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荒野手術【求收藏】

第31章:荒野手術【求收藏】

此刻,傷痕纍纍的豬哥哥,由於大量失血,卻是無法移動身體,只能趴在地上哼唧著,連動彈一下的力量都沒有。

陳涯看著眼前這頭,彷彿是肉山一般的野豬,感覺有點頭疼,殺了?似乎……有點下不了手,畢竟與對方沒有什麼仇恨,如果不是三頭藏獒的威脅,他也不會去找野豬的麻煩。

而現在,藏獒全都死了,陳涯也成為了最終的受益人,狗肉絕對是吃定了,甚至後面的四天時間,根本不用再為食物發愁。

因此,這更加讓陳涯找不到殺死野豬的理由,而直播間內的遊客們,見到主播深思的模樣,頓時嚇到了不少人,彈幕立即出現。

「凹凸曼:我去!主播該不會是要殺了豬哥哥吧?」

「小白老了成老白:千萬不要!涯哥!好歹野豬也幫了你的忙,咱可不能過河拆橋,就放它一碼吧?」

「李大爺的頭:對!表示放過豬哥哥。」

「天堂在海角:放過豬哥哥+1」

「燥熱的小單子:放個屁!甚好的豬肉,幹嘛不要?都特么在野外了,還顧忌個卵子?殺!殺!殺!趕緊宰了野豬!」

「一席捲宸@燥熱的小單子:你腦殘吧?現在涯哥有三頭藏獒,用得著再吃豬肉么?」

「洪荒死神gg@燥熱的小單子:呵呵,你這種人,就是個暴力份子,人人要是像你這樣,野生動物早特么死絕了!」

……

顯然,直播間的許多遊客,全都為豬哥哥求情了起來,當然也有極少一部分崇尚暴力的人,揚言要陳涯殺了野豬。

見到這種情況,陳涯不由開口說道:

「大家也看見了,我現在已經不缺少食物,所以沒必要殺死野豬,況且,之前是我利用它來對付藏獒,這事兒本身就不怎麼地道,因此於情於理,我都不應該殺了它。」

此話一出,直播間內的無數遊客,紛紛鬆了一口氣,但陳涯其實還有一句話沒說,如果是在自己缺少食物的情況下,或者是他餓得都快要危及生命的時候,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不論如何,陳涯都必須先保證自己能夠活下去,其次才會根據實際情況,來做出適當的選擇。

否則,他要是次次都心慈手軟,在荒野中絕對活不長久,甚至會顯得十分腦殘,到最後會變成聖母一樣的存在,那就讓人噁心了。

而現在,三頭藏獒的屍體,讓陳涯不用考慮殺掉野豬,但即使不殺,目前豬哥哥的狀態也離死不遠了。

卻見,野豬的腹部兩邊,有著數道十幾公分長的口子,即使是現在,鮮血依舊在不斷流出,地面上早就被染紅了一大片。

現場的血腥氣,十分濃烈,而直播間內的遊客們,因為畫面被處理過,那些猙獰的傷口被打上了馬賽克,倒是沒有出現有人暈血的情況。

見到野豬的生命,正在不斷流失,陳涯立即說道:

「老豬,挺住!」

說完,立即跑向林子,卻是打算救治這頭被自己禍害的豬哥哥,相比那三頭因為過度消費的藏獒而言,陳涯對大自然中的野生動物,其實也是有好感的。

而直播間內的遊客們,見到陳涯的行為,紛紛猜到他是要拯救野豬,於是立即出現各種點贊、以及小禮物打賞,但想要救治野豬,可不是那麼容易。

卻見,陳涯在一棵荊棘樹上,伸手掰下一根尖刺,隨後又在四周尋找,採集了一些馬漢菜,隨後迅速回到了野豬身前。

此刻的豬哥哥,幾乎連眼睛都睜不開了,顯然已經到了死亡的邊緣,陳涯看著野豬腰上的恐怖傷口,頓時苦笑道:

