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6章 眼淚

第926章 眼淚

且忘坐在床上,輕輕搖搖了頭。

蘇悠悠的心,頓時沉到了谷底。

他們的計劃,還是失敗了,小忘的能力,沒有被封印。

她努力忽略腦袋裡好像刀割一樣的疼痛,不甘心的問:「是因為我剛才打擾到師傅你了么?要不要再試一次?」

「不用試。」且忘淡淡的嘆了口氣,「不是你打擾了我,是池忘的這股力量太霸道,太零散,根本不可能封印。」

這時候,蘇悠悠腦袋裡的疼痛終於有一點點消失,她臉色蒼白,「不能封印?那我們該怎麼辦?」

「既然不能封印,那就只能讓小忘學會操控這股力量了。」且忘從床邊站起來,神色依舊很平靜。

蘇悠悠一愣,「師傅,難道你會意形術?」

「我不會,但我有一個朋友會。」且忘的臉色此時看起來也有幾分蒼白,顯然剛才他的確是用盡了全力,他摁住眉心,一臉倦色道,「她叫林梅,是東北林家的第八十四代家主,他們林家一直就是以意形術聞名。」

蘇悠悠一呆。

等等,東北林家,不就是之前哥哥跟自己說的,那個以意形術為傳承的家族么?

因為意形術講究天賦,天賦這東西也是會帶遺傳的,東北林家就是因為基因的緣故,出過不少意形術方面的天才。

可哥哥不是說,林家已經滅門了么?

她直接說出自己的疑惑:「我以為,林家在一百年前已經被滅門了。」

「大家的確都以為林家滅門了,但其實,他們最後一任家主還活著。就是林梅。」

「最後一任家主……」蘇悠悠突然反應過來什麼,眼睛瞪圓,「所以,這個林梅也已經一百多歲了?」

「不錯。」且忘神色淡淡。

蘇悠悠還在震驚,她以為像且忘這種靈力強大到可以超越生老病死的人世界上只有一個,但沒想到,藏龍卧虎,這世間還有那麼多高手。

但同時她又覺得奇怪,如果師傅早就認識那麼一個朋友,為什麼不一開始就告訴他們,讓池忘跟著林梅去學習意形術,而是等到封印池忘的能力失敗后才提出來?

不過她也沒問且忘這個問題,只是按照且忘的吩咐,開始準備出發。

且忘需要回左家收拾行李,蘇悠悠起身送師傅出門,可就在打開門且忘和他擦身而過的時候,她的目光無意間掃過了且忘清俊的臉頰。

突然間,蘇悠悠愣住了。

因為她看見,師傅的臉上,有淡淡的一道淚痕。

師傅……哭了?

蘇悠悠認識且忘那麼久,別說哭了,她根本都沒怎麼看見過且忘這張冰山面癱臉有過什麼劇烈的表情。

可現在,師傅竟然哭了?

她當然不會覺得師傅是因為池忘的事哭,那麼,難道是因為剛才的夢?

因為夢裡的那個女人?

蘇悠悠突然忍不住對出現在師傅夢裡的那個女人更加好奇。

「蘇悠悠。」

蘇悠悠正出神,就聽見池司爵喊了自己的名字,只聽見他說:「你在這裡看著小忘,我送且忘出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26章 眼淚

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