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最後的午餐,鹽焗河豚!【一更】

第228章:最後的午餐,鹽焗河豚!【一更】

當皮皮獺游向竹筏后,直播間的網友們這才看清,那個綠白相間的氣球,居然是一條肚子鼓成圓球的魚。

與此同時,這條魚的表面,分佈著許多細密的小刺,不少網友見此,紛紛明白了過來,原來這是一條河豚。

陳涯見此,立即點頭笑道:

「沒錯,皮皮獺抓到了一條河豚。」

而皮皮獺叼著河豚,爬上竹筏后,便趴在地上玩起來氣球,顯然是把河豚當成了玩具,而不是食物。

陳涯笑了笑,隨後拿著高錳鋼匕首,就開始宰殺那條青鯇,但直播間的網友們,卻是視線全都盯著皮皮獺。

那條河豚不小,肚皮鼓的就像一顆足球,這使得皮皮獺玩的不亦樂乎,而正在殺魚的陳涯,撇了一眼后,不由開口說道:

「根據這條河豚的外觀、體型來看,應該是暗色東方魨,是魨科、東方魨屬魚類,身體呈筒形,體表密生小刺鱗,體內有氣囊,遇敵時將體表小刺鼓起以自衛。」

「這種河豚,是洄遊性魚類,生活於水體中層,並且肉嫩、味鮮,也是著名的長江三鮮之一。」

此話一出,網友們立刻興奮了!前兩天涯哥剛吃了鯽魚,現在又來了河豚,長江三鮮馬上就要齊活了!

最重要的是鯽魚、河豚全都是皮皮獺抓到了,果然這個小傢伙是捕魚小能手,這讓網友們,紛紛發出誇讚的彈幕。

「燈無隱:厲害了,我的皮皮獺!這捕魚的能力,簡直完爆涯哥!」

「f:不能這麼說,小水獺抓小魚厲害,但主播能釣到大魚,兩者各有千秋。」

「德棍軍迷:聽說河豚有劇毒,就問涯哥,今天中午敢不敢吃?」

「瘋狂魯魯修:荒野中的男人,沒有什麼不敢吃的!」

「周家寶貝:還是算了吧,在野外環境當中,河豚如果處理不幹凈,很容易中毒的。」

「紫淚豬豬:超期待皮皮獺抓到刀魚,這樣長江三鮮就齊全了!」

「:野生刀魚很稀少,而且老貴了!一條的價格,能抵我一個月的工資。」

「:卧槽!這麼貴?」

……

陳涯見到彈幕,不由點頭說道:

「由於過渡捕撈,現在野生的刀魚,的確很稀少,網上曾經爆出過長江刀魚的價格,每斤000元至萬元不等。」

聽到這話,立即讓許多網友們咋舌不已,但畢竟物以稀為貴,反正陳涯是釣不到刀魚,至於皮皮獺,也只能看緣分了。

「當然,現在也有人工養殖的刀魚,魚類市場的價格為400元一斤。」

陳涯笑著說了一句,作為江邊長大的孩子,刀魚他是吃過的,但河豚……嗯,僅僅只吃過一次。

殺完了那條青鯇,陳涯撒上一些食鹽,接著看向被皮皮獺扔在一邊的河豚,隨後說道:

「河豚雖然味道鮮美,但內臟、生殖腺和血液有劇毒,甚至魚越大,毒性越強,生殖期的時候,毒性最烈,從古時候起,就有『捨命食河豚』之說。」

眼前這條河豚,少說也有三斤重,可想而知毒性有多大,當然,陳涯也未必會懼怕,而是開口笑道:

「在長江下游城市,有著歷史悠久的品嘗江鮮的狂熱嗜好,比如北宋的文學家蘇軾,就曾冒死吃河豚,隨後留下了『蘇軾拚死吃河豚』的千古名言。」

古人都敢吃,陳涯又豈會不敢?

說著,陳涯拿起那條河豚,隨後堅定道:

「今天的午餐,咱們就吃河豚!」

此話一出,直播間的網友們,瞬間來勁了!但也不由紛紛擔心,真要是吃出了意外,那該怎麼辦?

對於粉絲們的擔心,陳涯笑著說道:

「大家放心,接下來我會處理好這條河豚。」

說完,陳涯便開始宰殺河豚,同時也簡單的講解了一下,其實河豚渾身都是毒,按照毒性強弱的順序,依次排列為:

「卵巢>肝臟>脾臟>眼睛>血筋>鰓>皮>肉」

河豚的皮肉也是有河豚毒素的,但毒素較少,如果處理乾淨的話,基本不會有什麼問題,關鍵是怎麼處理?

