池司爵緊繃的神經才微微放鬆了些許,低聲問:「發生什麼了?」

蘇悠悠一怔,她當然感覺到池司爵剛才在檢查自己。

他是以為自己找他來,是遇見了麻煩,所以他擔心?

蘇悠悠的心裡,流過一絲淡淡的暖意。

整整五年了,她是第一次可以心平氣和的對待池司爵。

因為,她發現她除了誤會池司爵療養院的事之外,也誤會了他關於奶奶的死。

五年前,她對池司爵的恨,是因為療養院他不救她,是因為他殺了奶奶,是因為他想打掉孩子。

可如今,她發現前兩件事都是誤會,這恨,自然也就淡了。

可現在顯然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她簡單將池忘的情況講了,池司爵的臉色也凝重起來。

「我知道,這孩子你不想要。」蘇悠悠淡淡道,「但他畢竟也是你的孩子,都已經生了下來,我希望你能出手救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22章 恨淡了

2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