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加工與泡酒【求收藏】

第73章:加工與泡酒【求收藏】

吃了一碗挂面,墊了墊肚子后,陳涯將大塊的狗肉擺放在案板上,隨後取出一把柴刀,立即劈砍了起來。

剁!~剁!~剁!~

寬厚的柴刀,每一次揮動,都能夠砍斷骨頭,如果是普通的菜刀,恐怕還沒砍幾下,刀鋒就會受損,甚至發生卷刃的情況。

而陳涯將狗肉劈砍成合適的大小,也是為了均勻分配,從殺死藏獒那天算起,現在已經是第四天了,狗肉倒是沒有發生變質。

這比他預料的要好,至於為什麼,卻是有幾個原因,一方面是狗肉完全脫水,另一方面是陳涯一直都在用煙熏,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氣溫。

現在秋季已經結束,溫度逐漸降低,所以肉製品的保存時間也延長了。

花費了一些時間,將狗肉分割好后,陳涯立即搬來家裡的塑料大盆,這種暗紅色的盆子在農村十分常見,他小時候就是用這個洗澡的。

雖然送了秦業一塊狗肉,但剩餘的部分,估計還有將近兩百斤,陳涯將剁好的狗肉,全都放入塑料大盆,隨後從自家的灶台上,拿出兩袋食鹽。

接下來便是腌制,只要狗肉裹上一層食鹽,這樣就可以保存更長的時間。

陳涯先洗了一下手,隨後撕開包裝,將潔白的食鹽,均勻的撒在狗肉上,當兩袋子食鹽撒完后,立即雙手放入盆中,攪拌了起來。

但攪拌了幾下后,陳涯卻是搖頭說道:

「食鹽不夠,等下出去再買幾袋。」

重新洗了一下手,陳涯搬來那些葛根,隨後放在水龍頭下沖洗,將葛根表面的泥土,全都洗凈后,立即換上菜刀,將其切成一片一片的。

葛根十分乾燥,直接食用的話,不怎麼好吃,最佳的食用方法還是泡茶,這樣效果也能最大化。

陳涯細心的將葛根,全都切成類似於土豆片的樣子后,便用一個蛇皮口袋裝了起來,倒是不用像狗肉那樣,進行二次加工。

而此刻,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個小時,到了下午五點鐘。

這個時候,陳涯回到屋裡,搬出一個黑色的罈子,裡面裝的是53度的濃醬兼香型白酒。

白酒有兩個類型,一種是濃香型白酒,另一種是醬香型,前者濃香型,其酒味芳香濃郁,綿柔甘烈,香味協調,綿甘適口,回味無窮。

比如瀘州特曲、五糧液、劍南春、全興大麴、沱牌曲酒,就是較為出名的濃香型白酒。

而醬香型白酒,香味細膩、複雜、柔順、醬香悠長,甚至在喝完之後,杯中香氣經久不變,比如茅台、國台酒、貴酒、望驛台酒,便是醬香型白酒。

甚至茅台,因其悠長的香味,一直都有『扣杯隔日香』的說法。

至於濃醬兼香型,則是兼顧了這兩種香型的優點,陳涯打開罈子,一股酒香立即飄散而出,不濃、不淡,卻能沁人心扉。

「且就洞庭賒月色,將船買酒白雲邊。」

陳涯笑著念了一句詩,而這句詩卻是出自唐代李白的《游洞庭湖五首·其二》。

他手上的這罈子白酒,名稱就叫做『白雲邊』,是滋松市最大的企業,白雲邊酒廠生產的,而且酒廠就在新口鎮,甚至距離德勝村很近。

陳涯幾乎是喝著白雲邊長大的,但心中也清楚,手中的這罈子白酒,可不是李白詩句中的白雲邊。

那座酒廠建於上個世紀五十年代,距離李白的唐朝,相差十萬八千里,之所以用白雲邊這個名字,也只是一種宣傳手段罷了。

不過,這種濃醬兼香型白酒,的確是好喝,如果他不是當地人,這種內銷的53度白酒,一般人還真買不到。

將酒罈子放在地上,陳涯拿出塑料袋,隨後把狗鞭、狗稿丸清洗了一下,接著連同那些干煸的枸杞一同丟進酒罈子,然後便笑了起來。

「嘖嘖……這一罈子狗鞭壯陽酒,絕壁很猛。」

但想要泡製好,估計還要等上一個月的時間,甚至是時間越長,藥力越好,你懂的。

重新蓋上酒罈子,將其密封好后,陳涯便把罈子藏了起來,這可是個好寶貝,不放好怎麼能行呢?

而現在,時間已經逼近了六點鐘,外面的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陳涯立即抓緊時間,洗了個澡,隨後換了一身乾淨衣服,卻是打算出門了。

畢竟穿著一身獒皮衣服,在荒野中還行,但在文明社會,就顯得有些扎眼了,之前剛下山的時候,陳涯的怪異的著裝,當時還讓圍觀群眾驚訝了很長時間呢。

既然是回到了家,還是應該恢復成正常的樣子,當然,陳涯的那件針織衫,他並沒有丟,而是一同帶了回來,但為了拯救豬哥哥,用掉了一部分,卻是沒有辦法再穿了。

此刻,洗完澡后,剛換上一身乾淨衣服的陳涯,看了看破損的針織衫,隨後在心中考慮道:

「嗯,村裡沒有合適的毛線賣,看來只能等到明天去鎮上取錢的時候,再順道購買了。」

這件母親織的衣服,對他的意義十分重要,絕對不能扔掉,而現在,趁著天色還未完全黑下來,陳涯立即帶上錢,隨後出門了。

村子里有小賣鋪,倒是有食鹽賣,但陳涯不著急,因為小賣鋪到晚上十點才會關門。

他現在要去村裡的衛生室,打針!

這才是當務之急,陳涯可沒忘了,自己被藏獒給抓傷了,雖然現在傷口早已經癒合了,但鬼知道有沒有感染上狂犬病毒?

而現在已經快一個星期,才去打針,是不是太遲了一點?

這個你想多了!

狂犬疫苗的接種,分為兩種,一種是無咬傷(暴露前)預防,但病原抗體的持續時間較短,只有6個月的有效時間,如果超過的話,就需要重新接種。

早在三個月之前,陳涯剛回到老家的時候,正好村裡在做防疫,當時就接種過狂犬疫苗,所以體內還存在一些抗體,倒是大大降低了危險性。

但並不代表沒有危險,哪怕打了疫苗,甚至不是咬傷,只是抓傷,都有可能致命。

因為,第二種便是咬傷后(暴露后)預防,不管你之前,有沒有接種過疫苗,只要是被咬傷、或者是抓傷,破皮流血了,都要及時去醫院再次打針。

區別只是接種過的人,中獎幾率小一點,或者說是可以扛上一段時間。

……

【PS:上架之前,每天9點、20點自動更新,老沙要積累存稿,下一章有點帶勁,可惜大家明天才能看到,哈哈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3章:加工與泡酒【求收藏】

1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