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視頻發酵,父母來電【求收藏】

第77章:視頻發酵,父母來電【求收藏】

「你離我遠一點。」

陳涯的話,馬玲並沒有在意,而是抬腳繼續靠近前者。

「別過來!你到底想幹嘛?」

見到馬玲走向自己,陳涯嚇得立即後退,而馬玲卻是微笑道:

「不幹嘛呀,涯涯,我們一起回去可好?」

好個屁,信你就有鬼了!陳涯立刻急著說道:

「你不要過來,再過來,我就要叫了!」

現在村民剛吃完晚飯,基本都在家看電視,或者休息,陳涯卻是想藉此機會,制約一些馬玲,再怎麼說都是一個姑娘家,肯定是臉皮很薄的。

然而,陳涯的估計錯誤了,馬玲比他想象的要腹黑多了,聽到這話,立即笑道:

「呵呵……你叫啊!有本事就大聲點叫……到時候就說你****我,看看誰信誰?」

****?

陳涯瞪大雙眼,差點沒噴出一口老血!到底是馬大帥,不僅沒有被恐嚇到,反倒將了他一軍。

「你牛逼!」

說完,陳涯也懶得管了,橫豎就是一頓打,老子又不是沒挨過,隨後直接原路返回,而馬玲則跟在身後,開口問道:

「聽我媽說,你跑到青峰山上,協助警察抓住了一名逃犯?」

事情傳的還挺快的,陳涯撇了撇嘴角,隨後悶著頭,不想開口說話,但馬玲卻是責怪道:

「涯涯,以後這麼危險的事情,不要再做了好嗎?」

這一句話,倒是挺暖心的,但陳涯深知這個女人的脾氣,卻是翻了個白眼道:

「你又不是我老婆!我危不危險管你什麼事?」

聽到此話,馬玲一愣,接著便笑道:

「現在不是,以後就是了。」

陳涯真想打自己一嘴巴子,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隨後一路沉默不言,而馬玲卻說了一大堆,結果前者根本就不搭理。

「還是和以前一樣,就喜歡你這種愛答不理的性格。」

馬玲也不生氣,反而美目中異彩連連,陳涯聽到這話,真是要跪了!說打吧,他打不過人家,趕也趕不走,這完全就是無解的存在。

「涯,你這幾年……過的好嗎?」

此刻,馬玲突然聲調低了下來,模樣看起來有些楚楚可憐,陳涯睜大眼睛,心中有些震驚,馬大帥居然能夠這樣說話?老子是不是在做夢?

很顯然,在這幾年未見面的時光里,馬玲火爆的脾氣,已經逐漸磨平了不少,沒像以前那樣一見面就削他,於是陳涯開口說道:

「你可是武協的人,我可沒法和你比,只要不餓死就行了。」

……

在陳涯與馬玲返回的時候,衛生室內的劉英氣呼呼的,那個永強哥就是個大騙子!而這時,玻璃門被打開,江老頭背著醫藥箱回來了,見到侄女生氣的表情后,不由問道:

「英子,誰惹你生氣了?」

劉英見到舅舅,立即告狀了起來,當江老頭得知前因後果后,立即從醫藥箱中,拿出一根手腕粗的針筒,隨後冷笑道:

「明天那小子來了,你就用這個給他打針!」

顯然,這個針筒是用來給豬打針的,這讓劉英的目光瞬間一亮,立即樂道:

「還是舅舅有辦法。」

江老頭十分受用的哈哈笑道:

「那當然,鄉村老中醫……專治吹牛逼!」

劉英笑了笑,但突然被手機中的一條抖音視頻吸引住了。

卻見,視頻自動播放后,立即響起一段音樂。

[Make-more-time]

畫面中,主角正騎著一頭彪悍的野豬狂奔,此人右手握著一把鋤頭,左手提著一個黑色的狗皮包裹,頭上的山雞帽在空中微微搖晃,加上勁爆的音樂,怎是一個霸氣了得!

