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難熬的一夜【求收藏】

第104章:難熬的一夜【求收藏】

漆黑的夜幕之中,颳起一陣寒風,江中小島上的陳涯,雖然坐在火堆旁,但還是起了雞皮疙瘩,顯然是覺得有些冷了。

緊了緊身上的獒皮衣服,陳涯向火堆靠近了一些,心中卻是希望老天爺不要下雨,否則他恐怕連第一天晚上都撐不過去。

吃完螃蟹后,陳涯喝了一些熱水,稍稍驅散了心中的寒意,雖然是孤身一人,但還好身邊有一隻水獺,以及直播間內的無數遊客們。

此刻,小水獺捲縮著身體,趴在地面上打盹兒,顯然吃飽了就想睡覺,而陳涯則讓系統控制無人機飛了下來,插上數據線給手機充電。

這部新買的手機,倒是比之前的要耐用,而現在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直播間內的人氣卻是下降了,只有二十多萬人,相比高峰時間段,幾乎減少了三倍多。

陳涯給手機衝上電后,立即將上島后換下的衣服,全都掛在乾柴堆上,讓火堆慢慢烘乾,同時也把濕漉漉的鞋襪脫掉了。

光著腳丫,放在火堆旁,陳涯看著自己有些發白的腳部,心中更加堅定要做一個木筏,但暫時還沒有合適的材料。

畢竟這座島嶼太小,只有一些低矮的植被,而且江岸兩邊都是懸崖絕壁,根本就沒有樹木,所以製作木筏的計劃,只能暫時擱淺。

而此刻,直播間內的人氣雖然下降了不少,但遊客們卻是十分活躍,見到主播有空,於是紛紛發出了各式各樣的問題。

「劉狼天涯:主播,為什麼我在度百地圖上,找不到這個小島?」

「忘記所有:我從網上看到的圖片,發現長江很平靜,而且庫區蓄水了,水流應該不急,為什麼主播游泳的時候有這麼多浪?」

「藍力19:主播的終點是慶重白帝城,據我在網上查的資料顯示,那裡是一座孤島,雖然江岸對面是白帝鎮,但沒有看到碼頭啊?」

「貪吃的豆沙:我記得,主播說過長江三峽有193公里,但這好像是直線距離吧?」

「tjm01:話說,三峽大壩真的有軍事管理區嗎?」

……

陳涯瞧見手機中的彈幕,不得不感慨好奇寶寶還真是多,隨後便耐著性子,一一解釋了起來。

長江沿岸,包括三峽,零散遍布著許多江中島嶼,其實也稱不上島,應該算作是江中綠洲,因為普遍都不大,有的甚至還不足一個籃球場大小。

在漲水的時候,其中不少島嶼時常都會消失,被淹沒在江水裡,等到水量下降,這些綠洲又會再度出現,這也是只是地圖上不顯示的原因。

陳涯的家鄉,就有一條長江支流,那個江段上有著很多種這種綠洲,而在三峽內也很常見,隨便在網路上搜索『三峽小島』基本都能搜索出來。

尤其是在靠近鄉鎮的地方,有些較大的江中小島,已經被人開發了,島上不僅建有房子,甚至還有農田。

第一個問題回答完畢后,陳涯繼續解釋第二個問題,上游大壩的水庫的確蓄水了,但別忘了今天剛剛下過雨,大壩必定會開閘防水。

而且就算沒有下雨,這裡也是長江,是世界第三長河,僅次於非洲的尼羅河與南美洲的亞馬遜河,水量也是世界第三,只有親自去過的人,才會知道看似平緩的江水,其實流的很快。

數千米寬的江面,如何全都展現在鏡頭前?網路上的那些全景圖片,全都是縮放的,根本無法看清浪花。

至於第三個問題,陳涯其實已經懶得回答了,但還是只能耐著性子,繼續做出解釋,誰讓他早年來過一次三峽呢?