「哎……真是上輩子欠你的!」

說完,立即脫掉外套,露出裡面的針織衫,這件毛衣還是母親領走前給他縫製的,所以陳涯十分珍稀,但現在只能用來救急一下了。

將針織衫拆了一部分,獲得了一些毛線,隨後陳涯在那根荊棘尖刺上,鑽了一個孔,隨後串上毛線,立即做成了一個針頭。

畢竟陳涯不是醫生,所有的工具只能臨時製作,而接下來便是縫合了,野豬腹部上開裂的傷口,必須全都縫起來,否則繼續這樣失血下去,用不了多久,豬哥哥就會嗝屁掉。

陳涯蹲在地上,用尖刺穿透野豬的皮膚,迅速縫合著傷口,而在這個過程里,傷口中流出的鮮血瞬間將他的手染紅了。

「嘖嘖,這是浪費了多少豬血啊。」

陳涯在心中感嘆一句,隨後抓緊時間救治野豬,還好這傢伙皮糙肉厚,大量的脂肪層卻是保護了內臟,因此只要縫合了傷口,再抹上消炎的草藥后,應該能夠讓情況發生好轉。

由於馬賽克的關係,直播間內的遊客們,雖然無法清晰的看到縫合手術的畫面,但各種彈幕,依然好似下餃子一樣出現。

「匆匆那年a:主播居然還會縫合手術?這心裡素質夠強!表示我學醫的哥哥,第一次做縫合手術的時候,直接暈血吐了。」

「告訴寶強我愛他:涯哥大善!豬哥哥要是活下來了,絕對是你的功勞!」

「洪荒死神gg-打賞主播『禮物佛跳牆』X1,都別BB了!打賞趕緊走起來!說的再多,都不如打賞來的實在!」

「第一次充錢看正版-打賞主播『禮物佛跳牆』X1,哈哈,打賞送上!希望主播能夠救活豬哥哥。」

……

此刻,已經縫合了數道傷口的陳涯,撇了一眼掛在胸口的手機,見到彈幕後,不由開口苦笑道:

「我也是趕鴨子上架,頭一次,畢竟如果什麼都不做的話,豬哥哥肯定是死定了。」

說完,陳涯繼續縫合,沒有精力再去關注彈幕,隨後只花了十多分鐘的時間,便將野豬腹部、脖頸上的大小傷口,全都縫合完畢。

此刻,那些縫合的傷口,雖然十分難看,但鮮血卻是沒有再流出,陳涯又將馬漢菜搗碎,塗抹在傷口上,進行消炎,防止細菌感染。

完成這項工作后,陳涯看了看趴在地上,因為失血過多,而昏厥過去的野豬,隨後嘆道:

「只能幫你到這了,至於能不能活下去……看運氣吧。」

說完,陳涯便來到那頭黑獒的屍體前,隨後一把將其抗在肩上,接著又抓住那頭紅獒的屍體,直接拖動了起來。

兩頭藏獒,加起來起碼有三百多斤,如果陳涯沒有升級樁功,絕對無法帶走,但現在卻顯得遊刃有餘。

至於那頭鬼獒的屍體,陳涯卻是不想一同帶走,一方面是實在帶不動,兩頭藏獒就是極限了,再帶上一頭,絕對走不遠。

而另一方面,畢竟鬼獒是基因突變的產物,誰知道人吃了,會不會也來個基因突變?陳涯卻是不敢嘗試的。

因此,還不如留給豬哥哥,如果這傢伙能夠成功活下來,那頭鬼獒的屍體,相信一定能夠讓其恢復不少元氣。

野豬是雜食性動物,因此是可以吃肉的,甚至它們強大的消化能力,連腐肉都可以成為食物,而這種葷素不忌的習性,才讓野豬這個物種,一直生存到現在。

陳涯帶上兩頭藏獒后,看了一眼呼吸十分微弱的豬哥哥,接著便轉身離開了,打算返回營地吃大餐!

……

【PS:第一更,老沙熬夜碼字,辣么辛苦,諸君不來幾個打賞么?QAQ】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章:荒野手術【求收藏】

4.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