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第一百七十四章 背叛

第八章第一百七十四章 背叛

群懦夫!,回到自只竄邸的孔坤博怒與沖沖地把一一化咐砸到了地上。

瀝國的宰相孔坤博原本權傾朝野,可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只不過現在他幾乎已經到了窮途末路的境地。

濱國的大軍源源不斷地涌了進來,原本就就已經千瘡百孔的瀝國根本沒有對抗的可能。

就在瀝國風雨飄搖的時候,濱國勸降的使者來到了瀝國的都城閑城。濱國開出的條件十分優厚:瀝國的皇帝退個之後,瀝國的官員願意效力的充實進濱國的朝宴。想走的也決不為難。瀝國的世家只要不反抗,濱國也將承諾保證他們的財產和安全。

得知濱國沒有發戰爭財的打算之後,瀝國的官員全都鬆了一口氣,心思活絡了起來。畢竟濱國的皇帝娶了四公主之後,接受後繼無人的瀝國也是名正言順吧?

至於瀝國要帝的想法?他在大病一場之後,被連續不斷地壞消息擊倒了,整日昏昏沉沉無法理事,誰管他的想法?

只是其他人可以投降,只有孔坤博無法走這條路的:瀝國是以清君側的名義起兵的,而瀝國皇帝身邊的奸臣自然就是他孔坤博了。

就算濱國答應放他一馬,已經投靠了濱國的袁臣一系的將領也不會給他好果子吃。

等到孔坤博把客廳里的飾物砸了個七七八八,他才算冷靜了些。看到自己的侄子孔治站在門口,他連忙問道:「老夫讓你去收攏附近的地方軍,現在有多少到閑城裏來了?」

孔治猶豫了一下,尷尬地回答道:「侄兒正是來報告此事,到今天下午為止,一共有兩千士兵到達了閏城

孔坤博大聲問道:「兩千?其他的部隊到哪去了?!」

「其他部隊大都已經逃跑了,其他剩下的也不肯服從侄兒的調動。」其實孔治也想跑了,就是怕被孔坤博牽連,濱國不肯放過他。

孔坤博的怒火上竄到了一個新高度!看看周圍已經被自己砸乾淨了。他扯下身上的玉佩就扔了過去,口中怒罵道:「廢物!我提拔你是讓你吃白食的嗎?他們不肯來,你不會逼他們來嗎?要是多了一兩萬軍隊還有守住閏城的機會,現在怎麼辦?附近的地方將領都是老夫親手提拔起來的!這幫忘恩負義的小人!」

就算能守住閏城一時,難道還能守一輩子嗎?誰都知道瀝國肯定完蛋了,這時到閃城來簡直就是送死。這次自己能夠拉到兩千人已經很意外了。

孔坤博冷靜下來之後問道:「說吧,還有什麼事?交給你的事情沒有完成,就敢這麼快來見老夫。什麼時候你這麼有擔當了?」

把諷刺的話語忽視掉,孔治連忙回答道:「侄兒在路上遇到了陳先生,便親自把他護送回來了。大伯你不是交代過,無論是誰一見到他立刻就要帶到跟前嗎?」

陳先生是孔坤博的首席智囊,曾幾次替孔坤博化解了危機。他之前奉命外出辦事,這段時間不在閏城之中。

孔坤博猶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小連連問道:「陳先生現在在哪裏?還不趕緊帶過來?。

孔治低頭回答道:「陳先生先去書房了,他說等大伯氣消了就可以去見他了

這人是有才能,就是太過孤傲無禮了!孔坤博知道現在不是計較這種小事的時候。連忙跑向問外。

孔治稍微猶豫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來到書房外,孔坤博深吸了幾口氣,呼吸平穩下來之後他才推門入內。書房之中,一個消瘦的中年人一手拿着茶碗,一手拿着一卷書冊正搖頭晃腦地閱讀。

看到他真得回來了。孔坤博頓時鬆了一口氣,用恭敬地語氣說道:「陳先生大義!現在朝中的官員拚命地想要逃離閏城,要不是老夫控制了城防,這閏城早就空了!老夫先前也怕先生就此離去,沒想到先生在這危急時刻還是回來了!」

陳先生放下手上的物件,行過一禮,說道:「在下既然為宰相效力,自當有始有終。怎麼能不告而別?」

孔坤博扶了一下,嘆了口氣說道:「有道是日久見人心啊!現在情勢危急,老夫已經沒了絲毫主張小還望先生救我!」

陳先生卻是不慌不忙,親自倒了一杯茶遞過去說道:「宰相想必是一路趕過來的吧?現在連氣液沒有喘順,不如坐下來喝杯茶再說

孔坤博知道對方就是這種性子,把茶一飲而盡,坐下來說道:「茶老夫已經喝了。趕緊告訴老夫該怎麼做吧!」

陳先生笑了起來說道:。宰相大人對在下的信心可是比在下自己還足啊。可是在下只是普通人,沒有件么力挽狂瀾的本領。」

。先生不要耍老夫了。五年前在瀝國為難的時候,先生先是以三寸不爛之舌說服四國全力來援,然後更是佈局一舉消滅了濱國足足十四萬的大軍。

先生的大才老夫可是萬分欽佩孔坤博說這些的時候臉上充滿了遺憾:當初差點就滅亡濱國了,只是在濱國的前任皇帝氣急亡故之後,五國開始了內鬥,給了濱國可趁之

要是濱國五年前就滅亡了,瀝國怎麼也不會到現在的境地。

陳先生的臉上也露出了後悔之色,嘆了口氣說道:「只是沒料到濱國的新皇帝這麼難纏啊!不過說這些也沒用了,對現在的局勢也沒有絲毫幫助。只是宰相這次這麼如此不智?在這種內憂外患的時刻對袁臣動手?。

