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0章 無法相信

第830章 無法相信

「蘇悠悠。」

蘇悠悠正疑惑的時候,突然聽見池司爵低沉的聲音從她身後響起,她回頭,才發現池司爵正看著自己。

蘇悠悠情不自禁的就想到了剛才的第一個夢靨,臉色微微一僵。

「蘇悠悠。」這時,池司爵再次開口,直截了當,「你第一個夢靨,是什麼時候的事?」

蘇悠悠看著池司爵,看了好久,她冷笑一聲。

「池司爵,我們都已經從夢靨中出來了,你就不要演戲了。」

「演戲?我演什麼戲了?」池司爵皺眉。

「我第一個夢靨是什麼時候的事,你心裡不是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了。」蘇悠悠的聲音更冷,「你何必問我?」

說完,她根本都不想多看池司爵一眼,起身就走。

可池司爵一把捉住她的手。

「蘇悠悠。」池司爵的聲音此時已經染上了幾分怒火,「你不是說,你相信我么?」

蘇悠悠的背影微微一僵,但很快,她轉過頭,眼神清亮如雪。

「池司爵,謝謝你帶我離開夢靨。但夢靨,只是夢靨。」她的聲音,不帶一絲感情,「夢,終歸要醒來。現實里,你對我做的一切,不會改變。」

在夢裡,池司爵及時出現,救下了絕望的她,所以,她相信他。

可在現實里,五年前的他沒有出現,而她,也沒法相信他。

就在她脫離夢靨的剎那,她的理智也悉數回歸。

池司爵說他沒有要打掉她的孩子,可這是真的么?還是只是池司爵想她回到他身邊的謊言?

只有受過傷的人,才知道給予別人信任,然後信任被踩碎后的那種絕望。

五年前的她毫無保留的相信池司爵,可她的信任被狠狠碾碎,讓她體會了什麼叫做心如死灰。

如今的她,真的不想也不敢再經歷一遍。

當她就是個縮頭烏龜吧,她只是單純的想保護好自己遍體鱗傷的心。所以,她無法再相信池司爵的話。

說完這句,蘇悠悠不再去看池司爵的臉色,甩開他的手,頭也不回的走進船艙。

池司爵站在原地,臉色陰沉的彷彿要滴出墨來,但他還是沒追上去。

他知道,蘇悠悠骨子裡是一個很固執的人,她認定的事不會隨便改變。

她現在不相信他,所以就算他說破嘴皮子,都不會改變。

所以,比起嘴巴上說說,他還不如直接調查清楚當年的真相,將證據放到她面前。

原來,他對五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毫無頭緒。可至少這一次的夢靨,讓他抓到了整個事件的關鍵點。

那就是,遲浩。

池司爵眼神一沉。

接下來的路途,池司爵、蘇悠悠和且忘三個人都是各懷心思,沒有說話。

回到M島的酒店,他們三個人馬上給池忘解開詛咒。

解開詛咒的過程很成功,但池忘因為之前受傷,還處於昏迷中需要休養。

等詛咒解開,池司爵都沒等池忘醒來,就匆匆離開了M島。

見他走得那麼匆忙,蘇悠悠不由露出一絲苦笑。

果然,池司爵不喜歡小忘。

蘇悠悠不知道的是,池司爵匆忙坐飛機回到S市后,直接來到遲浩住的地方。

此時已是凌晨,遲浩本來在睡覺,被門鈴聲吵醒,揉著惺忪的睡眼去開門,可沒想到站在門口的,竟是池司爵。

他頓時愣住,「池少,您怎麼來……」

遲浩的後半句,突然說不下去了。

因為,他被池司爵給掐住了脖子。

池司爵神色冰冷的看著眼前跟了自己那麼多年的特助,聲音冰冷的不帶一絲溫度。

「遲浩,五年前蘇悠悠離開之前,你到底做了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30章 無法相信

2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