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9章 傷害他的人

第969章 傷害他的人

姜院長也有些慌張,為難地開口:「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今天大家在課外活動,他突然就從滑梯上掉下來了,這個滑梯是新買的,質量絕對沒問題,上面也沒別人,只有他一個人,所以……」

接下來的話,姜院長沒說下去,但話里意思再明顯不夠了。

她想說,應該是小嚴自己太不小心摔下來的,和福利院沒什麼關係。

蘇悠悠臉色還是很冷,抓住小嚴的胳膊,他的胳膊和嘴角一樣,也有淤青,但看胳膊上淤青的顏色,很顯然不是今天才受傷的,應該已經有幾天了,「那這個呢?這個你怎麼解釋?這個總不是今天弄傷的吧?」

姜院長顯然沒想到蘇悠悠眼睛那麼尖,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只好如實說:「其實……這不是小嚴第一次受傷了,他從到我們福利院就一直在受傷,比如一個人午睡,也從床上滾下來,還一直摔跤,或者被書架砸中。」

蘇悠悠低頭看著小嚴,他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顏色都不一樣,不難想象他這幾天到底磕磕碰碰多少。

蘇悠悠忍不住皺眉。

太奇怪了。

她原來已經以為,小嚴一直受傷,是因為孟雅欣故意虐待他來引起別人的同情。

可現在,孟雅欣都已經不再他身邊了,他為什麼還是一直受傷?

蘇悠悠心裡覺得奇怪,就對姜院長說:「您先出去一下吧,我有話想和孩子單獨說說。」

姜院長趕緊就出去了,蘇悠悠在小嚴面前蹲下身子,認真問:「小嚴,這些傷口,是你自己弄的么?」

這是蘇悠悠唯一能想到的解釋。

可能小嚴的媽媽一樣,也喜歡通過傷害自己來引起別人的注意。

這種自我傷害的傾向,可能是孟雅欣故意教給他的,也可能是一種潛移默化的影響。

可小嚴搖了搖頭。

蘇悠悠皺眉,以為是孩子不想承認,於是稍微動用了一點讀心術。

可讓她吃驚的是,通過讀心術,她也沒有看出來小嚴有撒謊的意思,她只是感受到一股非常強烈的情緒——

是恐懼。

小嚴的情緒帶著非常濃重的恐懼。

蘇悠悠不由皺眉,他到底在恐懼什麼?

「小嚴,你在怕什麼?」她直接了當的問。

可小嚴真的是一個很沉默寡言的孩子,只是咬著唇,什麼都不說。

蘇悠悠只能繼續循循善誘,「你是不是在害怕傷害你的媽媽?放心,你媽媽已經不會傷害你了。」

這話,才終於讓小嚴有了點反應。

他突然開始不斷的搖頭,眼眶都紅了,小聲說:「不是媽媽傷害我的。我也沒有在怕媽媽。」

蘇悠悠一愣,「那你在怕什麼?」

小嚴咬著唇沒說話。

這時候,旁邊一直靠著牆沒有說話的池司爵,突然開口:「他在害怕那個傷害他的東西。」

很顯然,池司爵的讀心術比蘇悠悠厲害,所以讀出了小嚴恐懼更深層次的心理。

蘇悠悠一愣,馬上看向小嚴,問:「是這樣么?」

這一次,小嚴終於點點頭,眼底的恐懼更甚。

蘇悠悠繼續問:「那你告訴我,那個傷害你的人,到底是誰?」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總裁鬼夫,別寵我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總裁鬼夫,別寵我 總裁鬼夫,別寵我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9章 傷害他的人

2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