「我沒有動手,不是我乾的!」孔坤博的臉上滿是委屈,這些日子他已經被冤枉得狠了,「老夫對天發誓:此事與老夫沒有半點關係!」

陳先生搖了搖頭說道:「小此事在下可以相信,但其他人可不會信。或者宰相又能說出是誰動的手?」

「老夫也不知道。」孔坤博為了洗清冤屈,也多方打探過了,但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了他自己。他也懷疑過誓濱國動的手腳,但袁臣一向小心謹慎,始終待在軍營里,濱國並沒有動手的機會。

陳先生也不再糾纏這個問題,說道:「就算現在知道是誰陷害的宰相也沒有用處了。濱國不會理睬的。就像這次在下好不容易查清了是誰還死的兩個皇子,結果沒有任何意義。」

。兩位皇子?先前只是懷疑三皇子外出狩獵時遭人暗算。難道二皇子也不是病故的?」孔坤博驚訝地問道:「到底是誰動礙手腳?。

陳先生反問道:「現在陛下還有那些血脈?」

「四公主?。孔坤博無比地震驚,叫道:「不可能!那只是一個深居宮中的小丫頭而已!而且她有什麼動機這麼做?!」

「雖然時間緊迫,沒有找到確鑿的證據,但以在下看來八成就是她了。至於動手的理由,宰相看過就知道了。」說完陳先生拿了一張紙出來。

看過之後孔坤博無比地喘噓,說道:「原來如此啊。老夫真是看她了

「在下也沒有料到四公主隱藏地如此之深,完全看走眼了。可是我們知道了誰是幕後黑手有什麼用?有幾個人會信?就算全都相信了,對現在的局勢也沒有任何幫助。」

孔坤博突然發現話題被扯遠了,連忙說道:「四公主的事以後再說,現在還請先生教老夫怎麼做

陳先生抿了口茶說道:「現在應對的方法很簡單:既然濱國無論如何也不會放過你,那就想辦法保住你們孔家的血脈就可以了!」

。你!你說什麼!!」孔坤博大吃一驚,剛站起來就軟在了椅子上。

看着孔坤博在椅子上掙扎,陳先生說道:「安心坐着吧,在下在茶中下了毒,沒有再站起來的可能了。

孔坤博慌亂之下這才想起來叫人,大聲喊了起來:「快來人啊!」

一人立刻走了進來,問道:「大伯有何吩咐?」

孔坤博連忙向自己的侄子命令道:「把這姓陳的抓起來!然後趕緊給我找御醫過來!不對,茶他也喝了,先在他身上找解藥!」

孔治卻站在原地沒有動作,平靜地說道:「大伯放心好了。侄兒已經控制了府中的侍衛,你安心去吧。侄兒一定會開枝散葉,把孔家的血脈延續下去。」

孔坤博的心立刻就涼了,自己的侄子顯然是為了活命把自己給賣了。他轉向一旁問道:「他貪生怕死也就罷了。可是陳先生,老夫一向待你不薄,你要走的話有的是機會,為什麼要回來還老夫?」

陳先生自顧自地說道:「在下在大陸上遊歷了近三十年。歷經千辛萬苦學得了一身本領。在下無兒無女,此生所求就是把自己賣給帝王家。以便名留青史!」

。在下選擇為宰相效力,並不是認為宰相就是值得效力的明主,而是因為在下名聲不顯,肯用在下的人中以你的權勢最大!」陳先生平靜地解釋道:「在五年前,宰相可是答應在下:只要立下大功就舉薦在下為官的。可是結果哪?在下到現在還是一個小小的幕僚而已。宰相居然還對在下多方提防,根本不給在下展露才華的機會。也只有到了緊急關頭才來請教,如此怎麼讓在下真心效力?」

孔坤博還想說件么,但發不出任何聲棄,一會的功夫就頭一歪,沒有了任何聲息。

。先生,現在該怎麼辦?」孔治上前問道。

「當然是趕緊拿了他的人頭向濱國請降。只要有了「大義滅親,的名義,他們還是會饒你一命的。這樣也算是報答了你當初的救命之恩。」說完陳先生就向外走去。

他走到門口也停了下來回頭說道:「最後告誡你一句:以你的能力,想活命的話。還是解甲歸田吧。」

看着陳先生真走了,孔治心裏卻是十分疑惑:他冒險回來難道沒有其他的目的,只是來泄憤的嗎?他不像是那種有仇必報的人啊。

有書友說能為主角出謀劃策的人太少了。現在,目前為止第一個智慧上的牛人出現了,他將是主角的第一謀士,不過他到主角的手下還要過一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皇帝的征途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言情穿越 皇帝的征途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章第一百七十四章 背叛

100%
目錄
共176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