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4章 作為朋友

第914章 作為朋友

「別想太多。」池司爵似乎知道了蘇悠悠在想什麼,冰冷的手覆上她的眼睛,逼迫著她閉上眼,讓她不要再胡思亂想,「好好休息,都過去了。」

聽見池司爵低沉的嗓音,蘇悠悠輕輕點點頭。

的確,雖然醒過來了,但不知道為何說呢么,身子有一股極度的疲憊感,池司爵覆著她的眼睛,她竟真的不知不覺睡了過去。

蘇悠悠睡著后,池司爵起身,冷冷對南若寒道:「我去找鬼醫來給蘇悠悠看看,你在這裡看著她。」

南若寒嘴角諷刺的微微揚起,「哦?你都不擔心我和悠悠單獨在一起。」

池司爵此時已經走到門口,聽見南若寒這般挑釁的話語,他突然挑起了眉,冷笑,「就你,還不值得我擔心。」

丟下這句,池司爵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房間。

南若寒坐在輪椅上,手緊緊握拳,青筋都已經暴起。

池司爵剛才的那番話,是那樣的不屑。

但他說的沒錯,他有什麼需要將他放在眼裡的?

他是蘇悠悠的丈夫,是蘇悠悠孩子的父親,是池家的池少,還是鬼力非凡的殭屍。

可他南若寒呢?

一個南家的次子,還是一個輪椅上的廢物。池司爵幹嘛要將他放在眼裡。

南若寒的手更加握拳,身子都止不住顫抖起來。

……

蘇悠悠睡得很淺,才過去半個小時不到,她就驚醒過來。

醒來后,蘇悠悠看見病房內里只有南若寒一個人,池司爵不見了。

她支撐著身子起來,問:「池司爵呢?」

「他去找鬼醫了,說還是不放心你的身體。」南若寒坐在輪椅上,看著蘇悠悠眼神閃爍,「悠悠,你還好吧?」

「沒事。」蘇悠悠有點擔心的看著南若寒的臉頰,那邊是紅腫的,在他清秀蒼白的臉上顯得格外突兀,很顯然是被池司爵所打的,「倒是你,池司爵沒為難你吧?」

「沒有。」南若寒笑得很淡,但眼裡卻有一絲冷意。

想到池司爵離開前所說的話,南若寒覺得,他寧可池司爵為難他,至少還代表他將他當成一個對手。

可事實是,他根本不將他放在眼裡。

「那就好。」蘇悠悠鬆了口氣,「我醒過來之前,聽見你們對話,我還以為他會為難你。」

南若寒一愣,「你昏迷的時候聽見我們說話了?」

「嗯。聽見一點。」

「那你聽見他說照片的事了么?」

蘇悠悠一愣,但還是點頭,「聽見了。」

「那你和他一樣,懷疑我么?」南若寒突然筆直的看著蘇悠悠。

蘇悠悠一哽,突然不知道說什麼。

片刻后,她反問:「那阿寒,我問你,池司爵的懷疑是對的么?你真的是故意讓記者拍到那種照片么?」

說這話時,蘇悠悠筆直的看著南若寒。

她知道,隨著年齡的增長,男人女人之間,很難有小時候那樣純粹的感情了。

但她還是希望,阿寒能將她當做朋友就好。如果他抱著其他心思,或者故意想要破壞她和池司爵,她只能放棄這段友誼。

南若寒的眼神不易察覺的閃爍了了一下,但很快,他微笑,回答。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4章 作為朋友

2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