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星星點燈,孤獨留給自己【求收藏】

第44章:星星點燈,孤獨留給自己【求收藏】

衣服清洗乾淨后,陳涯迅速返回,僅僅穿著一條四角內褲,其餘的打野鎬、衣物、手機,全都拿在手上,待他回到火堆前,立刻將兩張獒皮收好,然後疊放起來,接著將濕漉漉的衣服,放到架子上,進行烘烤。

幾乎赤身果體的陳涯,也蹲坐在火堆前,感受著火焰帶來的溫暖,皮膚上掛著的小水珠,不一會兒便消失的一乾二淨。

此刻,天色已經黑了下來,陳涯將月餅盒放到灶台上,中午做的狗肉還剩一半,現在只要熱一下,就可以作為晚餐,倒是省去了再次烹飪的功夫。

咕…咕…咕…

月餅盒中的狗肉,在火焰的高溫中,不斷給加熱,沒過多久便香氣四溢,陳涯見此,臉上出現一絲笑容,隨後便開始吃晚飯。

經過數次燉煮的狗肉,已經完全被煮爛,幾乎入口即化,這讓工作了一個下午的陳涯,根本停不住嘴,而直播間內的遊客,見到這一幕,不由對狗肉的興趣越發濃烈,紛紛祈禱在最後一天的時候,自己能夠幸運的中獎。

在陳涯吃晚餐的時候,兩個架子上的衣物,也在不斷冒著熱氣,其中的水分,迅速被火焰散發的高溫烘乾,當他吃完狗肉后,衣服已經徹底變干。

重新換上衣服和褲子,陳涯感覺十分舒服,還有一股皂角的清香,不像之前臭烘烘的,於是點頭笑道:

「雖然我是在直播荒野生存,但如果個人衛生能夠保證的話,的確會讓生活質量提高不少。」

這句話,立即得到許多遊客們的認同,畢竟誰願意成天盯著一個髒兮兮的主播?

此刻,夜空當中出現一輪圓月,天上繁星點點,雖然四周密林的遮擋,讓陳涯看不到天上的景象,但皎潔的月光,卻是透過枝杈,照射在林子里。

陳涯站起身來,隨後借著月光,在營地四周搜集了一些乾草,接著全都墊在枯葉棚子裡面,當作床墊來使用。

「人睡著地面上會十分脆弱,雖然現在的氣溫,不用擔心蚊蟲的叮咬,但地面會吸取人體的熱量,因此在棚子里鋪上一些乾草,可以起到隔離地面的作用。」

在收集乾草的過程中,陳涯也在做著自己的本職工作,為遊客們講解這樣做的原因,而在棚子里鋪滿了乾草后,他便取出下午帶回來的那盞煤油燈。

從火堆中拿起一根燃燒的棍子,將燈蓋扭開,隨後引燃燈芯,下一秒一個小火苗出現,將燈蓋重新安裝好后,陳涯便將其掛在棚子上面。

一個小小的煤油燈,卻是將棚子內部全都照亮,這讓直播間的遊客們,十分興奮,現在的枯葉棚子,看起來才像個家。

陳涯鑽進棚子,躺在厚厚的乾草上面,感覺有點扎人,或許不是很舒適,但的確是乾燥的,而且能夠保存自己的體溫。

而在枯葉棚子兩米遠的地方,就是火堆,更加讓遊客們有了一絲安全感,陳涯坐起身來,隨後說道:

「現在時間不早了,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吧。」

此話一出,直播間內立即出現許多彈幕。

「Ciealer:主播晚安,明天我會第一時間進入直播間的。」

「洪荒死神gg:現在才八點鐘,涯哥,不通宵直播么?」

「天拓意流@洪荒死神gg:哥們,你不睡啊?」

「洪荒死神gg:我不睡,我要裝逼一整夜!」

「是謝不是邪:睡你麻痹,起來嗨!是夜貓子的請舉手!」

「萌貓牧場:(微笑)舉手+1」

「舉手+10086」

……

見到彈幕,陳涯有些哭笑不得,沒想到夜貓子這麼多,但自己還是要休息的,不可能直播一整夜,也沒有那個精力。

可實在有不少遊客們,表示沒有看夠,陳涯見此,不由微笑道:

「這樣吧,現在也沒事情做,我唱一首歌,作為今天的結尾。」

唱歌?

