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窮圖匕見,記憶留下【求收藏】

第66章:窮圖匕見,記憶留下【求收藏】

第七天,一大早陳涯便清醒了過來,鑽出枯葉棚子后,便見到光頭佬依舊躺在地面上,睡得跟死狗一樣。

摘了幾片葉子,陳涯迅速跑到遠處,脫了褲子就開始拉粑粑。

此刻,光頭佬也被腳步聲驚醒,見到陳涯在遠處搞事情,周華強的目光掃一眼插在火堆旁的紙匕首,隨後便大喊道:

「我也要拉屎!」

正蹲在草叢中的陳涯,聽到此話,不由撇嘴道:

「知道了,等我拉完再說。」

現在多了一人,就是麻煩,陳涯在解決完個人問題后,立即走到光頭佬身前,將綁在手上的鋼絲解開,隨後說道:

「自己跳到外面去拉,別想著逃跑,我會一直跟著你。」

雙手得到解放后,周華強眼中閃過一道隱晦的光芒,隨後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而此刻無人機已經重新升空,開始了最後半天的錄製工作。

大量遊客們,紛紛湧入直播間,接著便是各種日常搶龍椅、搶沙發的彈幕,但更多的人,卻是被直播畫面所吸引。

卻見,周華強站起身來后,卻是突然詢問道:

「我是不是毀容了?」

陳涯一愣,十分認真看了看光頭佬,那腫脹的臉部,依舊像個豬頭,頓時忍不住搖頭笑道:

「沒毀容,現在的你,帥炸了!」

聽到這話,剛進入直播間的遊客們笑噴了!而周華強卻是看不出什麼表情,隨後一跳一跳的向著外面的草叢移動,而陳涯則跟隨在身後。

可還沒跳出幾步,剛移動到火堆旁的時候,光頭佬腳下一絆,立即摔倒了下去,陳涯見此,不由皺眉問道:

「怎麼?」

「我腿麻了!」

光頭佬苦著臉說道,陳涯無語,只能蹲了下來,準備將這傢伙扶起來,但卻沒有注意到,前者突然伸手抓住插在地上的紙匕首。

把老子害得這麼慘,老子捅死你!

抓到武器后,周華強目光一寒,瞬間暴起,抬手捅向陳涯的腰部,同時大吼道:

「捅死你!捅死你!捅死你!」

如此進的距離,剛蹲下來的陳涯,幾乎沒有時間躲閃,腰上接連被捅了三刀,完全就是白刀子進,白刀子出。

光頭佬哈哈大笑,但陳涯反手就是一個響亮的巴掌。

啪!~

周華強被打懵逼了,而陳涯則罵道:

「你神經病吧?用刀柄捅我幹嘛?」

刀柄?

周華強這才注意到,自己手中的紙匕首,居然只剩下刀柄,前端的尖銳部分不知何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下一秒,光頭佬的心態崩了!立即拿著刀柄,繼續拚命捅著陳涯,同時破開大罵道:

「我不管了!老子用刀柄也要捅死你!捅死你!」

周華強心中那個恨啊,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好不容易有機會得到武器,卻沒想到居然只剩下了刀柄,顯然是有人對這把紙匕首動了手腳。

陳涯也是醉了,劈手就將刀柄給奪了回來,隨後冷聲道:

「看來你是不想拉屎了。」

說完,立即抓住光頭佬的手臂,隨後用力一扭,現場立即響起凄慘的嚎叫聲。

「啊!~~~你對我做了什麼?」

周華強滿良驚恐,雙臂卻松垮垮的,好似沒有了骨頭,而陳涯則聳肩笑道:

「沒做什麼,我只是卸了你的兩條胳膊,讓你長點記性。」

此刻,光頭佬的兩條手臂,卻是被陳涯給弄脫臼了,這傢伙心機太深,必須要給點教訓才行,如果不是早在昨晚,他將紙匕首拆掉了,說必定還真陰溝里翻了船。

而這有驚無險的一幕,卻是讓直播間內出現了無數彈幕。

「撒威望:靠!這個光頭佬太陰險了!居然會借著拉屎的名義,偷襲主播!」

「久爪滄龍:昨晚我還奇怪,涯哥為什麼要拆掉紙匕首呢,原來一直在提防這傢伙。」

「月夜狂石12:幸好主播有所準備,不然結果就太危險了。」

「一書打盡:呵呵,現在光頭佬被卸了胳膊,已經失去了反抗的資格。」

……

將周華強重新捆綁上,甚至還用一把枯草,直接將這傢伙的嘴堵住,省著再聽到一些廢話后,陳涯這才開始了洗漱。

正當他在山泉溝刷牙洗臉的時候,一頭身形龐大的野豬,從林中里跑了過來,見到前者后,立即發出焦急的哼哼聲。

豬哥哥的出現,只讓陳涯有些哭笑不得,隨後不由笑道:

