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奇怪的孩子

第95章 奇怪的孩子

蘇悠悠一回到房間,就被一起住的化妝師給纏住了。

「悠悠呀,你和池少到底什麼關係?他對你好好哦!」

「就是朋友……真的就是朋友……」蘇悠悠尷尬地說著,這時候門鈴響了,她趕緊起來,「我去看看誰來了。」

說著她倉皇的跑到門邊,打開門,卻愣住了。

門口站著一個萌萌的小男孩,正抬眼一臉無辜的看向自己。

「你就是蘇悠悠么?」小男孩開口問道,聲音脆生生的。

蘇悠悠有點被萌到,蹲下身子,「小朋友,你為什麼要來按我的門鈴啊,你的爸爸媽媽呢?」

小男孩沒有回答蘇悠悠的問題,只是用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的看著她。

不知道為什麼,蘇悠悠突然覺得心裡有點毛毛的。

「小姐姐,你為什麼要惹我媽媽生氣?」突然,小男孩又開口問,聲音軟糯,「你知不知道,惹火了媽媽,只能由我來教訓你。」

蘇悠悠一愣。

「你媽媽?你媽媽是誰?我不認識你媽媽啊。」

小男孩依舊沒有說話,只是盯著她。

她被看得直發憷,只好拉起小男孩的手,「小弟弟,我真的不認識你媽媽是誰,你告訴我她的名字,我帶你去找……」

她的話還沒說完,突然臉色一白。

因為她摸到了小男孩的手,冰冰冷的,跟池司爵一樣。

她心裡咯噔一聲。

她不會那麼倒霉,又碰見鬼了吧?

「悠悠,誰敲門啊?」這時,身後傳來化妝師姐姐的聲音,她走過來,看到門口的小男孩,也是一愣,「好可愛的小男孩,哪裡來的啊?」

蘇悠悠懸著的心,這才猛地放下來。

化妝師姐姐也看得見這個小男孩,所以說這個男孩應該不是鬼吧?

她剛想繼續問小男孩的媽媽,可小男孩突然抽出手,轉頭就朝著走廊頭跑走了。

「好奇怪的小孩子。」蘇悠悠自言自語了一句,但也沒有放在心上,就走回房間。

化妝師姐姐又八卦了好久,最後發現從蘇悠悠嘴裡撬不出什麼,只好去睡了,蘇悠悠拿著睡衣去洗澡。

可她剛到浴室,就突然聽見一個低沉的嗓音——

「你又瘦了。」

蘇悠悠嚇得心跳幾乎都要停止,猛地轉過頭,就看見池司爵站在她身後,隨意的靠在牆上,卻依舊是英俊的要命。

「你……」她嚇得話都說不利索了,「你什麼時候進來的?」

「跟著你一起進來的。」池司爵無比自然的環住她的細腰,低聲道。

蘇悠悠躲避著那不安分的冰手,慌亂道:「可你的房間不是在頂層的總統套房么?你來這裡幹嘛……」

「自然是找你履行下午的承諾。」池司爵低頭含住她的耳垂,「你下午可是答應我,任何要求都要答應我。」

耳垂的酥麻傳來,蘇悠悠一個激靈。

她差點都忘了,她下午答應了這個男鬼的不平等條約。

「你……你要我怎麼樣……」她有些害怕的看著池司爵。

「你說呢。」池司爵輕笑一聲,語氣邪魅。

蘇悠悠一個激靈,正想閃躲,可這時,門外突然傳來同屋女生的聲音——

「悠悠,你在裡面幹嘛?我怎麼好像聽見說話聲?」

蘇悠悠嚇了一跳,趕緊打開旁邊的水龍頭,遮掩道:「沒事沒事……我就是剛才自言自語……」

「好,那我先睡了啊,你也早點休息。」

「好的。」蘇悠悠還來不及鬆口氣,池司爵就突然抱住她,她身子一輕,人就坐到了洗手台上,唇也被狠狠堵住。

冰冷的索取從四面八方而來。

蘇悠悠手死死抓著水池的邊沿,貝齒緊緊咬牙,生怕自己發出一點點聲音讓外面的化妝師姐姐聽見。

蘇悠悠正努力忍耐著,可突然——

一陣暈眩感傳來,她眼前一黑,失去了直覺……

「蘇悠悠!喂!你怎麼了!你別嚇我!」

池司爵焦急的聲音響起,可蘇悠悠已經無法回答,整個人墮入一片黑暗。

……

「嘻嘻嘻……嘻嘻嘻……」

黑暗中,蘇悠悠突然聽見一個小孩的笑聲,清脆悅耳。

她皺眉。

這是哪裡?

哪來的孩子?

她掙扎的睜開沉重的眼皮,入眼的是精緻的水晶吊燈,她眨了眨眼睛,就看見遲浩關切的臉探過來。

「少夫人,你沒事吧?」

她掙扎的起身,才發現她的手被緊緊地握住,抬頭,是池司爵緊繃的俊龐。

「我昏過去了?」她有一些懵,「是我之前沾染上的鬼氣沒散開么?」

遲浩的表情也有幾分疑惑,「按理說之前的鬼氣已經散開了,但我剛才查你的脈搏,好像又有新的鬼氣。」

新的鬼氣?

蘇悠悠一愣,就聽見遲浩又問:「少夫人,你最近有遇見什麼奇怪的事么?」

她蹙眉想了好久,突然想起什麼,「我剛才昏過去的時候,好像聽見了一個小孩子的笑聲,這算不算奇怪?」

她感到池司爵握著她的手驟然用力,遲浩也是變了臉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章 奇怪的孩子

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