要知道,河豚毒素是自然界中,所發現的毒性最大的神經毒素之一,其毒性要比『獵蟲』用來自殺的『氰化物膠囊』還要高出250多倍。

只需要05毫克,就可以使人喪命,也就是說,陳涯要是沒處理乾淨,哪怕只要魚肉裡面,殘留了一滴血液,他也會中毒死亡。

中毒的具體的過程就是,先神經麻痹,然後器官開始衰竭,最後心臟驟然停止跳動,直接見了閻王爺。

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所以,陳涯儘管胯下了海口,但宰殺那條河豚的時候,卻是異常小心謹慎,當然只要不進入口中,手上沾染了河豚血液,還是沒有問題的。

因為人類的皮膚,能夠阻擋絕大多數的毒素入侵,可這番話語,卻是把直播間的網友們給嚇到了!

而接下來,陳涯揮動著匕首,開始放血、扒皮抽筋,凡是臟、腹、子、目、精、脊血有毒的部位,全都捨棄掉。

嘎!~

皮皮獺衝上前來,立即干擾著陳涯殺河豚,顯得有些著急,作為野生動物,它十分清楚河豚是吃不得的,僅僅只是玩具的範疇。

「怕什麼?不會讓你試吃的。」

陳涯哭笑不得,隨後專心的宰殺河豚,同時也給網友們,說了一下自己曾經吃河豚的那次經歷。

大概就是在東廣工作的時候,陳涯有兩位朋友是建福人,他們從老家帶了一些鹹魚,然後請他吃飯。

原本陳涯並不知道,可結果發現鹹魚味道,實在是太鮮美了!而且發現魚皮有著很多細密的小刺,於是好奇詢問了一下。

結果那兩位基友才告訴他,你吃的是河豚!

好吧,幸好處理的很乾凈,否則陳涯現在,恐怕墳頭上都長草了!

但這一次,畢竟不是腌制河豚,所以陳涯除了河豚肉,其餘的部分都打算捨棄掉。

……

不一會兒,那條個頭不小的河豚,消失不見了,就剩下兩塊帶著鮮血的魚肉,而陳涯將其放在江水中清洗了一遍后,魚肉立即變得半透明了。

現在中午十二點整,但陳涯倒是不著急烹飪河豚,而是先將丟進金屬桶當中,準備先泡一泡,讓魚肉中的毒素減輕一些。

但只是過了幾分鐘的時間,金屬桶中僅剩的幾條泥鰍,紛紛抽搐著身體,接著翻著肚子漂浮了起來。

哎呀,卧槽!

直播間的網友們,集體瞪大了雙眼,這特么還敢吃?但陳涯卻是笑著說道:

「沒事的,多泡幾次就好。」

說完,陳涯將金屬桶中的水倒掉,但那幾條泥鰍,卻是留了下來,因為他知道,這些泥鰍只是神經麻痹了,並沒有死亡。

果然,再次換水之後,翻著肚子的泥鰍,竟然又活了過來,這讓直播間的網友們,紛紛鬆了一口氣。

而陳涯也開口說道:

「其實,現如今,河豚毒素已經可以人工合成了,其結晶每克已經高達7萬美元。」

此話一出,彷彿來了一個生錢的路子,頓時讓許多網友目光一亮,就算沒有提煉河豚毒素的設備,那飼養河豚難道不可以賺錢么?

陳涯笑著搖了搖頭,河豚和不是那麼好養的,而且小型的觀賞河豚,除了觀賞價值之外,幾乎沒有什麼卵用。

……

河豚肉在金屬桶中炮了兩個小時,陳涯又換了五六次水,並且還將河豚肉搓揉了數次,感覺差不多,便開始烹飪了。

三斤多的河豚,經過一番折騰后,就剩下一斤左右的魚肉,現在陳涯從金屬桶中拿起兩塊顏色半透明的河豚肉。

手感很滑嫩,感覺就像捏著肥肉一樣,而接下來,陳涯便丟進食鹽罐子,將其裹上了厚厚的一層食鹽。

直播間的網友們,看得有些好奇,這是打算怎麼烹飪?