白帝城的確是一座孤島,而且就在瞿塘峽景區內,雖然臨近白帝鎮,但作為三峽江段的起點,那座島上的確有一個碼頭,全稱為:

「慶重奉節白帝城·瞿塘峽景區-遊船碼頭」

游輪從昌宜國旅碼頭出發,終點就是在白帝城的遊船碼頭,旅程穿越了整個三峽江段,陳涯當年也是到過那個地方,因此可以肯定的給出答案。

至於第四個問題,陳涯心中比誰都清楚。

長江流域從西到東,直線距離約3219公里,由北至南966公里余,流經青藏高原、川四、藏西、南雲、慶重、北湖、南湖、西江、徽安、蘇江、海上、最後流入東海,不算支流,河道總長6397公里。

直線距離與總長是不同的,長江三峽193公里,的確是直線距離,如果是總長度絕對超過四百公里,畢竟河道不是筆直的。

而陳涯心中也早有了計劃,卻是把主線任務,分成了四段,因為三峽江段橫跨兩省,途經四個縣,十數個鄉鎮,所以這四段,也正好是那四個縣,分別是秭[zi]歸縣、巴東縣、巫山縣、以及終點奉節縣。

陳涯初步計劃,打算用十天的時間,來完成逆流三峽的任務,每三天趕到一個縣,第九天的時候,就差不多到終點了。

當然,現在最大的困難,還是阻擋他前進的三峽大壩,這道檻,如果過不去,這四段小任務,就別想完成。

雖然三峽大壩的存在,讓上游的江水平緩了許多,對陳涯以後來說是有利的,但現在還是先想辦法渡過難關。

陳涯拿起手機,準備再給小葉子打個電話,諮詢一下,他可不想自己到三峽大壩后,直接被當成間諜抓起來,那可就冤枉了。

至於第五個關於三峽大壩軍事管理區的問題,陳涯選擇不回答,因為這是在浪費時間,實際上這些問題,他都可以選擇不回答。

但還是滿足了一下遊客們的好奇心,同時糾正了一些認知性的錯誤,畢竟這個世界真的很大,只有多走走,多看看,你才會漲見識。

個人認知淺薄,就會認定事情的對於錯,陳涯在做網路寫手的時候,就明白了這個道理,更何況他本身就有著豐富的閱歷呢?

見到時間已經到了晚上九點多,陳涯不由開口說道:

「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了,大家早點休息,我們明天再見。」

向遊客們告別後,陳涯下了直播,隨後便給小葉子打了個電話。

……

十多分鐘后,陳涯掛斷電話,卻是忍不住吐槽道:

「麻痹的,還要審查老子!」

諮詢清楚了,想要通過三峽大壩,陳涯必須要受到嚴格的審查,為期24小時,這純粹是在浪費時間,但又有什麼辦法呢?

陳涯十分鬱悶,但卻沒有想到審查的事情,到了後面,根本就不值一提!

呼呼!~~

江邊的寒風吹上小島,雖然陳涯用石頭堆了一圈,可以稍稍遮風一下,但火堆還是被吹得忽明忽暗,而小水獺卻是呼呼大睡,甚至還翻了個身子,到底是野生動物,就算在這種環境下,也不覺得寒冷。

但陳涯,卻是感覺自己凍成狗了!

於是立即在地面上鋪上一層乾草,隨後將烘乾的衣服蓋了上去,隔絕了地面后,陳涯這才感覺好了一些,但還是很冷。

火堆就在身前,陳涯心中還是出現一股深入骨髓的寒意,而這股寒意,顯然是來自於長江。

明亮的火焰,雖然能夠給人類帶來溫暖,但在夜晚的時候,長江卻是不斷散發著刺骨的寒意,陳涯哭笑不得。

總算明白,為什麼這些年來,網路上那些做荒野主播的人,為什麼總是會堅持不下來,一方面是現代生活十分安逸,在荒野中受罪?腦抽么?

其次是人一旦有錢了,就更加不會荒野求生,頂多就是去體驗生活,但那樣還是荒野求生么?

這些東西陳涯全都沒有,因為他需要償還父親的債務,所以就像個傻子一樣,在野外吃苦受罪,而且只能向前,無法後退。

其實說一句很打擊的話,那位貝爺也只是在做一檔荒野節目。

少年,你真當貝爺會在荒野中睡一個晚上?知道許多情節都是導演安排的么?知道背後有一個拍攝團隊么?

在鏡頭之外,貝爺在某處寒冷的地方,晚上錄完節目后,其實換上了羽絨服,接著喝著咖啡、威士忌和同事聊天打屁,晚上睡覺也是在帳篷、或是房車裡,甚至專程跑到城市內的酒店下榻。

這就是現實,一切都是為了金錢和名利。

呼呼!~~

陳涯看著火堆中的亮光,傾聽著寒風呼嘯,以及長江的水流聲,只感到徹骨的寒冷,心中知道,今晚將是最難熬的一夜。

……

【PS:快過年了,在外打工的親朋好友也都回了家,老沙和朋友出去吃了個飯,回來的有點晚,今天先一章更新,明天三更補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章:難熬的一夜【求收藏】

1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