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5章 他是故意的

第955章 他是故意的

這下子換蘇悠悠愣住了。

她微微皺眉,「小嚴是故意的?什麼意思?」

「因為很多時候,我覺得那些意外真的太巧合了。比如剛才的車,明明是紅燈,明明那車就要來了,可小嚴突然就衝上去了……」孟雅欣的臉色越來越白,「我在新聞上有看到過,有一些孩子,會通過自我傷害的方式,來奪取父母的注意……小嚴從小是我一個人帶大的,我工作忙,平時都沒有空管他,只有他生病的時候,我才不得不陪著他……」

蘇悠悠有些明白過來,有些孩子從小缺少父母關注,的確會通過叛逆或者自我傷害來博取父母和旁人的注意,這種心理病症她以前也聽說過。

再聯想之前,她在車上說到小嚴總是受傷時,小嚴古怪的表情,她也不得不肯定了孟雅欣的猜測。

「我會讓慈善基金的人,給小嚴找個心理輔導師。」蘇悠悠微微嘆氣一聲,「這樣總比他一直受傷好。」

孟雅欣含淚點頭,「左小姐,真的謝謝你。」

「不客氣。」

蘇悠悠和池司爵也沒多逗留,很快就離開了醫院。

在車上坐定,池司爵才驀地開口:「你覺不覺得,那個媽媽有些奇怪?」

蘇悠悠一愣,「有什麼奇怪?」

「太虛弱了。」池司爵皺眉,「不是身體差的虛弱,是靈魂虛弱,好像被一直吸取能量一樣。」

蘇悠悠一愣,她倒是沒注意到這點,沒想到池司爵這次倒那麼細心。

「可能是情緒太不穩定傷害到靈魂了吧,畢竟如果小忘天天受傷,我也會精神扛不住的。」她隨口答道,但突然想到什麼,微微眯起眼,看著池司爵,「池司爵,難道看到你那麼關心一個女人?」

池司爵垂眸,看著眼前小東西眯起的眼睛,他失聲啞笑,伸手揉了揉她柔軟的髮絲,「吃醋了?」

「沒有。」

蘇悠悠伸手想打掉池司爵的手,可池司爵的手已經迅速順著她臉頰劃下捏住她下巴,冰冷的唇精準的覆上來,輕啄一口,緊接著他輕笑著開口,聲音帶著幾分啞,「多吃吃醋,我喜歡。」

蘇悠悠強忍住翻白眼的衝動,讓人趕緊開車回雲島。

第二天,慈善活動還有一個後續的簽約,池司爵本來也想跟著蘇悠悠一起去,但被蘇悠悠阻止了。

「你今天不是有個很重要會議么?」蘇悠悠想起早上遲浩的彙報,「你不能為了按著我,自己的工作都不顧了。」

池司爵沉吟片刻才開口:「這個慈善捐助,是你最後一個工作了?」

「嗯。」蘇悠悠點頭,為了更好的陪小忘,她已經將左氏企業的工作交給了信得過的人,這個慈善基金是她親自需要處理的最後一件工作,從明天開始她就不用去左氏企業上班了。

「那從明天開始,我帶著你去公司。」池司爵定定的看著蘇悠悠,「今天,是我最後一天放你一個人。」

蘇悠悠一怔,池司爵竟然要帶著她上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55章 他是故意的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