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我就是你說的野男人

第9章 我就是你說的野男人

蘇悠悠?

和池少?

這是什麼情況!

陸遠霄雙手緊緊握拳,心裡頭翻江倒海。

蘇悠悠……竟然和池司爵在一起?

他們是什麼時候開始的?池司爵是不是就是他之前看見的照片里的男人?

他感覺有胸口一團火在心裡頭燒,看著蘇悠悠躺在池司爵懷裡,他只覺得說不出的刺眼!

而一旁的蘇憐兒,眼底的不甘,更是要噴出火來!

她簡直不敢相信,蘇悠悠這個小雜種,竟勾搭上了池司爵!

蘇悠悠算個什麼東西?從小到大,給她提鞋都不配,可現在竟和池司爵在一起?那高高在上的池司爵?

這感覺,簡直就跟自家門口乞討的乞丐,突然丟了一大把金子在自己臉上一樣,讓人難堪的厲害!

她氣得發了狂,頓時也顧不得現在還是自己的婚禮了,只是沖著池司爵的背影尖叫道:「池少,你可千萬別被蘇悠悠這個小賤人騙了!」

全場一下子變得死寂,所有人都看向蘇憐兒。

只有池司爵的腳步,絲毫沒有停頓。

蘇憐兒繼續喊:「她昨天和外面的野男人不知道糾纏了多久,渾身都是被人糟蹋了的痕迹!她根本就是個不要臉的盪*婦!池少你要擦亮眼啊!」

池司爵的腳步,這時才終於停了下來。

整個宴會廳內,頓時一片死寂。

「野男人?」他微微側首,露出俊美非凡的側顏,聲音宛若寒冰。

「對!」蘇憐兒以為他信了自己的話,激動的眼睛冒光,「不信您自己檢查檢查,她渾身上下都是那種骯髒的痕迹,簡直就是不要臉到了極點!」

全場的人倒抽冷氣,不敢說話,都緊張的看向池司爵。

池司爵卻沒有答話。

「不用檢查。」不知過了多久,他才緩緩開口,聲音冰冷,「因為我,就是你說的那個野男人。」

池司爵語調平穩,可說出來的話,卻是讓全場人驚駭到了極點!

蘇憐兒最先反應過來,俏臉一白,「什麼?難道說昨天晚上……蘇悠悠是和您……」

一旁的邱淑雲直接一個站不穩,如果不是蘇海山扶著,恐怕直接就已經摔倒地上了!

蘇悠悠,他們蘇家人最看不起的那個養女,竟真的傍上了池司爵?

「哎喲,悠悠可真是好福氣啊!竟然和池少在一起,這看真是我們蘇家祖上有光!」

「就是就是,我從小就和二嬸子說,我們家裡悠悠長得是最有福氣的,你瞧瞧,給我說中了吧!」

「悠悠,以後談了戀愛,可別忘了家裡人啊,要知道小時候二姨可是送過你好多小玩具的!」

蘇家都是生意人,見風使舵的能力向來是一等一的,上一秒還之中蘇悠悠的鼻子罵,此時親熱的卻跟真的血緣至親一樣,熱情的過分。

蘇悠悠在男人冰冷的懷抱里垂下眼,不想去看這些人醜惡的嘴臉。

「帶我走。」她低聲道,手不由自主的捏住了男人胸前的襯衫,宛若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離開這裡……」

池司爵垂眸看了她一眼,沒有言語,只是大步離開了喧鬧的宴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章 我就是你說的野男人

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