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哪裡來的死基佬?【一更】

第520章:哪裡來的死基佬?【一更】

「該死的支那小子,竟然又逃過一劫!」

當陳涯抵達鹽湖對岸,成功逃過鱟蟲的圍捕時,正在某處窯洞當監工的斑禿,咬牙切齒的看著手機。

「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班禿眼中出現怒火,第一次是攀冰事件,陳涯差點喪命,但最後使用狼毒根,不僅保住了右手,還找到溫泉度過危機。

第二次是遭遇藏馬熊,斑禿一直都在關注直播間,原以為陳涯會被棕熊撕碎,可沒想到這傢伙,竟然憑著狼毒根,嚇退了棕熊。

而這次,狼毒根再度派上了用場,這使得班禿恨的直咬牙,當即忍不住在直播間的彈幕窗口,輸入一段中文。

【對不起,非註冊用戶,無法發送彈幕】

還要註冊?

信息發送失敗,班禿見此,乾脆註冊一個熊貓TV的賬號,很快,用戶密碼設置完畢,昵稱則取名為Ji-ban。

這是他社交賬號的網名,大概就是『季班』的意思,而賬號註冊完畢后,班禿也加入了彈幕大軍。

……

鏡頭轉換到陳涯那邊,當他成功抵達鹽湖對岸,雖然有驚無險,但還是讓許多網友感到后怕不已,各種彈幕迅速出現。

「秋瑟冬寒:那些鱟蟲,太恐怖了!之前我差點嚇尿。」

「帥氣的海之詩:確實很驚險,還好涯哥機靈,知道利用狼毒根來脫險。」

「1染血荊棘:沒錯,狼毒根是個好東西,可惜用完了!」

「Ji-ban@主播-陳涯:你怎麼還不死?那些鱟蟲,應該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幕言而心:什麼玩意?這是在咒我們涯哥?」

「司徒靜明@Ji-ban:你什麼意思?」

……

有人咒我?

瞧見彈幕,陳涯不由一愣,注意到那位昵稱叫『Ji-ban』的網友,詢問自己怎麼還不死,於是納悶道:

「那位咒我的兄弟,你是不是有病?」

聽到這話,斑禿立刻發出彈幕,大噴特噴了起來。

「Ji-ban@主播-陳涯:bastard![大意:混蛋、雜種]看到你就讓我噁心,吃狗屎吧!」

「洪荒死神gg:還敢噴涯哥?兄弟們,盤它!」

「斷月修羅@Ji-ban:呔!~哪裡來的大傻嗶?」

「過去式★殤狼@Ji-ban:你特么才吃狗屎!神經病么?」

「Xmmm:發現一個智障,噴死他!」

「萌貓牧場:還拽英文?這傢伙是香蕉人?」

……

很顯然,班禿不應該在直播間噴陳涯,畢竟這裡可是他的地盤,所以罵人的彈幕出現后,瞬間受到無數網友的反擊。

噴我?

陳涯眉頭一皺,當即拿起手機,隨手點開對方的昵稱,查詢個人資料,但發現是一個剛註冊的用戶。

雖然沒找到什麼信息,但陳涯看了兩眼班禿的昵稱,不由扯嘴道:

「哪裡來的死基佬?」

死基佬?

班禿有點懵逼,而陳涯則看向無人機道:

「細細猜想,這位拽英文的哥們,取名的時候,應該打錯了一個字母。」

此話一出,網友們紛紛好奇了,陳涯不由笑道:

「我推測,他肯定想叫Ji-man,也就是基佬的意思。」

總所周知,在英文當中,除了Gay代表基友、同性戀之外,其實還有『Ji-man』這個單詞,直指基佬的意思。

而班禿的昵稱,恰好與這個單詞,就一個字母的差別。

陳涯的話語,立刻讓網友們笑噴了,於是紛紛艾特起了班禿。

「智取小舅子@Ji-ban:死基佬!我們涯哥是鋼鐵直男,滾遠點!」

「撫頂授長生@Ji-ban:死基佬+1,這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龍溪道人@Ji-ban:敢不敢報地址?我去超度你!」

「鹽楊@Ji-ban:死基佬,你媽死了!」

「藏有大黃瓜:噗!~~基佬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

在無數嘲諷的彈幕中,班禿心態崩了,當即憤怒的輸入中文,全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字眼。

「Ji-ban:草**!我****,***你們全家!」

然而……

很可惜,班禿髮送的彈幕,許多字眼都變成了星號,顯然遇到了河蟹大嬸。

而陳涯見此,也不由搖頭道:

「這種人沒必要理會,直接給套餐!」

說完,陳涯使用直播間的管理許可權,先是給了一個『永久禁言』接著直接將其踢出直播間。

另外一邊,當班禿還想繼續咒罵的時候,直播畫面一閃,竟然被踢了出去。

草!

班禿氣得雙眼通紅,不由咬牙切齒道:

「支那小子!你等著,老子遲早會宰了你!」

……

經過這段插曲后,陳涯笑了笑,並沒有當一回事,而此刻,太陽正在向地平線轉移,至多一個小時左右,就會天黑。

「好了,現在抓緊時間,在鹽湖邊安營紮寨。」

陳涯說著,就開始搭建庇護所,首先取出昨天收集的七根牛肋骨,將其插進乾燥的鹽晶地面。

各三根肋骨,插成兩排,大約相隔1米左右,而較彎的肋骨插在地上后,立即組成一個長方形,類似『(…)』的框架。

接下來,就很簡單了,陳涯拿著防水布,直接蓋了上去,同時說道:

「以牛肋骨為框架,鋪上防水布,然後再把邊緣掩埋住,這就是我的簡易帳篷。」

十多分鐘后……

陳涯在衣服上擦掉鹽粒,看著眼前這個深綠色的帳篷,不由笑道:

「總算有了一個小窩。」

而此刻,網友們旁觀了整個過程,也紛紛感到高興,但帳篷雖然有了,還是得稍稍布置一下。

陳涯將那件黑色披風,鋪在帳篷內,隨後在墊上羊毛毯,這才像睡覺的地方。

「趁著還沒天黑,我們去湖邊打點鹹水。」

緊接著,陳涯拿起平底鍋,十分謹慎的來到湖水邊,迅速打了一鍋鹹水,隨後回到帳篷前,抬手將鍋中的水倒在頂部。

嘩啦啦!~

透亮的鹹水,立即使得帳篷頂部凹陷了下去,陳涯則開口道:

「事先將一份鹹水,儲存在帳篷頂部,這樣明早我就能獲取冰塊。」

畢竟鹽湖裡有鱟蟲,冒然進入湖水區域,實在太冒險,要知道,陳涯之前一路逃亡,已經用掉了最後一塊狼毒根。

所以,他不得不更加小心謹慎。

在無人機的拍攝下,陳涯反覆幾次運送鹹水,直到帳篷有些支撐不住,這才停了手。

時間19點06分,天邊布滿紅霞,夜幕即將降臨。

而此刻,陳涯也取出牛屎餅,在帳篷前生起火堆,但附近卻傳來陣陣狼嘯聲。

嗷嗚!~

「等著吧,老子遲早會宰了你們!」

陳涯黑著臉說道,殊不知,直播間的那位死基佬,也說過相同的話語。

所以,究竟誰宰誰,恐怕還是一個未知數。

……

【PS:老沙相親了,這次感覺不錯,或許這是一個好的開始,其實還挺巧,剛好寫到520章,只是章節名……死基佬?笑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0章:哪裡來的死基佬?【一更】

7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