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討賬的來了【求收藏】

第85章:討賬的來了【求收藏】

當陳涯從舅舅家走出來后,時間已經到了下午五點多鐘。

而此刻,蛇皮口袋中就剩下二十萬現金,雖然用掉了一百零二萬,但陳涯卻不心疼,反而感到十分輕鬆,現在總算是把親朋好友的錢,全都還清了。

回到計程車前,陳涯把車內物品取了下來,隨後從身上掏出五百塊錢,忍痛遞給司機道:

「師傅,今天下午麻煩你了。」

司機接過錢,稍稍清點了一下,立即笑道:

「不麻煩,以後要是打車,可以再聯繫我。」

還聯繫個毛線,如果不是地方太多,老子才不會打計程車,花了五百大洋的陳涯,有些鬱悶的點了點頭,看著計程車離去后,便帶上東西,前往了村東頭的衛生室,準備去注射第二針疫苗。

沒過多久,當陳涯進入衛生室,正在給一位老婆婆打吊針的劉英,見到他后,立即說道:

「永……你先坐一會兒,等下我給你打針。」

陳涯笑了笑,看來永強哥是叫順口了,於是在一旁坐下,等待劉英忙完了,再給自己打針。

而那位老婆婆,也是同村的人,因為糖尿病的老毛病,時常都會在衛生室輸液,但見到了陳涯,卻是開口提醒道:

「小涯,你家外面又來了人,回去的時候小心一些。」

聽到此話,陳涯目光閃爍了一下,果然還是來了么?於是點頭道:

「王婆婆,我知道了。」

這時,劉英給王婆婆輸好了液,立即說道:

「好了,你躺倒病床上,我去配藥。」

陳涯站起身來,走到病床前,有些尷尬的把褲子拉下了一小半,隨後躺了上去,畢竟現在衛生室內還有一位王婆婆,所以感覺很怪。

不一會兒,劉英配好了葯,走出藥房后,陳涯也擺好了姿勢,正面趴在病床上,時刻準備被插,而正輸液的王婆婆,見到劉英后,卻是睜大了雙眼。

因為角度的關係,陳涯並未發現有什麼異常,但瞧見王婆婆的表情,不由扭頭看向劉英,只見後者拿著一根手腕粗的針筒,隨後微笑道:

「永強哥,你的疫苗來了!」

卧槽!!!

陳涯睜大雙眼,緊接著衛生室內傳出嘹亮的慘叫聲,猶如殺豬一樣。

……

幾分鐘后,當陳涯帶著東西走出衛生室,整個人都蔫了,只覺得屁股火辣辣的疼,走起路來都一瘸一拐的,這也是日了狗了!

陳涯揉了揉屁股,嘴上罵罵咧咧,心中則有些後悔,早知道就不得罪劉英這個妮子了。

站在原地休息了一會兒,等到屁股上的疼痛感減小了后,陳涯這才向著自家走去,當他來到水泥橋的時候,果然見到家門口有一群凶神惡煞的人。

其中有些是熟面孔,但更多是沒有見過的馬仔,陳涯苦笑了一聲,看來討賬的人又換了。

走過了橋,陳涯立即笑道:

「文哥,易伯伯,你們來了?我先開門,咱們進去說。」

此刻,這群上門討債的人,共分為三類,其中兩個陳涯很熟悉,一類是來討賭債的文龍哥,另外一類是曾經陳涯老爸,生意上的合伙人易伯伯。

至於第三類,卻是和銀行有關係,要知道這八年以來,銀行多次派人到陳涯家要過錢,但最終都無果,一方面是因為陳涯的父母不在家,而且陳涯長期在外面打工,另一方面是這個家庭實在太窮,的確沒有償還的能力。

因此,銀行已經將催收債務的事情,委託給了第三方討債公司,所以這第三類陌生的馬仔,便是專門替銀行討債的人。

陳涯的話語,讓文龍、易天中點了點頭,但另外一群馬仔,卻是立即圍了上來,其中一名滿臉橫肉的男子,立即問道:

「你是陳武的兒子?」

「嗯。」

陳涯點了點頭,但那人卻是上前,伸手圈住他的肩膀上,隨後笑道:

「是就好,你老爸跑路了,你作為他的兒子,銀行的欠款,是不是也該由你來還?」

見到對方緊緊圈著自己的肩膀,陳涯眉頭一皺,這種肢體接觸的小伎倆,他雖然歷許了多次,但並不代表他能夠接受。

於是肩部一抖,瞬間將手臂震開了,隨後沉聲道:

「有什麼話,先進我家再說。」

陳涯揮手推開擋在身前的馬仔,取出備用鑰匙,將鐵門打開,而那名馬仔的頭頭,被震開手臂后,卻是看向文龍道:

「難怪文龍哥也沒要到錢,原來這小子不是善茬。」

「呵呵。」

文龍冷笑一聲,他在道上還有點名聲,所以這些討債公司的人,也是認識他的,但雙方都是來要錢的,幾乎算得上是競爭對手。

因此,文龍並沒有多說的意思,隨後帶著六名小弟,走進了陳涯家。

五十多歲的易天中,也走了進去,他雖然是一個人,有些勢單力薄,但只要和錢有關係,還是要爭取一下的。

實際上,如果不是陳涯在今天下午四處還錢,這些討債的人,也不會這麼快就來,顯然他們都是受到了消息的,這才迅速趕到了他的家。

……

平房內,十多人站在一起,看起有些擁擠,陳涯給文龍、易中天、以及馬仔的頭頭搬了個凳子,現在四人全都圍坐在一個四方桌子前。

卻見,文龍拿出一個攜帶型的計算機,當成陳涯的面,將他老爸這八年來的債務,細細清算了一次。

賭債70萬,每月一分利息,也就是1%,看起來雖然不高,但卻是高利貸,每個月都按總體欠款的1%計算,也就人們常常所說的利滾利。

70*1%(0.07*94*70)=460.6萬

實際上,時間還不到八年,準確的說,應該是七年零十個月,也就是94個月的時間,而那位馬仔的頭頭,同樣也拿出一個計算器,將銀行的債務算了一遍。

銀行欠款20萬,每月三分利息,也就是3%,雖然不是利滾利,但積累到現在,也有了好幾十萬。

20*3%(6000*94=56.4+20)=76.4萬

最後,易天中40萬,每月1萬塊錢的利息,倒是不用計算,九十四個月,也就是134萬,三方的債務合計起來,總共671萬人民幣。

面對六百多萬的債務,陳涯臉上的表情,雖然有些沉重,但心中卻沒有絕望,畢竟上午剛剛經歷了六億人民幣的轉賬,現在眼界也開闊了起來。

於是陳涯開口說道:

「這些欠款,我都會替父親償還的,你們放心。」

馬仔老大聽到此話,不由冷笑道:

「將近八年的時間,銀行一毛錢都沒有收到,你讓我們怎麼放心?」

文龍也在此刻說道:

「錢是要還了,多少都要給一點。」

易天中也點了點頭,陳涯見此,微微考慮了一下,便說道:

「這樣吧,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保證到時候,可以一次性償還你們的錢,也包括利息。」

馬仔老大,卻是瞪眼道:

「保證沒有屁用!小子,別以為老子不知道,你老爸這八年時間,一直都躲在緬店,他要麼不回來,否則要是被我撞見了,非打斷他的腿不可,看他還敢不敢跑?」

咔咔…咔咔…咔咔…

聽到這話,陳涯瞬間捏緊了拳頭,立即出現爆響聲,不論別人怎麼罵他,打他都可以,但絕不接受自己的親人受到威脅,可以這樣說,父親就是他的逆鱗。

雖然在法律上,沒有父債子償這一說,但如果想要父母回家的話,陳涯必須解決債務的問題。

當年老爸的離開,陳涯從來都沒有責怪、或是怨恨過,更不認為,這是一種不負責的表現,相反!他時常都在慶幸父母沒有在家,否則真不知道結果會變成什麼樣子。

畢竟,陳涯還年輕,不論有多大的壓力,都可以承受住,但父母年紀大了,原本就經歷了一系列的打擊,如果再被這些討債的人纏上……

文龍見到陳涯的樣子,臉色一變,當年他也曾威脅過陳涯,但結果這小子拿上柴刀,直接砍人,若不是他當時跑得快的話,說不定墳頭上都長草了。

而後面的幾年裡,文龍也時常來要債,知道在不威脅陳涯父母的情況下,這傢伙還是沒什麼脾氣的。

當然,其實他也同情這小子,因為有一次,文龍為了催債,專程派人24小時跟著陳涯,他吃什麼,自己的手下就吃什麼。

但結果,只過了三天時間,那些派去的手下就跑了回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道:

「那小子,一天只吃一餐飯,簡直不把自己當人了。」

如此凄慘的陳涯,卻是讓高利貸的人都無話可說,甚至在其吃飯都困難的時候,文龍還給予過前者一些生活費。

這也是陳涯為什麼對文龍,和顏悅色的原因。

而此刻,馬仔老大見到陳涯憤怒的樣子,卻是笑了。

「怎麼?你要動手打人?別忘了,現在是法治社會,小心我找警察叔叔。」

周圍的馬仔哈哈大笑,但一旁的文龍見此,卻是暗罵了一句白痴!你特么就等著被砍吧!

聽到這些嘲諷般的笑聲,陳涯面無表情,隨後慢慢站起身來,卻是準備去拿刀了。

幸運的是,恰巧這個時候,院子外傳來了一個聲音。

「涯涯回家了嗎?」

馬玲及時出現,當她來到平房前,見到屋內的一群人後,立即愣了愣,同時也讓陳涯熄滅了砍人的心思。

……

【PS:第二期倒計時,還剩下五章,老沙只想說,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請不要隨便下定義。】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 荒野直播之獨闖天涯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85章:討賬的來了【求收藏】

12.34%