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1章 終於回來了

第861章 終於回來了

池司爵只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好像全身都被控制住,根本動彈不得。

黑暗中,他只能聽見蘇悠悠的聲音——

「你醒來懲罰我吧,什麼懲罰我都聽你的,只要你能醒來……不要丟下我……」

在黑暗裡,池司爵不由笑出了聲。

什麼懲罰都行么?

聽見這種話,他怎麼還捨得不醒來。

他掙扎的正想睜開眼,可身子太沉重,彷彿有無法掙脫的鐵索。

直到他突然聽見一個聲音——

低沉中,帶著幾分清冷的。

池司爵馬上認了出來。

是且忘。

他聽見且忘和蘇悠悠在對話,剎那間,他感到一陣怒火。

這小東西,剛才不還說要陪著他么?怎麼轉眼就又和別的男人在說話?

濃郁的怒火從胸前中燃氣,池司爵突然感到身上的禁錮在剎那間解開。

掙扎的睜開眼,他就看見蘇悠悠背對著自己,旁邊是且忘,兩個人在說話。

池司爵不悅,想將這小東西拉到自己懷裡,可偏偏身上提不起半點力氣,他只能抓住近在咫尺的她的手。

雙手相處的瞬間,池司爵愣了一下。

好冷。

蘇悠悠明明是個活人,可此時她的手,卻比他這個死人還冷。

不僅如此,她白皙的手臂上,現在全是紅色的傷痕。

那些傷口顯然根本就沒有好好處理過,彷彿一隻只猙獰的蜈蚣,匍匐在蘇悠悠雪白的皮膚上,觸目驚心。

看見那傷口的剎那,池司爵剛才那點兒醋勁兒都沒了,只是難以置信的看著。

而與此同時,蘇悠悠感到有人抓了自己的手,她轉頭看見是池司爵,眼底閃過狂喜的光,整個人迅速的撲過來,聲音高興的都在顫抖——

「池司爵,你醒了!」

池司爵沒有回答蘇悠悠的話,只是筆直的看著眼前的小臉。

記憶中的蘇悠悠雖然瘦小,但臉頰卻也是飽滿的,可此時,這張臉無比消瘦,大眼睛下是濃重的黑眼圈,臉色更是蒼白的近乎透明。

「蘇悠悠。」池司爵不由皺眉,伸手捧住她的臉,「你怎麼了?還有,你的手是怎麼回事?你……」

池司爵的話根本還沒說完,就突然被蘇悠悠死死抱住,打斷了他接下來的話。

「太好了……」蘇悠悠緊緊抱住池司爵,閉上眼,淚水一顆顆滾下來,「你醒了……太好了……」

太好了。

池司爵醒了。

她犯下的錯誤終歸是沒有釀成最大的遺憾,他們又可以在一起了。

這一次,她一定會好好相信他,好好守衛這段感情,絕不會再讓任何人拆散他們。

「蘇悠悠……」池司爵一怔,他很少看見蘇悠悠情緒這樣激動的樣子,一下子也有些沒反應過來。

這時,一旁的且忘,神色淡淡的開口了。

「她這幾天為了照顧你一直沒有睡覺,也怎麼沒有吃,而且為了讓你吊住一口氣,還用了大量自己的血。」

且忘算是結束了蘇悠悠臉色那麼差和手上傷口的原因。

池司爵聽了,先是一怔,但很快他帶著幾分怒火的抱緊懷裡的人,咬牙切齒,「蘇悠悠你是瘋了么?竟還用你自己的血!」

可他懷裡的人卻沒回答。

池司爵一愣,低頭,這才發現他懷裡的蘇悠悠,竟不知何時睡了過去,蜷縮在他懷裡,呼吸平穩。

池司爵馬上反應過來。

蘇悠悠是太累了,隨著他醒來,她那根緊繃的神經終於鬆開,竟直接就睡了過去。

看著眼前蘇悠悠蒼白的小臉,唇角噙著的那一絲如釋重負的笑容,池司爵忍不住,更用力的將她抱到懷裡。

那麼用力的,幾乎想將她給融到骨頭裡。

無論如何,都太好了。

她,終於徹底回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61章 終於回來了

2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