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4章 只是夢吧

第934章 只是夢吧

池司爵知道,在夢裡,蘇悠悠完全是站在阿離的角度感受這一切的,而阿離很顯然是且忘的女人。

所以,池司爵在擔心蘇悠悠為什麼會做這個夢的同時,也覺得很不爽。

他的女人,憑什麼要站在且忘的女人角度去感受且忘的好?

「當然沒有。」蘇悠悠眨巴眨巴眼睛,「我在夢裡什麼行為都不受控制,特別沒有代入感。」

「那就好。」池司爵的墨眸微微眯起,透出危險的光來,「如果你以後再做這種夢,夢裡且忘敢對你做什麼的話,你要馬上醒來,聽到沒有?」

「啊?」蘇悠悠腦袋還有些沉沉的,一下子沒反應過來,「做什麼?」

池司爵眸里危險的光芒更甚,不由分說直接堵住了蘇悠悠的唇。

「比如,這種。」

蘇悠悠這才反應過來池司爵在說什麼,臉蛋兒不由發燙。

不用池司爵說,她光是想想如果在夢裡和師傅有什麼親昵的舉動,她都會覺得很尷尬好么?

因為在她心中,師傅一直是清冷到謫仙一樣的人,屬於只可以遠遠看著,靠近都會覺得好像有點褻瀆了師傅。

不過……

蘇悠悠突然想到什麼,露出疑惑的表情。

說起來,她夢裡的那個師傅,和真實的師傅的形象真的差的蠻大的。師傅是清冷孤傲的,但夢裡的那個人,卻狂傲不羈,完全不像師傅。

果然,這只是一個夢吧。

應該只是她昨天看見小忘將師傅夢裡的女孩給實體化,覺得太震撼了,所以才做了一個關於師傅和那個女孩的夢。然後剛好帶入的,就是海妖幻境那一次看到的軍人少年的模樣。

不過……

海妖那段記憶,又到底是怎麼回事?

蘇悠悠想著這個問題,忍不住想出神,池司爵敏銳的捕捉到她的走神,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他再次捏住蘇悠悠的下巴,臉色不善道:「蘇悠悠,你在想什麼?在想且忘?」

蘇悠悠明明也沒想什麼過分的東西,可此時還是有一種好像被抓包了一樣的感覺,為了平息池司爵的怒火,她只好抬起頭,在池司爵的薄唇上輕輕啄了一口。

「我沒想什麼,真的。」她眨巴著眼,語氣也軟軟的,「你別生氣了。」

池司爵感到嘴唇上突然軟了一下,原本肚子里的怒火,剎那間就沒了。

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火。

黑暗中,他的墨眸愈發的幽暗,看著蘇悠悠,他低聲道:「你別亂親我。」

蘇悠悠一下子愣住了,以為池司爵是還在生自己的氣,忍不住有幾分委屈:「你還生氣?」

「不是。」池司爵的聲音不由自主的啞了下來。

「那是為什麼?」蘇悠悠有幾分莫名其妙起來。

池司爵沒有回答,只是狠狠的又親了蘇悠悠一口,低聲說:「我可以親你,你可以親我。」

蘇悠悠這下子是真的呆住了。

池司爵這是什麼奇怪的邏輯?

看出蘇悠悠眼底的疑惑,池司爵嘆了口氣,生生的壓住自己體內的燥熱,「你親我,我怕我忍不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4章 只是夢吧

2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