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0章

第850章

白月兒這才不甘心的抬起頭,咬著唇,楚楚可憐的看著池司爵:「池少,我幫了你……你能不能答應我——」

「不能。」池司爵幾乎是毫不猶豫的開口,打斷了白月兒的話。

白月兒臉上最後一絲血色褪去,「為什麼……」

「因為,你讓我噁心。」

毫無溫度的一句話,彷彿幾歲了白月兒殘存的最後那點希望,她身子劇烈一顫,直接就跪倒了在地上。

她的小臉慘白,精英的淚珠不斷地往下滑,看起來是那麼的嬌弱無助。

可池司爵還是沒有半點反應。

相反的,只是厭惡的對門外的管家說:「拖出去。」

白月兒甚至再次開口的機會都沒有,就這樣被管家給拖出了門。

而池司爵準備了一下,就打算去鬼街。

雖然不屑白月兒對遲浩的出賣,但他現在還是需要找到遲浩,所以他我準備去鬼街找遲浩。

而與此同時,蘇悠悠坐在沙發里,臉色有些蒼白的看著自家兒子。

「你說,奇怪的聲音……」蘇悠悠咽了口口水,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上去平靜,「那是什麼意思?」

「就是跟電視劇里一樣,女孩好像在哭,但好像又不再哭。」池忘彷彿在努力回想,「還會叫,還會……」

「停!」

池忘還在一臉無辜的說,可蘇悠悠已經聽不下去了,打斷了他,臉色發白。

對於池忘說的一切,她從來都是無條件相信。

所以,她現在真的信了,白月兒和池司爵,真的在書房裡,不清不楚的……發出奇怪的聲音……

她眼底閃過憤怒和心痛。

池司爵什麼意思?

昨天才跟自己告白,說要等她,說要和她在一起,現在就和白月兒搞在一起?

或許是因為經過昨天的告白,蘇悠悠現在心裡已經默認了池司爵和自己的關係,所以此時她真的有一種被背叛一樣的感覺。

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她迅速的朝著樓上的書房走去。

池司爵!

今天,我就要將跟你的界限劃得乾乾淨淨!

如此想著,蘇悠悠來到書房前,咚咚咚的敲門!

池司爵正在準備去鬼街,突然聽見敲門,過去開門,就看見蘇悠悠鐵青的臉色。

他不由一愣,問:「你怎麼……」

可他的問題還沒問出口,蘇悠悠就冰冷的打斷他:「池司爵,你什麼意思?你和白月兒在書房裡……」

蘇悠悠憤怒的質問還沒說完,可突然,她愣住了。

因為她發現,書房裡,根本沒有白月兒的影子,只有池司爵一個人。

剛才白月兒離開的時候,是直接從後門拖走的,所以在大廳的蘇悠悠,並不知道她走了。

蘇悠悠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但很快,她意識到什麼,迅速的轉頭,就發現池忘不知道什麼時候跟著自己上來了,正跟在自己身後,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滿是惡作劇得逞的高興。

看自家兒子這個表情,蘇悠悠哪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池忘!」蘇悠悠難得連名帶姓的叫池忘,「你騙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0章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