卻見,陳涯取出所有的錫紙,接著將兩塊河豚肉,全都包裹的嚴嚴實實,隨後笑道:

「好了,今天的午餐就是,鹽焗河豚!」

半個小時后……

呼呼!~

攜帶型篝火,冒著強勁的火焰,陳涯手中平底鍋,上方是篝火蓋子,裡面則裝了不少的淡水,卻是通過高溫來清蒸河豚肉。

經過半個小時的蒸煮后,陳涯解開蓋子,立即冒出大量的熱氣,一旁的皮皮獺,卻是瞪大了小眼睛,沒想到皮皮鴨正打算吃自己的玩具。

使用錫紙包裹后,倒是不是很燙,陳涯將肉塊拿了起來,隨後輕輕撕開包裝,頓時一股濃厚的魚香味,開始瀰漫開來。

卻見,原本半透明的魚肉,現在已經一片雪白,河豚肉表面還有一些食鹽的顆粒,看起來十分猶如,就好似吃肯德基一樣。

但直播間的網友們,有不少人並不看好,於是紛紛發出了彈幕。

「夜復夜:我去!涯哥真打算要吃?真不怕被毒死呀?」

「瘋狂魯魯修:還是那句話,荒野中的男人,什麼都敢吃!河豚算個球?」

「怡寶礦泉:(口水)看起來,好像很好吃的樣子。」

「宇星空572@怡寶礦泉:但也有可能,會要人命哦,畢竟拚死吃河豚死亡的人,不在少數。」

「洪荒死神gg:之前那些泥鰍,不是還活的好好的么?感覺應該問題不大。」

「:這是最後的午餐,涯哥,你要是掛了!我們會懷念你的!」

「:懷念,這就從桃寶上下單,訂購一個花圈。」

「:懷念,提前上香,祝願主播在天堂,一切安好。」

「懷念9999」

……

安好個屁!

見到彈幕,陳涯翻了個白眼,老子還沒吃呢,你們就開始咒我死了?

不過,彈幕當中有一句話說的是,這的確是最後的午餐,至於原因……陳涯撇了一眼皮皮獺,隨後看著手中的河豚肉說道:

「嗅起來很香,而且鹽焗過後,河豚肉變得更加緊實,現在我就來嘗一嘗。」

說完,陳涯吹了吹剛出鍋的河豚肉,隨後輕輕咬了一口,瞬間感覺味蕾爆炸!一股鮮美的味道,彷彿直衝大腦,最關鍵的還是……刺激!

「太特么的好吃了!」

陳涯大笑一聲,立即大口咀嚼了起來,河豚肉的鮮美,簡直無法用言語來形容,難怪會有那麼多的人,冒著丟掉性命的風險,也要嘗一嘗。

嘎!~

這個時候,皮皮獺卻是發出了吼叫聲,陳涯見此,不由笑著撥開另外一塊河豚肉的錫紙,隨後遞了上去。

卻見,皮皮獺有些遲疑,但躊躇了一會兒后,還是試著咬了一口,結果下一秒,黑亮的小眼睛閃閃發光,頓時大口撕咬了起來。

很顯然,這個小傢伙,也覺得河豚肉實在太好吃了!

這一幕,立即把直播間的網友們嫉妒壞了,而隨後陳涯與皮皮獺,卻大快朵頤了起來,享受著這頓鮮美的河豚大餐。

三個多小時后……

太陽正在落山,陳涯距離奉節縣已經只有十多公里,現在時間已經到了六點鐘,馬上就要天黑了。

於是乎,陳涯不由開口說道:

「今天,大家早點休息,我也要下直播了。」

聽到這話,直播間的網友們,紛紛感到很納悶,今天這麼早下播?但見到陳涯的神色,看起來似乎有點疲憊,於是也都不說什麼了。

而此刻,皮皮獺還等著吃晚餐,但陳涯下了直播后,卻是看向小傢伙說道:

「沒有晚飯,自己捕魚去。」

說完,陳涯朝著竹筏前方的江水,指了指,而皮皮獺歪著小腦袋,明白了他的意思后,卻是發出哼叫聲。

嗯哼!~

緊接著,邁著小短腿在陳涯的大腿上蹭了蹭,彷彿是在撒嬌,又彷彿是在告訴他,皮皮鴨你不吃,那獺爺也不吃!

這一情景,使得讓陳涯伸手摸了摸皮皮獺的頭,隨後苦笑道:

「看來,我是甩不掉你了。」

沒錯!陳涯不做晚飯,就是想讓皮皮獺自己出去捕食,然後他迅速離開,有的時候分別,不一定要打招呼。

因為那樣,只會讓人更加不舍,也會使得陳涯十分難受,但看樣子,今晚是擺脫不掉皮皮獺了。

那麼,問題就來了!

陳涯究竟該怎麼與皮皮獺道別呢?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8章:最後的午餐,鹽焗河豚!【一更】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