遊客們興奮了,今天上午那首改編的《青峰山下白娘子》好聽壞了,於是紛紛猜測主播會唱什麼歌,而陳涯的目光,卻是看向那盞明亮的煤油燈,隨後心中知道要唱什麼了。

這一次,陳涯沒有讓系統播放伴奏,而是輕輕開口唱道:

[抬頭的一片天,是男兒的一片天]

[曾經在滿天的星光下,做夢的少年]

[不知道天多高,不知道海多遠]

[卻發誓要帶著你遠走,到海角天邊]

[星星點燈,照亮我的家門]

[讓迷失的孩子,找到來時的路……]

一首《星星點燈》從他的口中唱了出來,而這首鄭智化的歌,遊客們再熟悉不過,陳涯的嗓音,帶著一股滄桑,恐怕是有過許多經歷和故事。

曾幾何時,陳涯一家其樂融融,後面發生的一系列事故,讓這個家庭破碎,剛剛成年的他,便背起了行李,獨自前往圳深打工,隨後在一個不足二十平米的出租房內,一住就是四五年。

[從前的一片天,是骯髒的一片天]

[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見]

[天其實並不高,海其實也不遠]

[人心其實比天高!比海更遙遠!]

人心比天高,比海更遙遠,陳涯曾經絕望過,也看透了許多事情,這個世界上最重要的不是金錢、更不是愛情,而是父母的愛。

而他雖然是成年人,但在父母的眼中,永遠都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星星點燈,照亮我的家門]

[讓迷失的孩子找到來時的路]

[星星點燈,照亮我的前程]

[用一點光,溫暖孩子的心]

……

歌聲之中,彷彿在敘述一個故事,陳涯略帶沙啞的嗓音,聽起來有著一種莫名的悲傷感,遊客們雖然不懂,但卻紛紛在安靜的傾聽著。

當這首歌唱完后,陳涯已經紅了眼眶,隨後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

「大家早點休息,我們明天再見。」

說完,便關閉了直播間,而隨後,陳涯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眼中立即流下淚水,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這些年來,陳涯過得很不好,不管做什麼事情,都感到十分壓抑,直到這幾天荒野直播,才真正得到了放鬆。

此刻,退出了直播狀態,陳涯默默流著淚,卻是把孤獨和悲傷留給了自己,雙手顫抖的打開手機簡訊消息,立即見到數條銀行轉賬的消息。

[10月16日,9點23分,安平銀行通知您:尊敬的客戶,您的尾號0834賬號內,收到100.00元,現金轉賬,請您查收。]

[10月17日,11點05分,安平銀行通知您:尊敬的客戶,您的尾號0834賬號內,收到2000.00元,現金轉賬,請您查收。]

[10月18日,14點26分,安平銀行通知您:尊敬的客戶,您的尾號0834賬號內,收到50000.00元,現金轉賬,請您查收。]

……

總共有四條轉賬信息,這些都是陳涯完成支線任務后的獎勵,算上拯救白化蟒的兩萬現金,加起來總共有72100元。

這讓陳涯的心情好受了一些,如果再完成主線任務,就能夠獲得一百萬現金,到時候就可以替自己的父親,償還一部分的債務。

與此同時,在他的手機中還有數十條未接來電,基本上都是催債電話,其中大部分是個體、催債公司、當然也有銀行的,如果不是他設置了拒絕陌生來電,手機絕對會被打爆。

雖然債務人是他的父親,但這些年來,電話騷擾就一直沒有中斷過,而現在,有了系統加身,卻是有了替父還債的希望。

枯葉棚中的陳涯,抬手抹掉眼淚,下意識捏緊雙拳,隨後十分堅定的說道:

「爸、媽,用不了多久,我們這一家就會團聚。」

……

【PS:差點寫哭,或許有人發現了,老沙寫的就是自己,這是我第二次寫荒野直播小說,並且還是以自身為題材,所以做夢都希望主角能夠一家團聚。

而不像老沙一樣,父母遠在天涯,我只能在絕望之中,過著糟糕透頂的生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星星點燈,孤獨留給自己【求收藏】

6.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