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啪啪打臉!

第90章 啪啪打臉!

全場人的目光都落在蘇悠悠身上。

更確切的說,是她身邊的男人身上。

南若白穿著一件裁剪精緻的白色西裝,彷彿漫畫走出來的白馬王子,手裡拿著手帕,正仔細的為蘇悠悠擦臉上的香檳。

全場無數人不由倒抽一口冷氣。

這小姑娘是什麼來頭,竟能讓南公子親自給她擦臉?

陳曼曼濃妝艷抹的臉在剎那間扭曲起來。

這是怎麼回事!

她費盡心機一晚上都沒有搭上話的南公子,怎麼會在給這個賤丫頭擦臉!

蘇悠悠看見南若白的剎那,眼神閃過一絲警惕,倒退一步,躲開了他的手,「我沒事,一點酒而已,謝謝南公子的好意。」

她還記得池司爵的警告,要離這個南若白遠一點。

南若白也不強求,只是微笑的遞上自己的手帕。

蘇悠悠遲疑了一下,還是接過手帕,自己擦臉,「謝謝。」

南若白的目光落在她舉起的手腕上,眼底突然閃過一絲詫異。

「蘇小姐,這是你的手鐲么?」

蘇悠悠一愣,意識到他說的是自己手上的玉鐲,「是的,有什麼問題么?」

南若白看著玉鐲,神色突然古怪起來,「這個玉鐲的這一塊破損,是一直都在的?」

他一說,蘇悠悠才想起來,奶奶給她的這個玉鐲的確有一塊白色的裂痕,很顯眼,一眼就能讓人把這個玉鐲和別的玉鐲區分開來。

「是的。」

南若白的表情更加微妙。

蘇悠悠心裡奇怪,南若白這麼在意她的玉鐲幹什麼?

但她還是決定不要追問,只是看向陳曼曼,「曼曼姐,麻煩你回去拍戲。」

陳曼曼氣得腦袋幾乎都要冒煙,可南若白在這裡她也不好發作,只能擠出笑容,「你沒看見我正在參加宴會么?拍戲的事明天再說。」

蘇悠悠蹙眉,剛想說什麼,可不想旁邊的南若白淡淡開口了。

「我記得這場宴會我並沒有請陳小姐。」

陳曼曼臉色一白,笑得更加僵硬,「這個……我是仰慕南公子,所以特地來……」

「那便不必了。」南若白露出一絲笑容,淡漠疏離,「萍水相逢,陳小姐還是專心拍戲吧。」

直截了當的一句話,簡直宛若一個巴掌,啪的一聲打在陳曼曼的臉上,好疼!

四周的男男女女,都忍不住捂著嘴笑。這陳曼曼,真的是太丟臉了!

陳曼曼臉色慘白,但還是努力露出淡定的樣子,扯起嘴角,「南公子說的也是,那我就先去拍戲了。」

說著,她故作鎮定的要離開。

「等一下。」可南若白突然叫住了她。

陳曼曼的眼底閃過一絲希望,欣喜的轉過頭。

南公子叫住了她,難道說……

「陳小姐能把我的酒杯還給我么?」南若白低頭看著她的手,微微一笑。

陳曼曼臉色一白,這才發現自己走的太著急,甚至都忘了將手裡的香檳杯給放下。

她愈發的狼狽,匆忙的將杯子給放下,在四周的哄堂大笑中倉皇而走。

南若白似笑非笑的看著陳曼曼的背影,然後又看向蘇悠悠,「蘇小姐,你衣服髒了,我這裡有乾淨的衣服,要不要換了再走?」

蘇悠悠看著眼前的男人,他雖然在笑,但不知道為什麼眼神完全是冰冷的,毫無笑意。

「不用了。」她神色防備,「我也得趕緊回劇組了,謝謝你的手帕。」

說著,她將手帕還給他,頭也不回的離開。

南若白看著她嬌小纖細的背影,神色若有所思。

「德叔。」他驀地開口,老管家立刻出現,「你上次打聽過,她的家鄉在哪裡來著?」

「在P鎮。」

「果然如此。」南若白喃喃自語,嘴角噙著冰冷的笑容,「看來這一次,是老天都在幫我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0章 啪啪打臉!

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