我的天吶!居然有人騎野豬!

劉英睜大了雙眼,但又忽然覺得視頻中的人,有點像剛剛打疫苗的永強哥,而這一段只有十幾秒鐘的抖音視頻的標題為:

「騎豬勇士,霸氣來襲!就問你牛逼不?」

點贊數量126萬,評論高達五萬多條,幾乎全都是牛逼兩個字,顯然陳涯的騎豬視頻,已經開始在網路中不斷發酵了!

……

陳涯路過小賣鋪,進去買了幾袋食鹽,而在這個過程中,馬玲依舊跟在他的身後,感覺就像一條小尾巴。

雖然好奇他為什麼要買這麼多食鹽,但聰明的馬玲,並沒有多嘴詢問。

而隨後,直到兩人走到水泥橋后,馬玲眼見到家了,卻是直勾勾的看向陳涯,隨後笑著問道:

「涯涯,要不要去我家?」

去個屁!

陳涯迅速閃人,真要是去了你家,老子骨頭都要被你給肯乾淨,於是立刻溜之大吉,而馬玲見此,表情卻是落寞了下來,隨後喃喃道:

「還是這麼怕我……早知道,以前就不欺負你了。」

還好陳涯已經跑遠了,並未聽到這句話,否者一定會吼上一句,早幹嘛去了?現在說後悔已經晚了!哥寧願娶一頭母豬,都不願娶你!

不大一會兒,陳涯回家后,立即將鐵門上鎖,隨後又覺得不保險,再度從屋內拿出一把鐵鎖,將大門上下鎖死後,終於鬆了一口氣。

只怪,馬玲這個女人,有狼性!

所以不得不防,陳涯是有過深刻的教訓的,而在鎖好門后,他便將買到的食鹽,全都倒入塑料盆中,稍稍攪拌了一下后,明天差不多就可以腌制好了。

忙完了這件事情,陳涯查看了一眼系統任務的冷卻時間。

【主線任務冷卻時間:62小時,51分,43秒】

從中午結束第一期直播,到現在也只過了九個多小時,此刻臨近夜間十點鐘,陳涯卻並沒有去休息,而是坐在椅子上思考了起來。

父親的債務,總共有兩百六十多萬,其中五成是賭債,剩餘一百三十萬,包括做生意失敗,負債的五十萬,以及那次工程事故,賠償的七十萬,還有各類銀行的小額貸款、信用卡透支等等,加起來十多萬。

這八年以來,陳涯拚命打工賺錢,除了基本的生活開銷之外,斷斷續續差不多用了三十多萬人民幣,才還清其中那十多萬的小額貸款、信用卡的債務。

為什麼十多萬的債務,陳涯卻花了三十多萬?這怎麼可能?

這個就涉及到利息的問題了,畢竟時間跨度太長,每個月都是按百分比算利息,如果不是陳涯一直都在還錢,利率只會更高,恐怕三十萬還不一定能還的清。

而這些小額貸款、信用卡的債務,也是陳涯父親,當年拆東牆,補西牆的所造成的結果。

做生意失敗、做工程出事、欠下上百萬的賭債,能夠想象陳涯的父親,有多倒霉,幾乎做什麼事情都不順利。

而當時的十六歲的陳涯,還未成年,看著父親的白髮越來越多,早就心疼過無數次。

賭博的確不應該,但這只是擊垮陳涯老爸的一個因素,更多的還是事業上的打擊,畢竟那個時候,如果工程上沒出人命的話,一切都會好轉。

但人算,不如天算……

這些破事情,陳涯懶得再說,而現在他不得不再一次面對債務的問題。

時隔八年的時間,陳涯在心中經過計算,最後得出,自己至少需要七百多萬的人民幣,才能夠徹底還清父親的遺留的債務。

只有這樣,他們一家人才能真真意義上的團聚,畢竟債務的問題不解決,陳涯老爸的個人徵信永遠都是黑戶,在國內絕對是寸步難行,火車票、飛機票、全都無法購買。

就算能夠通過別的方式,回到老家,也絕對會被債主給找上,到時候的情況,就不是一般人能夠想象得到的。

這些年來,陳涯一直都沒有辦法,但現在系統的降臨,卻是帶給了他希望。

而此刻,手機鈴聲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歸宿地為『西雙版納』聯繫人叫做西先生,陳涯見此,呼吸都顫抖了起來,隨後按下接通鍵,電話那頭先是沉默了好一會兒,接著響起一個蒼老的聲音。