「放心吧,吃的少不了你!」

洗漱完后,陳涯立即回到營地,拿上打野搞,以及月餅盒、等等一些東西,隨後便準備給豬哥哥打工去了。

但在離去之前,卻是撇了一眼躺在地面上,嘴巴被枯草堵住的光頭佬,接著說道:

「落到我手上,你就別想著脫身了,下午我會將你交給警方處理。」

聽到這話,周華強的目光頓時黯淡了下來,而陳涯則跟著豬哥哥,迅速離開了營地。

……

嚓…嚓…嚓…嚓…

陳涯揮動著打野搞,飛速挖開泥土,不時從地里刨出一個個莖塊,豬哥哥在一旁貪婪的大口咀嚼著,吃的那叫一個香。

沒辦法,既然請豬哥哥幫了忙,那肯定是要付出一點東西的,陳涯苦逼的揮動打野搞,不斷刨出山藥、葛根之類的莖塊,讓其大快朵頤。

正努力還債的陳涯,見到豬哥哥一邊享受著美味的莖塊,一邊撅著屁股拉粑粑,頓時睜大雙眼道:

「次奧!你別拉屎行不行?」

陳涯也是要跪了,原本讓這傢伙吃飽,只要兩百斤左右的莖塊就夠了,但這種邊吃邊拉的模樣,食量絕對會翻上一倍。

直播間內的遊客們,卻是樂壞了!主播給豬哥哥打工,這事兒他們也是知道的,但沒想到這個過程如此有趣。

幾乎是陳涯的挖掘速度,還比不上豬哥哥的進食速度,其結果就是前者在奮力挖掘,後者發出哼哼哼的聲音,不斷催促著。

兩個小時后……

滿頭大汗的陳涯,累的大口喘著氣,而此刻的豬哥哥,終於吃飽了肚子,並且沒有再度拉屎了。

陳涯見此,不由暗自鬆了一口氣,隨後目光看向不遠處的一顆枯死的大樹。

這個地方,早在第一天的時候,他就來過,同時還在樹洞中找到自己小時候藏著的玩具,現在是最後一天,陳涯重新回到這個地點,也是為了把東西放回原處。

抬腳走到枯樹前,陳涯將有些銹跡、甚至許多地方,都被火焰燒黑的月餅盒放在地面上。

隨後,陳涯一樣一樣的將玩具放進去,其中有塑料手槍、竹蜻蜓、激光筆、水滸人物卡、彈珠、八寶粥罐子,以及最後一張畫有藏寶路線的白紙。

是的,那張白紙,他並沒有用來擦屁股,而是一直保存了下來,現在也是時候放回去了。

陳涯將脖子上的紅領巾,解了下來,疊好后,也放了進去,這讓直播間內的遊客們,感到十分不理解。

「好好的人以後:主播在幹嘛?怎麼不把這些東西全都帶回去呢?」

「阿魯提高:對呀,應該拿回家珍藏起來。」

「浪漫獵人:我倒是理解這種的行為,畢竟曾經主播的童年,就是在這個地方。」

「妖弖:涯哥,你以後還會回來看看嗎?」

……

此刻,除了鐵皮青蛙之外,所有的玩具一樣不少的裝入了月餅盒,陳涯將其曬進樹洞后,便用三塊石頭將洞口封住,隨後心情輕鬆了許多。

就好似了卻一樁心事一樣,陳涯見到彈幕,不由開口說道:

「人這一生,生不帶來,死不帶去,唯一可以留下的就是記憶。」

或許,當陳涯有一天功成名就后,會逐漸淡忘許多事情,可當他重新回到這個地方,便會想起曾經的那些事情。

人的確會變,但記憶永遠也不改變,所以這段美好的記憶,還是讓它留在原處吧。

……

【PS:老沙還在咳嗽、流鼻涕,身體恢復當中,這兩天暫且一更,後面會補給大家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章:窮圖匕見,記憶留下【求收藏】

9.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