「涯兒,你還……好嗎?」

「爸,我剛吃完宵夜呢……」

陳涯的臉上出現笑容,卻是為了不讓父親擔心,這些年來,幾乎每過一兩個星期,父母都會打來一次電話,關心著他的情況。

為人父母的,又有幾個不關心自己的親身骨肉呢?這一切都是現實所迫,實在是沒辦法。

而陳涯的父親,雖然用的是西雙版納的電話號碼,但與他的母親都是在境外,身處東南亞的某個小國家,早在十多年前,那個國家還時常發生戰亂,四處充斥著毒榀,直到近十年來才開始保持了和平。

他的爸媽現在也有工作,父親幫人開貨車,母親在中資工廠上班,陳涯笑著與父親溝通了幾句,囑咐老爸工作的時候,慢點開車,畢竟東南亞的道路,實在是有點窄。

隨後陳涯也與母親通了話,談話的內容卻是有些溫馨,老媽雖然不在身邊,依舊在電話中讓他趕緊找一個女朋友,不要在自己一個人過了。

當然,不論是父親,還是母親,他們都反覆說了一句話。

「涯兒,我們不用你操心,你招呼好你自己,以後家裡就靠你了。」

每當聽到這句話,陳涯的心臟都莫名的劇痛,只恨自己無能,但現在有了系統,一切都將發生改變,曾經的悲痛、絕望、無奈,都會一一轉變成他勇往直前的動力!

半個小時的通話結束后,陳涯沒有哭,甚至一滴眼淚都未流出,但卻是顫抖的開口哼道:

[哦嘿媽媽,那天你再次為我悄悄流下淚]

[你可知道它已化作傷痛,滴滴落在我心扉]

[永遠都不會忘記,你看我時那難捨的眼神]

[我不會!]

[哦嘿爸爸,從一小就給我最多保護那個人]

[你為什麼總是低著頭,一直的抽煙不說話]

……

陳涯唱了一首《爸爸媽媽》,眼中終於流出了激動的淚花,雖然第一期直播的任務獎勵,只有一百多萬現金,還是無法還清父親的債務,但他卻有了努力的方向。

歌曲唱罷,陳涯咬著嘴唇,目光堅毅道:

「一次任務不夠,那就十次!就算是死在荒野,我也要父母回家!」

然而……

陳涯並不知道的是,自己騎豬的視頻,已經在網路中開始發酵了起來,等到三天之後,當他重新開播的時候,人氣將迎來一個大爆炸!

系統的任務獎勵,也將成倍的提高,最重要的是,當人氣達到一定的程度,直播間內會出現大量的土豪,尤其是一種壕無人性的生物叫做:

「神豪!」

這個世界上,總有那麼一些人,成天沒事兒干,偏偏錢多到一輩子都花不完,而陳涯眼中的七百多萬巨款,在神豪們的眼中,也就是一個普通的數字。

……

【PS:本書連續48天更新,從未斷更過!

今天第一更3700字,在寫到父母通話的時候,老沙想起前天晚上,境外父親打過來的那通電話,突然梗咽難言,甚至數次寫不下去,因為有太多東西,無法用文字來表達。

老沙心情雖然悲痛,但會儘快調整好情緒,天亮之後,依然會繼續碼字,如果有人不願意等、或者把主角替父還賬當做毒點,請現在就棄書!這種人,老沙不伺候!】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章:視頻發酵,父母來電【求收藏】

1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